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狼特种兵〕〔马踏三国〕〔绿茵毁灭者〕〔天国的水晶宫〕〔星际之全能进化〕〔冷刀夜雨听风录〕〔冥河传承〕〔无限进化御兽〕〔混迹球场的猎头〕〔只剩一个人的末日〕〔无限时空物语〕〔山海画妖〕〔大佬被开挂〕〔巫师艾尔威亚〕〔仙道摘星〕〔我的底牌还没出〕〔超神机关师〕〔我与女友是鬼差〕〔冥王劫:都市情缘〕〔海贼里的冒险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二十八章
    王观方这话就差把“唐嫣然就是杀害唐信的凶手”平铺直叙出来了。但凡上过语文课,且处于这个语境中的人,都能听出来这话里的血色。

    红叶:“唐姐,你还要否认吗?”

    唐嫣然:“关你屁事啊!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的啊?少狗拿耗子成吗?”

    海荔听到这话,率先不爽起来,他冷声插入:“看来唐姐还以为身后还有座靠山,所以这么有底气。是我的疏忽了。”

    虽然是致歉的话语,但海荔却半点没有屈折下气概的意思。事实上,众人连他为什么道歉也摸不着头脑。反倒是他语气里似有若无的冷厉,叫在场的人听得莫名胆颤。而其中,又以王观方最为突出。

    王观方下意识地捏了个防御的法术在手里,只等海荔付诸行动就打出去起到后发制人的效果。然而脑内剧场上演的戏码就算再精彩,也无法打动现实这个编剧开个后门。

    海荔一指划出一痕黑烟,明明灭灭的阴火就有了豁口从地府泻到人间。

    火是热的,冰是冷的。这是人们的常识。

    而阴火的涌现,却让整个客厅的墙壁都生出了一层薄薄的冰花。

    海荔抬指逆时针转了半圈,那四处流淌的阴火就有了条理。它们结成一条脆弱而单薄的绳索,如蛇般扭曲着朝王观方飞去。它们围着他绕行,仿佛在打一个毫无章法的结。

    “啪。”

    海荔打了个响指,阴火绳索响应号召猛然一收,立时把王观方捆成了无力动弹的粽子。

    这一切远比描述的还要漫长,然而看似可以轻易躲过的控制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从海荔抬出手指那一刻起,除红叶之外,所有人的时间都被短暂停止了。这是只有地府勾魂使才有的特殊能力,这也是勾魂使即使法力低微也能无往不利的原因。

    但王观方不是一般的凡人,他知道法术,也知道有很多强于人类的存在。他的学识和积累,虽然没有帮他挣开枷锁,却让他的意识一直保持着清醒。

    他看到了海荔的动作以及阴火的来袭,但他动弹不得。而直到他切实地被阴火捆住,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两个自己不屑一顾的人,到底具备着怎样庞大的能量。

    不能与之为敌。但又十分不甘心。

    一个声音在劝王观方息事宁人,而骄傲了二十余年的心性却让他无法放下身段讨饶求和。

    王观方试图找到一个折中的法子,一个最大程度保全自己利益与脸面的可能性。

    他已经起了暂时逃离日后清算的念头,于是被一招制服也没有白费力气或强逞口舌。他安静的仿佛变了个人,但海荔拿下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震慑唐嫣然,王观方作何表态暂时还不重要。

    海荔:“现在可以你的目的和动机了吗?唐姐。”

    王观方的束手就擒确实让唐嫣然心慌了一瞬,然而鞭子没有实际落到她身上,唐嫣然就还保留着一分侥幸。

    唐嫣然:“什么目的什么动机!你们是要给我扣上欲加之罪吗?!你们要是想要用强,你们只管上,我反正就是个女人,你们最好把我弄死,否则我一定要曝光你们!”

    海荔很想“你的命太贱,地府不收”,但这种刻薄话一出来,话题绝对就会跑偏。他是帮着红叶解决问题来的,而不是跟人斗嘴来的。

    红叶:“算了,你直接让唐信还阳吧。”着走向唐信的尸体,施法术愈合了他脖子上的刀伤创口。唐信是被割断喉管死亡的,所以在给他还阳前,肯定得先把这个伤口处理好,不然一还魂,唐信就算不会再死一次估计也得痛到晕厥。

    海荔看她完成了先期的准备工作,点了点头,准备开始自己的部分。

    而一直坐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唐嫣然,却心里没底地恐慌了起来。死人复活之太过离奇,唐信已经脑死亡,在医学上连抢救的余地也已经没有,更别复活了。但唐嫣然在这几天也是没少见不科学的事情发生,眼下看到红叶海荔这一番动作,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假如唐信真的活过来……先不这些天的努力付之一炬,被追责清算起来也将难以翻身!必须阻止这两个人!

    唐嫣然:“等等,你们要复活我爸,问过我的意见了吗?我不同意你们这样做。”

    红叶气笑了,一时被她的无耻膈应得不出话。

    唐嫣然见她不为所动,赶紧抛出筹码:“我给你百分之三的遗产换你停手,这总可以了吧。这么多钱够你们花天酒地一辈子了!唐远恢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三倍?五倍!我让你停手你听见了吗?!”

    她着就要上前拉住海荔,却被红叶拦住。

    唐嫣然已经被自己杜撰的恐慌吓得无法正常思考,她现在所有的话语和动作,都是基于“阻止海荔”这个信念进行的下意识展开。红叶挡在身前,唐嫣然下意识地就要把她拉开,因为心急,她直接抓着红叶的头发就要往地下扯。这其实是正确的做法,头发一旦被揪住,普通人肯定会改变身体重心以缓解疼痛。

    但红叶不是普通人,唐嫣然只觉得自己抓着红叶头发的手掌,像是握住了一把冰冷的丝,光滑柔顺难以牵扯,反倒是后知后觉的剧烈疼痛让她尖叫着撒开了手。

    但红叶的头发到底是被抓乱,作为下场,唐嫣然抓她头发的手掌被割出了道道伤口。

    红叶原本扎起的马尾被差的歪斜,而始作俑者的血珠则顺着发丝低落到地上。

    也许是这怪诞震慑住了唐嫣然,也可能是疼痛让她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歇斯底里不再,唐嫣然面上挂起隐忍的神色。

    而这时,一声低低的呻吟传了出来,不怎么响,却让在场的人全部心头一惊。不过是“惊”喜,还是“惊”吓,就因人而异了。

    唐信活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