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因祸得夫〕〔新婚第1天:总裁轻〕〔驯夫有方〕〔全民修仙世界〕〔重启娱乐圈:最强〕〔算出一个金龟婿〕〔隐婚蜜爱:欧少强〕〔系统的神级小店〕〔快穿女主:男神乖〕〔八零后咸鱼术士〕〔重生之魔王神启〕〔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地府刑侦顾问〕〔万界之逆天求生〕〔废柴的飞升方法〕〔魔帝的综漫生活〕〔黑科技研发中心〕〔崛起复苏时代〕〔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四章
    红叶已经十分习惯寂寞。处理闲暇的熟练程度,已经达到了不因寂寞而感到寂寞的程度。这样的人其实是十分可怕的,对生活无所感怀的人,几乎与死比邻而居。

    她明白自己的状况,但并不在乎。

    这一日红叶心中有感,晨起时并没有穿宫装,反倒换上了一身现代的服装。上身一件oversize浅灰羊毛针织衫,裤装则选用了高腰九分紧身牛仔裤,并一双浅口短根单鞋。唯一算得上饰品的,大概就是别在毛衣上的那枚蜜蜂胸针了。彩妆的部分则只是擦了一点豆沙色的口红,基本处于素颜状态,一头长直黑发扎起了马尾。

    十分日常的打扮,但俏丽得却像是能吸引住整条街的摄影师来街拍的时尚丽人。

    不过红叶之所以会打扮得这么素,却是因为某个不好启齿的原因……她穷……

    初来乍到21世纪,又因为替人办事只收取血枫的缘故,红叶就货币这一块的收入,都不用约等于,直接就是等于零。就她身上这身行头和整个身家,还是用之前一个客人给的赠款购置的。虽然这笔赠款足有十万,不过红叶还是花的精打细算。

    红叶对“现代化”这个事情,其实蛮感兴趣的。不过她对所有的喜爱都表现得十分克制,以至于对感兴趣的事物投注的关注甚至比普通的消遣还要少。

    换好一身行头,红叶又泡了杯咖啡喝了起来。虽然是廉价的速溶饮料,但咖啡特殊的醇香口味对一个“刚出土”的战国老妖精而言,却实在算得上一场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不过红叶虽然处在享受物美价廉的体验中,但神色却有点漫不经心的微微呆滞。像是在等待,又像是尚未肯定是否能够等到,于是饮用咖啡的速度,缓慢出了一丝刻意的拉长。

    红叶没能等待太久,一杯咖啡饮至三分之二时,预想中的可能就与现实的发生对上了契合的关联。

    送给朱海文的护符碎了。

    突如其来的打扰并没有让红叶的兴致变糟,或者她其实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打扰”的到来,而做出了与往日别具一格的动作的。

    匆忙把余下的咖啡灌入口子,红叶站起身来凭空画了个简单的符文,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离开了红叶寮,去到了朱海文落难的现场。

    那护符能保人不死,红叶做的就是救下朱海文的打算,如有可能,再顺藤摸瓜找出那圈夺命红线的来由。但这些粗浅的预想,却在红叶真正见到朱海文的现状后,付之一炬全部充当了燃烧怒火的柴。

    朱海文被剁掉了两根指头,左颊被钝刀划花,右脸更糟,一道极深的口子自他唇角拉开,一直割到眼角,乍一眼看去,像是一个掉了拉头磨平了链牙的拉链口袋,张着痛苦的血盆大口。

    鲜血是他所能呈现出的唯一浓厚,连哀嚎都虚弱得像是溺水者的咕噜声。

    红叶也顾不得自己定下的规矩,一面背对着那群施暴者画了枚符文帮朱海文止血止痛,一面疾言厉色地质问起他们来。

    “你们是什么人?”

    施暴者一行五人,清一色的刀疤汉子,如出一辙的匪气森森。这群人见到突如其来的红叶竟然也不惊讶,不答反问:“妹子蛮正啊,哪儿来的?别是想救这个废物吧?”

    “嘻嘻嘻,也不是不能商量嘛,只要你肯跟我们哥儿几个过一夜。”

    “到时候我现在上!”

