刚刚更新: 〔灵武大陆〕〔断罪者卢振宇〕〔扶摇而上婉君心〕〔一胎生二宝〕〔王牌经纪人〕〔心欢旧爱:撒旦总〕〔先生,你领带松了〕〔大叔别走〕〔万界之大佬都是我〕〔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斗战仙穹〕〔军婚之爆萌小猫仙〕〔快穿之做个好儿子〕〔我的弟弟是faker〕〔机甲天魔〕〔我的小弟都很牛〕〔那年一九九八〕〔幻世回眸〕〔史上最牛道观〕〔妖娆小兽妃:拐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五十一章
    云涂在书房找到了云品漠,进去关了房门落了锁确定没人可以来打断对话后,云涂开门见山就问:“什么时候去搞垮秦家。”

    云品漠不知道云涂从哪带来的一身怒火,但这个眉眼严肃隐忍着一股跳脱暴虐的青年让他感到陌生。

    云涂是云品漠最小的儿子,跟云涂的哥哥云泷不同的是,云涂生下来的时候,云品漠的事业已经稳定下来,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精力亲自去带。在云品漠的印象中,即使是在最叛逆的青春期,云涂也是一副对谁都和和气气的样子。

    唯独一次发火,是云涂的祖父烧了他的手办。做为“回报”,云涂砸了云芳的酒窖。

    爷孙俩那日争锋相对的场景,云品漠觉得自己会记一辈子。连自己都有些畏惧的父亲,竟然会被自己这个看似绵软的幺儿顶撞到气得发抖。

    “你不理解我的兴趣没关系,你是长辈我依旧尊重你。但你毁了我一点一滴累积起的心血,那我就把你的心血也砸了洗地砖。你口口声声说我玩物丧志这么做是为我好,那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砸了你的酒,好让你再多吹几年胡子瞪几年眼。”

    云涂这一番话掷地有声,无论是音量还是内容上,都响亮到了振聋发聩的地步。于情于理都占了上风的他,砸起酒瓶子来真是没一个人敢拦。

    自那之后,云涂就搬了出去,甚至很有一些跟云家断绝来往的意思。要不是有他大哥劝着,估计云芳没过世前,他还真就不会再回云家老宅了。

    想起这桩事云品漠就头皮发麻,见识过云涂的脾性之后,他也不敢再去阻止云涂去喜欢这些他依旧以为是玩物丧志的东西。

    说到底他怕了。他害怕自己跟云涂之间的父子感情会像云涂和云芳那样骤然断裂,他也害怕因为伤心而强撑起愤怒的云涂会对自己恶语相向讨回公道。

    愤怒本身不具备杀伤力,但愤怒是以感情作为燃料的啊。

    多年不见云涂发火,云品漠几乎把他当成了佛,眼下又见他一副隐忍而暴虐的样子,云品漠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我最近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吧?然后就想把云涂他妈他哥给叫进来撑场子。

    久等不到云品漠的回答,云涂扣了扣桌面唤他回神,“秦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云品漠没来由地心虚了一下:“这件事情不好办,你爷爷手上资源太多,想扳倒秦家过不去他那一关。”

    云涂:“这都21世纪了,他当自己还活在清朝吗?”

    云品漠:“你也别这么说,他毕竟是你爷爷。”

    云涂:“算上今天,红叶已经被暗算了十一次。”

    云品漠不知道云涂为什么会提起一个陌生人的名字,刚要问“红叶是谁”,立刻就想到了这可能是自家儿子的意中人。这个观点一经升起,云品漠几乎就自行将其肯定了下来,自家儿子喜好acg文化他是知道的,红叶这个名字也足够acg,所以这个红叶八成就是云涂的心仪对象了。

    越过法律红线随意攻击普通人,这像是秦家能做出的事情,再有云涂的问责,那么这件事情就几乎没了出现纰漏的可能。本来还想着再打一段时间太极的云品漠,顿时就觉得有些棘手了起来。

    假如他不去推进扳倒秦家这个事情,那么云涂肯定要生他的气;但如果他要去推进这个进度,先不说能不能掰手腕掰过自家老爹,就算最后果真扳倒了秦家,那云芳肯能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儿子。云品漠觉得从道德层面上来说,他该倾向云芳,但儿子再加个儿媳妇……

    云品漠巴掌往书桌上一拍,红酸枝的老工艺案台顿时发出“嘭”的一声闷响,仿佛一声滚地雷似地砸了云涂一个没头没脑。

    云品漠面上也浮起怒色,沉声道:“秦家真是反了天了,我这就走动关系把资料递交上去,最慢三天肯定出结果。”

    本还怒火烧得正旺的云涂,察觉到了云品漠不正常的情绪波动。他看出了云品漠是在假做愤怒,但云涂又意识到可能云品漠确实需要“愤怒”这个前提来为后续的展开做铺垫,于是只假做没看穿这漏洞百出的表演。

    云品漠既然给出了许诺,云涂也乐意再等上三天。三天之后秦家要是没得到应得的报应,那他也不介意以暴制暴用自己方式给红叶讨回公道。

    红叶确实不能主动告诉别人结契的事情,但只要有一个“中间商”出去做一点点宣传,云涂相信凭自己的口才,还是能劝动被秦家欺辱过的弱势群体,来红叶寮签订报复秦家的契约的。

    云涂:“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等你的消息。”

    云涂风风火火地来说完了事情又匆匆忙忙地走,停留的时间太过于短,以至于错过了从公司往家里赶的云泷。

    但云泷也不是来找云涂的。

    云泷:“爸你看这个。”云泷翻出热搜榜单上的“漫展coser被泼硫酸”的话题给云品漠看。

    云品漠接过手机先浏览了一眼文本,又点开视频看,看了一半发现全是武打片的镜头。云品漠本还纳闷云泷是要给自己看什么,结果进度条往前推了两秒他就看到云涂也上了镜。

    “红叶。”

    云泷:“爸你说什么?”

    云品漠暂停掉视频指着红叶给他看:“这是你弟心上人,叫红叶。”

    云泷原本的重心是在“要不要通过删掉这个视频来保护云涂的肖像权”这件事情上。富家子弟通常比较重视**这一块,类似这种影像一旦流传出去,说不好云涂就会被编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来。这不是云泷杞人忧天,这帮狗仔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情。他本人就是前车之鉴。

    云泷以为云涂很可能要抱着一堆纸片人过一辈子,他担心了这个事情足足八年。这八年的光景里,云泷还是头一次听说自家弟弟喜欢上了一个活人。

    云泷关注点落到了屏幕中的红叶身上,一下子就看到了先前没有察觉到的一些细节。

    “爸你看她袖子这儿,像不像是被硫酸溅到了的样子?”

    红叶一身红衣,右手边的水袖已经被硫酸融毁,连带着袖管也焦黑了一片。假如仔细看,红叶的胳膊上也有细微的黑点。只是视频清晰度有限,不好判断那个黑点是附着在皮肤上的衣料碎片,还是直接就是皮肤烧毁后留下的灰烬。

    云品漠开始回忆云涂跟自己的对话,立刻就想到了之前红叶推测的那种情况。

    “这人不是冲着那个小女孩去的,这人是想拿硫酸泼红叶。你去查查这人是什么来历,顺着秦家的关系去查。这帮王八犊子反了天了,我儿媳妇也敢碰。”

    云品漠交代完事情骂了一句,说着就开始拨通电话联系起关系。

    云泷也聪明,但毕竟少了些关键信息,眼下看到云品漠汉打着电话喊着“局长”“书记”什么的,自知不好打扰就默默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