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关于我的老婆要灭〕〔都市之特级召唤〕〔男人无法修炼的世〕〔漫威之神奇盒子〕〔跑偏武器店〕〔我来自神都〕〔妻约到期:总裁,〕〔艺术治疗师〕〔凶兽横行〕〔位面书屋〕〔闪婚厚爱:偏执老〕〔阅读封神系统〕〔一路仕途〕〔国民哥哥,抱回家〕〔如来必须败〕〔洪荒二郎传〕〔这,就是篮球〕〔寻尸人〕〔星海图书馆〕〔会生孩子的大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十三章
    因为陈亭方的自作主张,导致本来就对这场婚礼兴致不高的红叶,更多了一层烦躁。眼下致辞完下到站台,已经有了与朱海文敬过酒之后直接离开的心思。

    只是天不遂人愿,作为婚礼的主角,朱海文夫妇要走的过场还十分多,即便到了轮桌敬酒的场合,她也是排在后面的位次。朱海文哪怕再重视她,也不能让她越过两家父母长辈去吧?

    有这一层关系在,陈亭方就率先找了上来。

    于先前邀请红叶时的期待不同,这回陈亭方对红叶的态度十分冷冰。

    陈亭方:“聊聊?”着指向边门,示意避开人群。

    红叶也很想知道陈亭方为什么邀自己上台,于是略一点头就率先走了过去。

    越过边门来到一处室,从内部装潢摆设来看,应该是给醉酒的客人憩用的隔间。不怎么大,隔音效果却十分好,在这里谈话,不用担心被外人听去。

    陈亭方给门落锁,先发制人道:“红姐骗得我好苦啊。”

    红叶挑眉:“骗你?从何起?”

    陈亭方切齿低吼:“少装蒜,你根本不是洪家大姐!”

    红叶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我过是什么大姐了?”

    红叶记忆力极好,虽然是一些琐碎,但当时的场景她记得清楚分明,她虽然诓骗了陈亭方,但谎话里可并没有捏造身份这一环。陈亭方既然有此一,不外乎两个可能,要么是他被其他人给骗了,要么就是他自己想左了,但不管是因为什么,陈亭方要追她的责,却是追不到的。

    陈亭方其实也知道红叶没有明自己的身份,他之所以觉得她是洪家大姐,也只是因为他自己这样觉得而已。但假如不是红叶表现得似是而非,他又怎么会想岔?如果不是他这一个关节出错,后续怎么会拜错码头投错靠山?陈亭方自认在这件事情里,固然有他的错,但红叶也得分去五分责任。

    红叶见他神色变幻半天不言语,问道:“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话,那么我就告辞了,再会。”

    红叶一压把手,没能把门打开。红叶皱眉回身看他。

    陈亭方阴测测地开了口:“你很看重朱海文那子吧?你知道跟他结婚的人是谁吗?”

    红叶其实并不在意朱海文,事实上她根本不在意凡人的死活。她之所以愿意几度帮助朱海文,为的也不过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她一直知道人类的想象力神鬼莫测,然而这个事件里最让她好奇的部分,却没有足够打动她的分量。因此,在知道了事件的全部来龙去脉后,红叶就不怎么再见朱海文了。

    红叶曾给秦丰泽探监,她知道秦丰泽针对朱海文的原因。

    理由十分简单,色令智昏。

    秦丰泽看上了一个叫林雪静的女职员,按照以往的猎艳套路,对于这种白领,一般只要送上几件奢侈品就能拿下。但这个林雪静看不上秦丰泽,反倒通透的很,半点不迷恋荣华,一心只想嫁个老实人安稳过日子。不巧,这个老实人就是朱海文。

    知道了这段因缘,后面的事情红叶大致也就能猜到了。

    红叶虽然没想过秦丰泽会是因为这个对朱海文抱有敌意,但实话,蛮无趣的。所以探明之后,她也就把这桩事情放下了。

    不过红叶虽然已经失了兴致,但她知道,假如自己不适时捧哏,这个话题就进行不下去了。虽无再与陈亭方絮叨的必要,但能略略满足一下好奇心也是好的。

    红叶:“跟他结婚的是谁?”

    陈亭方:“林雪静,我的养女。”

    红叶:“那恭喜你了,找到了这么好一个姑爷。”

    红叶还以为他要什么呢,随口应付了一句又想离开,然而静谧的环境挑逗起了她的下意识,红叶忽然意识到了不对。

    秦丰泽是陈亭方的侄子,而林雪静又是陈亭方的养女,那秦丰泽与林雪静也算的上是亲戚关系,虽无血缘,但既然是亲戚,秦丰泽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林雪静发动追求攻势?