    “美得你”

    红叶冷哼一声,不愿再听那令人作呕的淫笑声,当即祭出手段定住五人。因为没有收取血枫的关系,她不能像上次那样方便地将人带回红叶寮,一时又有没有合适的手段把这五人同时搬回去,但朱海文的伤势又得尽快处理。

    分出轻重缓急之后,红叶就有了成算。

    施暴者一行与朱海文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一处僻静的死胡同,也许是早有预谋的关系,这地界正好别行人了,连个监控摄像都没有,这正好方便了红叶。

    如果同时拖走五个壮汉难度是2分,满分10的话,那么在巷口布置个障眼法然后叫手底下的妖把人运回来的难度,就约等于拧开瓶装饮料瓶盖。用轻而易举来形容都显得夸大其词。

    红叶把朱海文带回红叶寮迅速安置好。妖术确实能止血止痛,但那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红叶是死后成妖,是妖精,其实是厉鬼。你让一个厉鬼去悬壶济世,扁鹊华佗的棺材板还能不能要了?

    红叶自知技短,也不死撑着钻牛角尖,直接敲了邻居的门,请了桃花妖来给朱海文诊治。

    妖类里边儿,当属草木成精的最文艺清新,人家餐风饮露的起来“穷苦”,但大自然的养育和馈赠却让他们在整个妖族里边儿都别具一格。要“最不像妖精奖”和“扮神仙仙女最像奖”的参赛选手里,花妖不拔得头筹吧,进个top3那必须是实至名归。

    但这里边儿有个问题……

    红叶拖着昏死过去的朱海文找上门来,人桃花妖本来好好喝着清晨第一杯露水,冷不丁见着这么一尊“大佛”,差点没给吓得差变回原形。

    红叶还缺心眼儿地跟人问好,的还是“桃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呀,露水喝着呢?”

    别看红叶对人一副高岭之花的高冷样,实际上她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十分苦手,她总是想跟人更靠近一些,发展出一两个闺中密友什么的,然而总是找不准思路,最后朋友没交上不,还暴露了逗比的本性。

    要不人们怎么常“关窗留门”呢,可见但凡是个会喘气的,都有他的优势也有他的薄弱环节,每个人都有他的局限所在。

    桃花妖硬着头皮哆哆嗦嗦地回话:“您……您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什么事吗……”

    怕的连问句的上扬语调得扬不上去,还能喘气大概也是仰赖几百年的修行里没有开差了。

    红叶大方地:“这人跟我谈过一笔生意,我看着顺眼就搭救了一把。没成想,过了两天就给人弄花了脸,你也知道人间不比我们,皮相还是很要紧的。你看能不能搭把手?报酬好。”

    桃花妖:“怎么好……收您的报酬呢……”

    红叶:“哈哈哈,要的要的。”着取了张血枫出来塞到桃花妖的怀里。

    实话,红叶人长得好,虽然看着冷淡,但相处下来就能知道她脾气十分温和,平日里就喝喝茶养养花,别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连噪音那都是严格控制在50分贝以内从不扰民,要这样的物种,到哪都该是受欢迎的类型,但有些事,其实从出生时就已经定下了基调。

    红叶是厉鬼,桃花妖是木精,一个是天地间最为阴冷的冰霜,另一个却是堪比仙人的纯洁无垢。这样两个妖,终归是凑不到一起的。

    桃花妖只是被红叶那一双手触碰到,浑身便无法克制地颤抖了起来。这一次,不是因为害怕和恐惧,而是厉鬼那特殊的寒冷和阴刻,确凿地夺去了她身上所有的暖意。这并非红叶刻意之举,但桃花妖却把这当成了敲打和警告。

    笨拙的真心,最显残忍。

    桃花妖匆忙从屋里取了一罐桃花脂出来交给红叶。这桃花脂是个好物,最受那些女妖喜爱。取一指甲盖的花脂用水匀开,再缓缓涂到肌肤上,立刻就能就消解死皮促生新肌。每七日涂抹一次,几乎能达到青春永驻的目的。

    只是花脂制作起来十分繁琐,寻常花妖本身就又美若天仙用不到这物事,两厢作用下就衬得这稀罕物更加难得,近年来在妖市上已经绝迹。

    桃花妖给了红叶足足一罐……也不知道是心眼实还是怕的。

    红叶倒是没全部收下,只取了四次涂抹的用量,然后把瓶子递还给了桃花妖。因为朱海文的情况实在紧急,红叶也不多寒暄,直接告辞离开了。

    桃花妖掏出衣襟里的血枫瞧了瞧,又望着红叶离去的背影看了看,最后目光又落到了手里的桃花脂上。神色莫名,似有意动。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