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二十章
    8点,京都,早高峰。

    在等待地铁的黄线后,在拥堵着排着长龙的人群中,红叶海荔并肩而站,他俩看着眼前攒动的人头和严丝合缝的拥挤,一时间有志一同地楞在了原地。

    虽然没有真正进到那个看起来“挤到离地三尺也毫无压力”的车厢,但红叶二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往肺里多吸了两口空气。

    海荔:“我们还要坐地铁吗?”

    红叶:“打车吧打车吧。”

    从林泉商街打的坐到天海宸章,费用破个三位数轻轻松松,再要堵堵车,可能花的时间也得是坐地铁的几倍。

    不过红叶没能让“即将花出去一张毛爷爷”的肉痛感成为实际,两人出了地铁站之后就偶遇了彻夜未眠驱车而来的唐信。

    唐信的座驾虽然十分普通,但因为昨晚有过相关的对话,所以红叶对这辆放到车流里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suv印象十分深刻。

    再有,红叶海荔两人一个清丽一个俊秀,放在人堆里那就是十万瓦绝对的光源,红叶这边儿一招手,唐信就看到了两人。

    唐信放下车窗,刚想什么就被红叶堵住了话头,红叶:“人多眼杂,去红叶寮。”

    唐信应了。

    三人回到红叶寮,仆从适时奉上清茶。

    红叶:“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还一脸憔悴的样子。

    唐信讪讪一笑:“睡不着,就想来这边儿逛逛。”

    契约还在,红叶看得到唐信身上的色线,稍一打量她就知道了唐信一夜未眠的事情。她能理解,但不知道怎么给唐信开解。

    那枚桃符甚至能挡下十殿阎罗的全力一击,凡间的妖魔鬼怪想要击碎桃符打伤打死唐信,无异于痴人梦。即使是不吃这一套的凡人想要伤害唐信,桃符上内置的法阵也会立刻通知红叶,凭红叶的本身,怎么也不可能让唐信死掉。退一万步讲,就算有哪个不开眼的在京都里持枪杀人,桃符来不及反应,凭借红叶跟地府的友好关系,让无辜惨事的人还个阳又算是什么难事?

    这些都是红叶没有放到明面上的能力和人脉,同时也是不好跟唐信详的部分。这些掣肘的存在,导致了唐信的恐慌无法打消,如果任由这种害怕持续下去,不用等幕后人再做出什么动作,唐信自己就能把自己熬得油尽灯枯。

    睡眠对人类太重要了。

    短期的睡眠不足,会造成精力的亏损,长期处于休息不当的状态,猝死的概率几乎能达成必然。人不需要食物也能半死不活地喘上几天气,你让他不能睡觉试试?

    这个问题长远来看十分严峻,假如这个幕后人走的就是营造恐怖氛围,持续给唐信施加心理压力致使他无法睡眠的策略,那等待就成了守株待兔和自掘坟墓。

    红叶心下决断:“你今天就待在红叶寮好好休息,在这里你绝对安全。”

    唐信心中狂喜,但言犹在耳,他还是担忧地问了一句:“之前你不是不能久待吗?”

    红叶随意接到:“是啊,待久了会亏损寿命,不过一天两天的无所谓。”

    这话有些微歧义,但被唐信敏锐地抓到了。“一天两天无所谓”,这个一两天指的是待在这里的时间,还是指亏损的寿命?唐信没有深究,他在听到红叶愿意收留他的话之后,强打的精神就像松了口子的气球一样萎缩跌塌了下去,连日来的胆战心惊终于找到了一处坚固的避风港,被暴风雨打得无措的心也发出猛烈的信号要求在此停留。

    想睡觉。

    这是唐信此刻唯一的念想。

    红叶看着隐忍着打了个呵欠的唐信,对幕后人的痛恨又加重了一分。从色线上看,唐信是个十分光明磊落的人,经商有道,秉持信用,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有做慈善的习惯。按照因果报应的理论来界定这种行为,唐信已经算得上是积了功德的人了。

    按理这样的人,他们的人生会越走越顺才对,眼下突然杀出个天煞孤星转世的程咬金,估计也不是无中生有的劫难,而是早就种了恶因才结成的苦果。但如果是凶险到要索人性命的恶毒因果,红叶不可能在色线上看不出来。

    这明唐信会有今天这么一遭,必然不是因为他犯了什么错,然后被追责报偿的缘故。

    红叶吩咐仆从把唐信带去客房休息时,临时又跟唐信要了崇远公馆那处居所的门卡钥匙。

    红叶:“你之前提的关于你大女儿的事情,我得去追查一下。”

    唐信迟疑了会儿,还是把钥匙给了红叶,只是不无忧心地了一句:“嫣然脾气不大好,你们多担待点儿,出了什么事你们来找我,我替她向你们赔罪。”

    红叶客套地应了一句“不必”,心里却不以为然。

    唐信这样儒雅谦和的人教出来的女儿,脾气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不过真正让红叶上心的是,之前唐信描述“父女关系”的时候,给的形容词是“不大好”,那么经过今天这一番临别预设告罪的发言来看,唐信和唐嫣然之间的关系,大概是单方面的不大好。

    看得出,唐信对他的大女儿在物质上十分大方,也具备应当具备的家长责任,那么他所的关系不大好,很可能就是唐嫣然对父母叛逆的那种不大好了。

    绝大部分人处于个性和独立意识萌发的青春期,都对父母产生过叛逆的情绪,这是人之常情,也十分合理。

    红叶相信,出于家教唐嫣然也不会给自己什么难堪。她俩本来就不是什么对立的关系,操作得当,她甚至能巧妙地修补一把唐信父女之间的关系也不定。

    抱着某种怪异的“体谅后辈”的心情,红叶携手海荔去往了崇远公馆。然而这隐秘的期待,在近到崇远公馆所在的街道时,就瞬间严厉成了一潭寒水。

    扭曲黢黑的妖气,森罗密布的鬼气,两股阴寒恶毒到了极点的负面能量,有如毒蛇一般嘶着腥臭的信子张牙舞爪地冲天而起。

    这个强度的气息,附近必然聚集着不下百来只的妖魔鬼怪。这太不合理也太不讲规矩了!

    妖是严禁无备案集群的。

    五人的数量已经是私下聚会的最高上限,超过十人就得去当地妖协分会备案,审批过了才能碰头。超过五十人的聚会,基本不会有审核通过的可能!

    这还是妖的情况,鬼的情况更特殊。人间游荡的鬼可以看到人,但是看不到鬼,这种天然的限制,就注定了他们没办法聚在一起搞事情。

    眼(用天眼)见着崇远公馆上头的蓝天快要黑得滴出水来,红叶再也不好坐视不管。但她一出手,就被海荔拦了下来。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