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的心尖宝贝〕〔黑凰后〕〔总裁爹地惹不起〕〔汉侯〕〔我的老婆是校长〕〔顾轻舟司行霈〕〔霍少的闪婚暖妻〕〔霍长渊林宛白〕〔言安希慕迟曜〕〔光灵行传〕〔媚骨驭兽师〕〔无敌战医〕〔这次换你来爱我(〕〔田园佳婿〕〔回到地球当神棍〕〔护国公〕〔江湖契约精神〕〔这座城市有本安魂〕〔郡主难惹〕〔网瘾少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四十八章
    归档记录簿子上留存的记录并不仅仅是文本而已,连同施法时的真实影像也会被记录在内。而归档处的工作人员,每天忙的事情就是剪辑影像,力求用最简单的长度记录下真实完整的情况。这活一开始做还有点乐趣,但是做多了就十分机械乏味了。偏偏这工作十分重要,体量又大,所以地府方面不得不分派大量人手去跟进维护。

    比较让红叶好奇的是,地府归档处存储影像资料的标准格式,是清晰度相对比较高、内存占用也比较大的avi格式。地府不是资金短缺吗,哪来那么多钱购置硬盘?

    不过这事也轮不到红叶去深究,她要是下去一打探,说不得阎罗王还得跟他诉诉苦要点经费呢。毕竟她跟天庭的财务部部长还是蛮熟的……

    红叶把自己筛选过一轮的影像逐一播放给云涂看,在他也确认了没有问题之后,直接拷贝了一份到u盘了,捎带着一份犯案人员的名录并地址给派出所发了出去。

    这要是放在别的地方,这么一份举报资料恐怕会因为过于匪夷所思,而被当成是合成品与恶作剧来处理掉。但京都多能人,一个派出所所长也经过系统培训,他虽然职位不算高,但该知道的全都知道。

    这个所长一接收到材料就看出了不对,直接逐级上报最终捅到了“特殊案件调查组”里去了。这个特案组可不是一般的特案组,这个特案组的“特”只包括非人力犯罪这一项内容。

    特案组行动很快,抓捕过程也因为红叶的大力支援变得十分顺利。被拷进刑讯室之后,这六名犯罪嫌疑人就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没问两句就全招了。因为刑讯过程太过顺利,特案组不仅知悉了作案过程,连带着秦家是幕后主使的事情也知道了个一清二楚。

    秦家体量大,但特案组权柄更大,没半天的功夫上头就批了文件允许特案组捉拿主犯归案。

    秦家家主秦永道就这么给关进去了。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红叶安排了这么一手本意只是为了让秦家犯一犯难,好叫他们不能再找自己的麻烦,没成想竟能把秦家家主这个主犯也送了进去。说这是意外之喜倒也算是,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意外的成分更多一些。

    除去红叶这边,秦家那边会乱成什么样也可以想见,但最最吃惊的还是京都四家的另外三家。

    云涂有意给家中传递信息,好从中为自己谋些福祉,于是征求了红叶的意见。

    红叶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她甚至见过王国与王国之间的倾轧,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交割”还不能让她的心思产生波动。于是云涂一征求,红叶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允许了。

    云涂打了个腹稿就回了家中,刚进家门就找上了自家老爹单独密谈。

    云涂在“汇报”的时候,把红叶的名字身份隐了去,只把她说成是一个出世高人。汇报的重心主要放在陈述秦家犯下的罪行上。单单秦家为迁阴宅掘人祖坟害死孤寡老人的事情就够推动气氛和气愤的了。

    云涂说话有技巧,他的叙述不带感**彩,也能做到客观公正,但因为特殊的朗诵技巧,使他的叙述带着隐秘而强烈的感染力。这种技巧,甚至在对上他老爹这个精明的中年人时,依旧能起到实打实的效果。

    云涂看着自家老爹眼中喷火的表情,知道事成了。

    云品漠听完了云涂的陈述,问到:“你今天总不会是为了给我讲故事来的吧?”

    云涂心道鱼儿上钩了,回答道:“当然不是,我手里还有些秦家犯事的证据,已经打包好发到你邮箱里了。我希望秦家倒台之后,云家能从分到的利益里,也分一杯羹给我。”

    云品漠没有回答可以或者不可以,他反而问了云涂要这杯羹干什么。

    云涂答到:“看上个人,得赶紧攒点聘礼。”

    云品漠没被这回答逗笑,反而有些严厉地担忧道:“你别是看上了什么不正经的人吧,你”

    云涂打断道:“怎么就叫不正经了?先不要说她对acg并不感冒,就算她买手办、打游戏、玩cos又怎么了?你们大人闲来无事还搓个麻将大个宝剑呢,我还没说你们不正经呢。”

    云品漠抄起手边的软壳中华就砸他,云涂也不躲笑嘻嘻地挨了他爹这一下。

    云品漠正色道:“秦家不会这么容易倒,你那些过家家的玩意儿还是省省吧。至于聘礼……轮不到你操心,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你妈看过了再说。”

    云涂:“我还没追到手呢。”

    事实上云涂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还是在几天前跟海荔“交手”之后。长久跟红叶独处,他没有意识到红叶这个人其实并不专属于他。红叶有自己的旧交,她有她的圈子,而更重要的是,红叶的魅力不可辩驳,追求她的人必然不在少数,其中甚至不乏海荔这种,连他一个直男看着都觉得条件好爆想嫁的存在。

    这让云涂警醒起了一丝危机感,而正是因为这股危机感的持续加重,在自我营造的患得患失中,云涂意识到了自己对红叶的感情,并立刻开始着手于对未来的规划。

    钱,只是最基础的一步。而秦家目前的状况,正是他累积资本的绝佳机会。

    云涂:“秦永才怎么被撸下来的?秦永道又是怎么进去的?估计老爹你也不清楚吧?但我游手好闲这几天,可是门儿清。这兄弟俩之所以给关进去,虽然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俩自作孽,但有些事情,没有推手是不会产生进展的。多的我也不好说,反正邮箱里的东西你看看总不会有什么损失。今天就先这样,我陪她逛漫展去啦。”

    云品漠听着云涂一番分析,本还觉得儿子长大了,心性沉稳了,结果最后一句没绷住还是来了个漫展。云品漠翻了个恨铁不成钢的白眼直接让他滚蛋。

    云涂对自家老爹的冷漠感觉良好,临走还给他把烟盒捡了起来,又抽出七八根烟揣进自己的口袋,然后把只留了一支烟的烟盒放回云品漠跟前。

    “那我走啦,少抽点烟哈。”

    云品漠看着干瘪得只剩下一根香烟的烟盒,有种很想用它再砸云涂一次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太古龙神诀〕〔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