    几乎都不需要求证就能知道,如秦丰泽这类的浪荡纨绔心气都高的很,一次两次追求失败已然能叫他生出杀人的心思,假如这人还是自己的亲缘,那丢脸的程度就再进一步。秦丰泽假如知道林雪静和陈亭方的关系,哪怕再爱也不可能跟她纠缠这么久。

    红叶不禁陷入了阴谋论。

    如果陈亭方是刻意隐瞒自己跟林雪静的关系,他能以此做些什么?就为引发秦丰泽与朱海文的矛盾?但朱海文就是个升斗民,有什么好针对的?

    红叶忽然想起一个细节。

    先前她跟陈亭方在办公室内议事的时候,秦丰泽突然进来打断。那个时候她就很奇怪,门是关着的,秦丰泽怎么会知道里面的人在什么。然后就是秦丰泽对陈亭方的嘲讽以及陈亭方的怒而隐忍。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难道,陈亭方是在诱导秦丰泽犯罪?

    信息实在太少,单单知道林雪静是陈亭方的养女,还不足以串联起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红叶:“这件事情有几个人知道?”

    陈亭方意味莫名地笑了起来:“你是第三个。”

    意思就是除了陈亭方和林雪静本人,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红叶:“你有什么目的?或者你以此做过什么?”

    陈亭方恼恨红叶诓他,只冷笑不答话。他之所以会道出林雪静的身份,也只是为了吊一吊红叶的胃口,叫她心里膈应一阵罢了,根本没有要细的意思。

    但,寻常人的经验阅历里通常持有“怪力乱神都是迷信”的观点。

    红叶已然察觉自己被人算计,恼怒之下就动用了法术。

    陈亭方只见面露怒容的红叶眼中红光一闪,继而他整个身子就像是被拔了电源的机器一般,直挺挺地木在了那里,只剩下呼吸还能自主进行,其他的,连眨眼都无法自主进行。

    陈亭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然而红叶很快下发了“指令”。

    红叶:“你为什么支使林雪静靠近朱海文?”

    陈亭方不愿意答,然后唇舌却自行动了起来。他就像是一台老旧的唱片机,一字一顿毫无波澜地回答起了红叶的问题。

    “为了诱导秦丰泽杀死朱海文。”

    红叶:“为什么针对朱海文?”

    “为了扳倒秦丰泽。他以前就杀过人,但扫尾扫的干净没有落下把柄。”

    红叶:“为什么?你跟秦丰泽有仇?”

    这一次,陈亭方停了片刻。这情况有些奇怪,但红叶知道是因为什么。被她慑住神魂的人,会根据她的指令做出动作。诸如吐真便是简单的应用,她问什么,中了法术的人就会答什么,假如答不上来,要么就是这个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要么就是原因太长,他在自行缩短措辞。

    陈亭方显然属于后者,红叶也不着急了,她有的是时间跟陈亭方耗。

    “因为他看不起我。”

    红叶心中惊疑,她不大能接受陈亭方的这个理由,但陈亭方不可能骗他。

    红叶:“秦家倒台,你出了多少力?只要沾着点关系,一件一件都给我清楚。”

    陈亭方的心脏极度恐慌地剧烈跳动了起来,然而肾上腺素的飙升只是让他自以为绷紧了肌肉和神经,可实际上,他依旧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回答红叶的问题。

    即使他看到了红叶手里拿着一支开启状态的录音笔,他也无法自制地答了起来。

    “雇佣水军炒热秦丰泽的话题,又调用人脉保住话题不被删去,在秦家倒台之前携秦家罪证投靠云家。”

    红叶每多听半句,脸色就阴沉一分。她以为搅弄局势的是秦家本家与云家两座门阀,不成想陈亭方却也成了重要的抓手。

    虽然没被明着利用,但红叶总有种被当枪使完又被暗地里摆了一道的憋屈感。而最叫她恼恨的却是,她根本无法定陈亭方的罪。

    只是一段录音根本不具备足够的能量,而唆使秦丰泽犯罪,也不过是陈亭方嘴皮子碰了碰就做成的事情,根本没有证据可以追溯。

    这还不算完,陈亭方做的动作大大超出了红叶的预期。他除了插手秦家事之外,还布了一手林雪静的暗招。

    红叶:“林雪静靠近朱海文是你支使的?”

    “是。”

    “为什么?”

    “为了让朱海文在你跟前好话。”

    红叶不解,却意识到这兴许跟陈亭方误以为自己是洪家大姐这件事情有关,于是暂且按下不再追问。

    红叶:“她会跟朱海文结婚也是你的安排?”

    陈亭方顿了片刻,却答道“不是。静是真的喜欢朱海文。”

    听到这里,红叶稍稍放心了一些。虽然沾了暗中谋算,但好在朱海文的枕边人,却是心慕于他。

    然而因为这关系,新的问题又来了。

    她该不该动陈亭方呢?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