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钱妖师之狐妻〕〔[综]崩坏这件小事〕〔冷情总裁赖上我〕〔三国之垂钓诸天〕〔总裁夫人有点萌〕〔我的皮肤强无敌〕〔绝世兵王之贴身保〕〔蚀骨闪婚:神秘总〕〔开个商店追校花〕〔都市红粉图鉴〕〔神医毒妃〕〔99亿宠婚:吻安,〕〔唯一法神〕〔我真是良民〕〔神话附体〕〔青春烈火〕〔惊天剑帝〕〔凶灵档案〕〔破灭的骑士道〕〔总裁老婆赖上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五十章
    场地内瞬间乱了起来,而泼硫酸的歹徒得手之后立刻钻进人群飞奔逃离。

    红叶如何会让他跑掉?

    红叶暗施法术加持己身,一步踏出飘出数丈,左右移跳似穿花蝴蝶又似轻烟鬼魅般朝歹徒奔去。

    那歹徒听到耳后风声,自知行踪已被锁定,于是掐着手决就想施法。

    那手决简单,红叶一下子就认得这是一经结成就能叫人空口吹出烈火的“吹炎决”。红叶怕火,但吹炎决只是小乘,对她并无太多影响。但在人流量这么大的漫展会场里无端出现一个火球,会造成怎样程度的恐慌可想而知。

    红叶洞察了歹徒的意图,当即抽过悬在腰侧的道具长剑,就着剑鞘直接当棍打出。黄铜包边的木鞘分量很轻,但打在歹徒腕上却势大力沉。如果不是红叶顾忌着这歹徒不堪受,这轻描淡写的一击甚至能点破尺厚钢铁。而在红叶的克制下,这力道打在歹徒腕上,虽然也是锐痛万分,但对筋骨皮肉来说却无半点损伤。

    红叶一击得手,趁着歹徒吃痛呼喊的空档,又数招打去,铜木剑鞘打在歹徒身上,顿时叫他痛地软了浑身的筋骨。红叶制住歹徒,直接把他扫倒在地,以鞘点着他的咽喉叫他不敢轻举妄动。顾及这歹徒还懂玄学,红叶又在手中暗暗捏了个法术以策万全。

    自混乱发生开始,就有好事的群众打开手机开始拍摄现场。泼人硫酸这种桥段,早些年十分流行,多见于男女分手后的报复。

    吃瓜群众好容易现场围观一回,自然不会错过当“第一手视频上传者”的机会,而开着录制的他们自然不会错过红叶制服歹徒的亮眼表现。因为红叶有所克制,所以她的身法招式虽然有别常人,但依旧还算是“人类能做出的动作”的范畴。

    这一被围观,红叶顿时得了个“侠女”“高人”的名头。有好事的群众直接在社交软件上开了话题把录制的视频上传了上去。

    起的标题五花八门,多是:“xx漫展coser被人泼硫酸”“红衣女侠以武制敌,我以为我在看电视剧!”“如果帅气和女神有颜色,那一定是红色!”等等。

    两件事情放到一起,相较之下竟然是“红衣coser帅气制敌”的热点更高引发的讨论更多。而那个被硫酸毁容的女孩子获得的关注,相较之下竟显得十分寥落。

    云涂知道这事肯定要捅到网上,所以一直关注着热搜榜单,想着一旦事态舆论失控,就介入进去第一时间给它控制住。但事情的走向却带着股“娱乐至死”的冷漠,云涂一言不发地把网上的情况指给红叶看。

    因为发生了恶性伤人事件,公安系统肯定要介入,红叶于是直接守着歹徒等人来,也省得人家再满世界地找她做笔录。只是这一段小小的等待时间,漫展上发生的事情就在网上传了开,红叶得知了现状之后,也是无言以对。

    红叶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凄厉痛嚎,只觉剑下这歹徒下作得很,平白一个花季少女被她毁了颜色,她的人生和未来急转直下得几乎可以一眼看到头。

    红叶冷哼一声,手捏法诀引来三道精纯阴气,顺着长剑打入歹徒的咽喉。玄学讲求阴阳平衡,阳盛则焚,阴重则冻。两种情况都伤根基,不至于要命,但身衰神颓是必然的。

    但一点寒冻之苦,如何比得上毁容之痛?

    所以红叶这三道阴气灌到歹徒体内,不仅让他冷到仿佛跌入冰河,更是直接把他的法力全部冻了住。这样一来,他不仅要受寒冷的苦楚,还要以普通人的孱弱身躯去承受这份煎熬直到死去。

    云涂见红叶脸色不好,也不再多说,只更卖力地操起舆论的大盘,力求在这一块上不会对红叶造成不好的影响。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同一时间到达,红叶云涂十分配合地上了车。

    因为红叶既是被害人也是抓住歹徒的功臣,所以笔录的过程十分温和快速。警方只是例行公事地问了一些必要的问题,红叶逐一答完笔录就结束了。云涂那边的情况就更简单一些,两人很快就出了警局。

    不过红叶知道这个案子有的审,估计警方还会再找自己,为了方便警方找到自己,红叶让云涂留了他所在的公寓的地址。

    因为有工作人员盯着,云涂也就按红叶的意思在联系地址上填了自己公寓的地址,等出了警局,云涂才问红叶缘由。

    红叶:“大家都觉得这个歹徒是冲着那个小女孩来的,但我知道,这个人其实是想用硫酸泼我。”

    云涂心中后怕,惊问:“怎么可能?你是跟谁结怨了吗?也不对啊,如果真的有人跟你过不去,也不该是用硫酸这种法子啊。”云涂当时就在红叶身边看得一清二楚,他承认自己因为硫酸没有真正伤害到红叶而窃喜了一阵,这股情绪甚至还发生在对被害小女孩的同情之前。但现在红叶却说,这人是冲着她来的。云涂心中一阵猛烈悸动,无边的怒火随即涌了上来。

    红叶察觉到云涂忽然的紧绷,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然后继续分析着自己的猜测:“一开始我也以为这个歹徒是冲着我身边的小女孩来的,但站位不对。我跟小女孩都是背对着这个歹徒,假如我没有察觉到异常,这个硫酸就会泼到我俩的背上。正是因为我察觉到了异常,并且转过了身来,所以这个硫酸才有了泼到我俩正面的机会。

    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这个歹徒是算准了我能够察觉到他的动作,所以他才把硫酸泼了出来。

    而且这个硫酸也不仅仅是硫酸,其中至少溶解了不下十种稀有的‘破法’材料,不然不可能烧掉我的袖子溅到小女孩的脸上。而且后来我跟这个歹徒交手的时候,发现这个人其实是会法术的,这就更能说明他是冲着我来的了。”

    云涂只觉心跳加速得厉害,身上的温度却一直在往下降。他的嗓子好像被塞了一把干冰似得蓦然哑了,“那你有受伤吗?”

    红叶抬起手肘,将大臂内侧翻出来摊给云涂看,“这块黑的地方,就是被硫酸溅到烧的。没个十天半个月的估计养不好。”她说完又叹了口气,“我这个倒不算什么,我可怜那个小女孩,因为我受了无妄之灾。我又受掣肘,不能主动告诉她结契的事情。偏偏生死人肉白骨这种事情非得结契才能做。真是什么路子都被堵死了。小小年纪太可惜了。”

    云涂强自按下情绪,把红叶送回红叶寮之后直接回了云家。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在这样一个档口,会去做针对红叶这种事情的人,除了秦家不做他想。

    云涂回了秦家直接找上云品漠,他要知道对秦家打压这件事情的进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