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之王者〕〔穿越从贞观开始〕〔我的师兄是孙悟空〕〔神级帝二代〕〔重生异能毒医:恶〕〔我的极品美女客户〕〔难言之瘾〕〔都市之捉鬼天师〕〔龙神至尊〕〔继承两万亿〕〔我和绝美总裁老婆〕〔最强农女之首辅夫〕〔电影世界开拓者〕〔史上最强吹牛系统〕〔都市极品神龙〕〔凌天剑神〕〔被人类逼疯的救世〕〔成为一个女配〕〔超级御兽仙医〕〔废材要逆天:傲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二章
    有句糙话的在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朱海文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头一遭,但学生时代的时候,他也沉迷过一段时间的网络动漫番剧,当时,他对这类都市传也是很有一二分向往的。可真等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好奇和期待就变成了犹豫不决的踯躅。

    这会是真的吗?我是不是遇到了整蛊节目?取血会不会不只是取血那么简单?会不会有什么险恶的阴谋?

    层层推进的疑问好像一场展现想象力上限的竞赛,填充在希望和困惑中,乱成一团解不开的麻。

    茶室女主人也不催促,只低着头伸着食指在茶碗壁沿上来回摩挲。她像是在等他答应,又像是在等他走。

    这样的漫不经心莫名叫朱海文心中安定了下来。

    “这人这么漂亮,应该可信吧……”

    容貌如何与是否可信这根本是没有关联的两码事,然而人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动物,在他希望事态往好的方向发展时,即使没有可以作为论据的证明,也可以强扯出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来给自己奠定信心。

    朱海文:“你这有刀吗?”他这话时有些瑟缩,主动给自己开出创口,其实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

    那女主人答到:“无需割破肌理”话到一半忽然一顿,改口道“不需要用到刀子,把手指按在枫叶上就可以了。”

    朱海文不明白女主人是个什么意思,但依旧按着她的法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带着生活和工作痕迹的粗糙手掌再平常不过,然而等那指尖落下,却促成了一桩瑰美的发生。指腹与纸枫的相互触及,一晕薄红就顺着叶脉缓缓涌了开来,丝丝缕缕地延展,层层叠叠地浓厚。大约三个呼吸的间隔,一叶纸枫便红出了以假乱真的生机勃勃。

    “这是……”朱海文惊疑不定,心想着难不成是什么化学反应,不过反正没有痛感,索性把第二张也染红算了。心中这样想着,手上也做出了动作,然而却被女主人拦住。

    “第二张等事情了结之后再给我。”

    “哦哦哦。”

    “那么,先你遇到的麻烦吧。”

    朱海文捋了捋措辞,尽可能详实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叙了一遍。不过“被抢劫”这个事情到底太过简单,即使补充了案发之后的一系列动作,朱海文的复盘也没能超过三分钟。

    女主人不置可否地轻嗯了一声,问到:“方便一你们公司的情况吗?”

    红叶,也就是茶室女主人的确身怀奇术,其中有一项就是:她能看见缠在凡人身上的“色线”。

    色线的内在机理十分复杂,但通过解读捆绑在人身上的色线,总是能获得一些确凿的信息。譬如过往、譬如前程。

    而红叶在朱海文身上看到的了一圈红线。

    人们常“千里姻缘一线牵”,这里的线,其实就是红线。但跟月老的红线不同,那跟红线并不是缠绕在朱海文的手腕上,反而套上了他的脖颈。

    这几乎是等同于死亡宣告的凶兆,但让红叶感到不解的是,这索红线并没有收紧也没有脱落,只是悬在他的脖子上。虽然是不具备人格化的色线,但红叶却从中看出了“漫不经心”的闲散意味。

    这太奇怪了。即使再落拓的人,也是无法做到漫不经心地死去的。所以这圈红线并不是因为“朱海文”的个人意愿而生成的,那么会是谁想要他的命?态度还这般漫不经心。

    应红叶的要求,朱海文开始洋洋洒洒地起来职务相关的事情。

    红叶仔细地听下来,唯一能知道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具有比较强的事业心,异性缘也颇好。除此之外,再也分析不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了。

    等朱海文完,红叶便点点头站了起来。朱海文不明所以,也跟着站了起来。

    红叶:“跟我来。”

    朱海文不解其意,但依旧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只见红叶步出茶室往林泉商街而去,然而叫朱海文惊讶的是,他站在茶室前往院外看时,竟空寂寂的半个行人也看不到。而等他步出红叶寮,商业街就又恢复成了人声鼎沸的繁荣景象。

    朱海文心中忽地打抖,这到底是个什么地界啊……

    红叶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沿着朱海文身上铺出的一条灰线走去。

    色线若为灰色,则代表纠葛。人与人之间的所有的交互都是灰线,这其中自然就包括抢劫这类“加害被害”的交互。

    她一身宫装华美非常,即使是外行也能看出工艺精湛价格不菲,然后路上的行人却半个在意的也没有。反倒像是根本没有看见红叶一样。

    恍惚中,朱海文朝红叶伸出了手。恰巧夜风穿过高楼的罅隙鼓荡而来,红叶两袖衣袂轻扬而起,这个巧合使朱海文触及了实质。他确凿地碰到了红叶丝绸衣袍的边角,只是不同寻常的冰,叫他瑟缩着打了个寒噤。

    确认了红叶的真实存在并没有叫朱海文更安心,他已然拾起了希望,于是之前满腔热血悍不畏死的心态,立时就怕死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没工夫胡思乱想了。

    “到了。”

    到了?到哪儿了?朱海文心中一连两个问句,然而眨眼间他却意识到了自己竟处在郊区之中!

    临近木樨商圈最近的郊区,驱车不堵开到60码,就算是老司机怎么也得花个四十来分钟,可他只是跟着红叶走了两步路的功夫,怎么就走到郊外来了?

    “抢你钱的人就在里面。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

    “啊?”

    朱海文一时没转过来,于是红叶直接替他下了决定。

    一阵阴风乍起,锁在两人跟前的门扉立时自内打开。恍惚中,朱海文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铃铛晃动。

    那铃声伴着红叶每次踏出脚步就要响一声,应和着节拍似的仪式感十足。

    而正在廉价出租屋里打牌的一伙人,也注意到了红叶和朱海文的到来,没等他们发问叫嚣。红叶就动了手。

    其实她什么动作都没有做,但朱海文在他们的头上看到了一片焦黑的枯叶,然后他们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停在了原地。他看得出这伙人极力想动想话,但好像受到了什么压制似的哪怕挪个纹丝也不能。

    “你去牵住那个抢劫你的人。”

    朱海文虽然有些胆怯,却依旧走上前去照做了。

    而后,红叶抬起食指轻贴唇前,依旧用那副山泉般清冷的声音到——

    “此间见闻皆为禁语,人前休要提起。”

    随着话音的落下,又是一阵阴风自外向内涌来,伴随着一阵飞扬的红叶席卷与清脆铃响,三人就回到了红叶寮。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