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小青梅:腹黑〕〔三国有君子〕〔玄天神帝〕〔萌宝好甜:总裁爹〕〔透视小保安〕〔错刃〕〔抢婚医少没羞没臊〕〔仙帝在都市〕〔穿越之农家傲娇女〕〔仙界科技〕〔六界商城〕〔重生之奶爸医圣〕〔掉落漫威世界当超〕〔战国魏武卒〕〔今夜为你醉〕〔九转神帝〕〔重生之完美千金〕〔九极战神〕〔重生八零小娇妻〕〔全球梦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二十七章
    功亏一篑是个经常被错误理解的成语。它的本意是比喻事情只差最后一步,没有完成。

    这其实跟“坏人死于话多”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唐嫣然是不是坏人这件事情,还有待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在取得阶段性胜利前,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的表达欲,起码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通过造谣抹黑唐信的手段,威逼唐家兄弟放弃唐信的遗产。这看起来是成功率极低的事情。以普通人的心态去抉择,是选择已故长辈的名声还是几辈子花不完的钱财,多得是人选择后者。但唐嫣然知道,唐家兄弟肯定会妥协。

    她是以己度人。

    假如死的人是她的母亲,假如她也被人胁迫做同样的二选一,她肯定也会以母亲的名声为重。爱比钱财重要,这一点即使她饿死也不会改变。

    其实唐嫣然并没有调查过唐家这三个男人之间的感情,但不管他们感情如何,这就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假如唐家兄弟选择遗产,那么她就能给唐信抹黑一把,并断绝掉他们之间的所谓亲情,唐信泉下有知,估计也不好过;假如他们选择维护唐信的名声,那她也可以拿到一波泼天的财富。

    怎么样,都不亏。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唐嫣然自认已经胜券在握。这也不能怪她狭隘,毕竟几千年的文化传统里就有一句话的是“人死如灯灭”,她把唐信的死亡理解成转机的全部灭绝,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而此时,桃花眼打断了唐嫣然的趾高气昂,插话进来。

    “在此之前,我想跟这位先生清算一下我的损失。”

    海荔面上一冷:“敢问阁下名讳?”

    桃花眼:“玄聿道府,王观方。”

    玄聿道府。

    海荔把这个词在心里过了三遍,依旧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他所知,存世的修道大家只有两处,一处知白观,一处守黑阁,再往下数二流的家族里也没有玄聿道府这么一处所在,再去翻三流四流的就太多了,海荔没这个记性也没有这个精力。

    想到这里海荔就松了些防备。

    倒不是他轻敌大意,但在凡间修道的人,实在是无法对他造成哪怕一丝威胁。武侠里常见“让你三招”这样的桥段,这要放在现在这个情况,也合适,别是让他三招了,就是让他直接捅上三刀,这个王观方也打不过海荔的。

    不过海荔的身份限制了他不能轻易出手,需要跟凡人打架的场合,还是得交给红叶来处理。

    海荔:“红叶,出来搭把手。”

    话音刚落,红叶就从无到有显现出了物理上可见的形态来。

    王观方:“隐身法?你怎么会隐身法?你也是玄聿道府的弟子?”

    一连三问,把王观方狭隘的眼界抖了个干干净净。

    红叶冷着一张脸,“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王观方年少成名,是玄聿道府建立已来最为耀眼的天才弟子,他虽然没被养成嚣张跋扈的性格,但在道上也是众星捧月的绝对中心人物。眼下只是被人轻慢,顿时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王观方:“你就不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红叶压抑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只冷淡道:“不想知道。无非就是唐嫣然买凶弑父争夺遗产,并不高明。”

    唐嫣然:“你少血口喷人。”

    红叶睨了她一眼:“我懒得跟你多费口舌。”红叶着就想打去一道噤声咒封了唐嫣然的声音,却又在最后关头强自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被晾在一旁的王观方按捺着愤怒,轻佻道:“你这枚桃符从哪儿偷来的?”

    红叶见他摩挲着那枚自己增给唐信护身的桃符,只觉一阵油腻感涨潮般涌上心头。这其实也是她一直不解的地方。

    王观方只是一个凡间的道士罢了,虽然也粗通一些法术,但他善于操控妖精鬼怪,红叶信,可要他能绕过桃符的庇护直接杀死唐信,那红叶却是绝对不信的。

    桃符庇人不死的原理是可以无效化所有的法术,并通知红叶前去救援。

    和海荔一样,红叶对凡间的力量体系十分清楚,基于“人”这个框架所能抵达的能力巅峰,甚至比不上地府的一个负责洒扫的编外保洁员。可即便强如海荔,也是没办法在桃符生效之前杀死唐信的。

    这里面肯定有不清不楚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个“未知”,所以红叶虽然在唐信被杀死之后立刻就感知到了相关的事态,但却没有第一时间露面,反而蛰伏起来默默观察着。

    她虽然谨慎,但却依旧一头雾水并无收获。

    这已经不是通关你问我答的形式就能完成的信息获取,眼下这个情况,所有的动作都存在一个博弈的过程。

    红叶:“从哪儿偷来的?当然是从你们那个什么道府偷来的。”这种不需要编前因也不用顾后果的谎话,红叶张口就来。

    王观方:“无耻贼子,敢拿我玄聿道府做人情,好大的胆子。”

    海荔差点没憋住笑。这桃符其实是一批量产的玩意儿,从工艺水平和艺术层面来讲,都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只是上面篆刻的符箓都是出自各界大佬,所以各具神异罢了。

    那是在一次除夕的时候,统辖各地的妖王妖帅和地府阎罗都有一天年假,有几个跟红叶关系好的就来了红叶寮聚一聚。吃饱喝足之后,各个大佬就玩起了游戏,那桃符就是彩头。红叶手里得的几枚就是具有“庇死”能效的桃符。

    这样的宝物,就是知白观守黑阁都没有,更别玄聿道府一个三流势力了。

    所以王观方一本正经的声讨模样,像极了天真孩童强装的了然,很是取悦了海荔。

    然而没等他心中笑意延续下去,王观方的一通抢白,却冷水一般泼在了海荔红叶两人的心上。

    王观方:“我猜这桃符大概是能抵挡非人一类的攻击是吧?你知道我是怎么破解它的吗?”

    唐嫣然抢先喝止道:“你想干什么?!这跟我们好的不一样。”着就要上手去抢桃符,却被王观方轻飘飘地一带一惯,唐嫣然顿时重心不稳摔到了地上。

    王观方面上显现出恶质的笑容,只听他嬉笑道:“不能用法术,就让他女儿提刀子上啊”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