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令:总裁用〕〔万古王神〕〔末世神魔录〕〔慕少的掌中妻〕〔假道士伊万〕〔重生之御医〕〔愿你余生被温柔以〕〔神秘军少,撩上瘾〕〔重生邪妃:王爷请〕〔豪门蜜语:唐少的〕〔无敌治疗师〕〔慕少的秘宠甜妻〕〔穿越之原始社会时〕〔最强单兵〕〔红包反向系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情圣的娱乐圈〕〔重生女修仙传〕〔末日有战车〕〔某美漫的特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四十七章
    暗涌之所以称为暗涌,就是因为它们受到掣肘,无法搬上台面。

    云涂海荔两个人都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对方起冲突,有红叶的原因在,但也是因为他俩还没有起冲突的理由。

    两人都对红叶有点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但一个藏得深,一个直接就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亏得云涂当了十几年宅男,acg圈子混的风生水起,结果也没能打通感情认知这一个关窍。从某种意义上来,他也的确是宅男本男了。

    云涂:“想来这位就是海荔先生了吧?你好,我叫云涂,是红叶的朋友,这段时间住在红叶寮。请多指教。”

    这段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的中规中矩,红叶没听出什么毛病,甚至因为这话的寡淡她就是听了个响并没有往心里去。可海荔就不一样了,海荔现在心头的浪花掀得起码能有十尺高。

    先有唐信这个中年男人打搅他跟红叶的共处,现在又来了个适龄帅气男青年在红叶寮暂住……海荔觉得自己确实是该穿点红的挡一挡本命年的背字了,感情线走得也太波折了些。

    只是不管海荔心中怎么兴风作浪,他面上依旧是和和气气的一副笑容:“你好,我叫海荔,我跟红叶是旧识。”

    旧识等于有交情,有交情等于近水楼台。在“一见钟情攻略法”不生效的情况下,就算两人都走日久生情感化的路子,那也绝对是他先摘到红叶这个月亮。

    什么叫火药味?旧情这两个字就散发着一仓库tnt的清香。云涂听得只觉鼻子里被填了一吨硫磺,熏得他头晕脑胀。

    初次交锋,两人平手。而作为这场交锋的起因和内核,红叶半点也没察觉两人之间的文字对垒。

    但也是当然的,毕竟这种程度的文字交锋,也只有脑回路同样剑走偏锋,还偏到一个锋上的人才能真的交得上锋。某种意义上来,云涂海荔也算是“知己”了。

    寒暄点到为止,海荔带着公务来,红叶也有正事要办,闲话再叙就显得有些耽误工夫了。

    来也巧,自王观方一事虎头蛇尾了结之后,海荔回地府交了差,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不得闲了。今天他正好受上头派遣去归档处取记录给一桩棘手案子补充证据,忙完之后他又把记录簿子亲自送回了归档处,这一来一回竟分毫不差正好赶上了红叶的召请。

    这还不算完。单单要是赶上召请还不算巧,偏巧这一日归档处上下也是忙得鸡飞狗跳,工作量和紧急性比往日更胜十倍。且红叶召请记录簿子使的令语,是地府内留存的最古老的三条令语之一,这就给了海荔“偷溜”出来的理由。要知道,最古老的三条令语,甚至能请动阎罗王替红叶办事,海荔以此现身亲迎,从礼节规矩上都是挑不出半个错处的。

    不过海荔不知道的是,他不加报备直接接了红叶召请的事情,几乎是他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人呈到了他的直属上司案前。

    秦广王知道红叶这么号人,也知道海荔对红叶有点心思,所以看到这则手下人传上来的讯息,也没多什么,顺带还给海荔批了一天假。月老他是当不了了,但给年轻人一些发展火苗的机会,他还是很乐意给的。

    然而上司宽待地默默给了助攻,海荔此行却得上是几乎没有半点进展。

    原因无他,红叶从他手里接过了归档记录簿子,直接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地研究了起来,只留下他跟云涂两人大眼瞪大眼。

    云涂虽然看海荔不顺眼,但他依旧给他倒了杯茶。海荔看着一身温和面带笑意的云涂,没来由地就知道了他给自己倒茶的“用心险恶”:他是在以主人的身份招待他,并以此提醒他,他是个需要礼貌招待的客人。

    这要是寻常哪个人,受别人一杯茶还要想这么多,无疑就是被迫害妄想症了。但要不怎么云涂海荔俩人是“知音”呢,云涂给海荔倒这杯茶的意思,还真的就是海荔想的那样:彰显主权。

    海荔突然觉得肝疼,只是输人不输阵,突然挨了个冷刀子没有立刻还手已经算是落后一分,等他心中盘算过一阵后就开始找云涂的场子了。

    海荔:“这茶泡的好,不过我还是喜欢喝咖啡。你喝过红叶泡的咖啡吗?手艺是真的很好的。”

    云涂眉头轻挑,心道这话里的炫耀也太明显了吧?不过他接受挑战。

    云涂:“是嘛?红叶倒是挺爱喝我冲的咖啡的,就是市面上找不到品质好的咖啡豆,平时也就能喝个蓝山什么的。不知道海哥有没有渠道,能帮我收购点好的咖啡豆来?”

    海荔嘴角一扬,以为这是云涂在求助自己。在他看来,求助等于明自己技不如人,求助跟示弱在他看来是同一件事情。这让海荔心情大好,直接大手一挥应了下来:“事,我一会儿就差人给你送一袋来。”

    云涂笑眯眯地看着他,那迷样的笑容既像是蓄谋已久一朝得手,又像是早知如此果不其然,他应道:“那就太感谢海哥了,我跟红叶的下午茶算是有着落了。”

    咔吧。手撑在桌子上的海荔,气的把桌角一把掰了下来。

    云涂开始棒读:“哎呀,这桌子也太不结实了,买来没用两天就破损了呢。”

    海荔面无表情地把桌角在端口上一贴,也不用胶水钉子,猛力一摁就严丝合缝地嵌回了一起。

    云涂丝毫不惧海荔非人的战斗力,他品着茶,异常优雅。断裂又拼合的桌角留下了一条乖张的花纹,某种破镜难圆的警醒意味充斥其中,像胜利,又像炫耀。不过云涂看它倒像是在看一朵花,眼光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这边云涂海荔明枪暗箭地打了一轮,红叶那边也拓印了自己需要的资料。两边的动作都很快,以至于红叶根本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个转身回来,云涂跟海荔之间的氛围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似的,带着股微妙的紧张感。

    红叶知道海荔的性子,也不担心他会对云涂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云涂么就是宅男一个,以后也不会跟海荔有太多交集。红叶想了一会儿没想通,就只当是自己误察,直接就放下不去想了。

    地府的工作人员接过红叶递还的记录簿子,在检查过完好无损后,这桩召请就算完成了。

    海荔迅速收拾好心情跟红叶辞行:“那下次再见啦。”

    红叶因为有事要忙,只仓促地跟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云涂进了里屋。海荔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笑容略带苦涩。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