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九天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十二章
    朱海文要结婚了。

    红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意外。至于因为什么而意外,却要一分为二地细。

    秦丰泽入狱后,朱海文曾上过一次门。两人的契约关系已经完结,所以朱海文是以一个“还算聊得来的人”的身份上门拜访来的。

    那个时候红叶就听了朱海文的结婚计划,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可不是现在这样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他跟她诉京都的高额房价,以及没车没房不敢也不愿意让女方跟自己一起受苦的想法。

    听着朱海文大发牢骚,红叶本还以为他只是单纯诉苦,或者想请自己帮忙来的。没成想朱海文临了口风一变,开始诉起了近来的好运气。诸如受到上司赏识,又机缘巧合谈成几个大单,因为卓有贡献,还升职到了公司管理层……

    红叶也很为他高兴,虽然不知道朱海文的好运何来,不过既然他没违法犯罪也没走旁门左道,她就只当他是因为没了秦丰泽的打压,终于成了那块发光的金子了。

    照着这个步伐一直努力积累下去,大概有个五六年,朱海文也能勉强在京都这个最繁荣鼎盛的城市占得一席了。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自那场谈话后只是过了三个月,他竟然就要结婚了。

    这进度实在是非常快了。不过红叶也没有去询问朱海文是不是买了房买了车,达成了先前自己心中成家立业的最低预期。她还不至于那么没眼色。

    红叶不懂爱情,也不懂婚姻,她以为单个的个体已经复杂得像是一片宇宙,让这样两个个体去互相探寻、互相结合,最终是升华还是坍缩,都无可预料。她不喜欢无法预料的事情但这跟“控制欲”无关,她只是下意识地抗拒未知。

    不过参与他人婚礼,送上诚挚祝福即可。别的弯绕,想要追究,也得以待日后。

    红叶收了请柬,并如约赴席。

    三月初五,谷雨,宜嫁娶。

    婚姻设置在云湖四季会所。这地方有点偏,但档次十分高,与之相对的就是费用也非常人能够负担。不过红叶是见过世面的,她甚至见证过一个王朝的盛衰,作为历史的一粒尘埃她活到现在,寻常的奢华富贵在她看来,可能还不如一碗清茶来的更有滋味。

    是以,红叶虽然一身便装赴宴,掉了档次的却更像是云湖四季。

    喝喜酒得奉礼金,虽然朱海文“你能来我就非常高兴了,礼物什么的千万别准备”,但红叶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送。红包礼物她是给不了,但给新人一人一枚平安符却是可以的。

    来参加朱海文婚礼的人十分多,且社会身份多有不同,功利来,是肉眼就能看得出的阶层差距。工薪的就是一身便服,中产的则礼服西装,富裕的反而低调,但多看两眼却能被他们一身的奢侈品和华贵饰品亮瞎眼。

    这是个十分奇怪的现象,交际圈子不是越大越好,比方拿这场婚礼中最富贵的那群人来,他们就是不乐意去接触工薪阶级的。一来他们无法从对方身上获得帮助,二来甚至有可能被要求帮助。实力不对等,就无法达成互利互惠的目的,这也就违背了建立圈子的初衷。

    但朱海文却像是个纽带一样,至少是像个平衡点一样,建立起了一种多元互通、暂时存在的无隔阂圈子。

    红叶被安排到一处边角落座,倒不是朱海文刻意疏远她,这是红叶自己要求的。她的理由也很诚恳:“我来是为了见证你的婚礼,而不是应付旁人。与一群陌生人打交道,我没兴趣,也没那个心力。”朱海文被她动,只得歇了把人安排在主桌的心思。

    然后,红叶都这么心了,却还是没有避开幺蛾子。

    来自男性的搭讪就不提了,被八婆叨叨穿着不合礼节她也忍了,她都坐到末席角落这么个无人问津的位置了,竟然还会被人点名上台致辞。

    并且,这人还不是朱海文,而是朱海文请上去致辞的领导——陈亭方。

    乍一听见自己的名字从扩音器里传出,饶是沉着如红叶,也愣了一瞬。而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陈亭方嘴里的“洪姐”上台,围坐在酒席上的众人也窃窃私语了起来。

    红叶不明就里,但她知道,假如她不上这个台,朱海文这场婚礼就算是砸了一半了。再往后延展一想,假如她的致辞不合规矩,那朱海文这婚礼也还是砸了一半。

    简直没有比这更糟心的事情了。不是她结婚,她却要负担起这场婚礼的周全。红叶在心中暗暗给陈亭方记了一笔,然后避过众人的视线从侧门进来,重新亮了个相。

    这一回,她是穿抹胸礼服来的。

    这身礼服是红叶用法术赶制出来的产品,版型借鉴的是一件她十分喜欢的高定,然后又根据自己的喜好加入了红枫的元素。西式晚礼服的样式,加上“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东方意蕴,中西合璧早就了这条裙子的靡丽华美。

    然而,红叶的出场又颠覆了一个词:人靠衣装。

    这个词是对的,但分场合、分人群。普通人当然可以通过包装显现出精致的味道来,但这样华丽的礼装套在红叶身上,却莫名给人留下了一股“衣装靠人”的奇异感。

    他们觉得,这礼服之所以这么好看,是因为红叶长得好看的缘故……人与衣之间,甚至没有达成相辅相成的烘托关系。

    红叶施施然上台,对着向自己笑着示好的陈亭方略一颔首,并从他手中接过了话筒。

    无人指示,场面却诡异地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他们想知道红叶会出怎样的致辞。

    然而红叶根本没有想要自己编一段致辞,她出生在战国年代,虽然听得懂白话,也能两句,但要她显现出别具一格的水平,却只能用一般人听不懂的文言。所以在走上前往站台的路上,红叶就想好了要引用前人的致辞。

    民国时期有一场白话文运动,以此为界,文言逐渐被束之高阁,而白话则以一种更易推广普及的语言类型进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中,那个时候的文本十分有趣,因为尚未完成文言到白话的全然取代,一种时代特有的语言类型或者语言风格得以蓬勃。

    半文言,或者半白话。

    红叶:“大家好,我是海文的朋友红叶。很高兴,也很荣幸能站到这个台上,为这对新人致辞。在下才疏,斗胆引用前人之言,以贺二位燕尔。”

    “喜今日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场下先是寂静,继而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段民国时期的誓词就是半白话的文体,现代人能听出里面嵌着典故,稍作联想就能解出含义,同时,有别于白话的直接,这种半文半百对仗工整的誓词,更显得有内涵有深度。虽是引用前人,但因为引用得恰当得体,也依旧把婚礼的气氛炒热了起来。

    红叶抬手虚按,示意群众停,只听她又到:“我听得出,大家的掌声是给我的,感谢。不过今天的主角,是这对新人,让我们用更热烈的掌声,祝福这对新人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着带头鼓起掌来,众人又是一愣,继而也被带动着鼓起掌来。红叶鼓着掌默默退开,有好事者站起身来用目光去追红叶,他旁边的人不明就里,也跟着站了起来,到最后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为朱海文夫妇鼓掌。

    一时间,喜悦的气氛被推到了**。

    红叶退出主厅,狠狠歇了一口气,低喃了一句:可累死我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