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逆袭:总裁小〕〔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帝少专宠小萌妻〕〔蜜吻军长,超给力〕〔极品狂少〕〔徒儿休走〕〔[娱乐圈]过敏体质〕〔美漫之最强系统〕〔帝国第一宠:老公〕〔重生之超级透视学〕〔仙界科技〕〔步步逼婚:军少宠〕〔王者荣耀:国服男〕〔冷情帝少,轻轻亲〕〔总裁老公,顶级宠〕〔从小李飞刀开始〕〔重生之绝顶张狂〕〔重生甜蜜蜜:总裁〕〔权谋论:再嫁为后〕〔祸害娱乐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极神王 第889章 神秘铁盒
    高云淡,苍穹古址。

    铁索横桥,神秘祭坛!

    “果然是消失了么……”

    一座峰峦峭壁之上,雷芷心双目泛着淡淡的冷霜,饶有凉意的遥望着前方那贯穿南北两地的堑巨壑……气势恢宏,磅礴惊!

    五尊巨大的恶鬼妖魔石像如同镇守此地的神灵,威势犹存,令人心有惊悸。

    作为雷圣宫出来的妖孽才,雷芷心自然能够察觉到这‘葬龙之地’的不同寻常之处。

    之前无妄谷的狈川和统皇朝的萧麟只以为雷芷心已经离开,但后者并未就此离去。

    她一直都在暗中等待。

    但一连三过去了,此次仍旧是一派平静,并未出现雷芷心所期待的场景变化。

    看来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心比高如她,能够在此等候三,这已经是她的底限了。

    在她看来,还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

    “若下次再叫我遇到你,可就没那么好运……”

    雷芷心冷冷的扫了前方的古老祭台遗址一眼,继而空间一颤,一抹气浪泛起,其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看来那女人已经死心了!”

    而,在另外一处的山涧的侧面,统皇朝萧麟两眼微眯,饶有深意的舒出一口气。

    “狈长老,我们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那该死的杂种……”

    狈川面色阴沉,连这都让楚痕溜走了,当真是非常的不爽。

    现在还不知道申屠弈那边是否追回了‘太极圣体’血脉界限的持有者,要是没有的话,此番无妄谷绝对的损失惨重,白忙活一场……“怎么?狈长老是担心你们申屠少主怪罪?”

    萧麟也是个聪明人,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心思。

    狈川冷哼一声,不予回答。

    “呵呵……”萧麟淡然一笑,带着一丝玩味,道,“老实,申屠弈的确有点头脑,但却有些自信过了头。荒古域是什么地方,除了雷圣宫,万世宗,九华殿这三大巨擎势力外,试问谁还敢在这里横着走……真的,申屠弈太自以为是了,如果从一开始就把狈长老你带在身边,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哼,现在这些又有什么用?”

    看得出,萧麟这番话到了狈川的心坎上了。

    摊子明明是申屠弈自己搞烂的,现在却要让狈川来收拾,这叫他心里如何不恼火。

    然而,申屠弈终究是少主。

    狈川也是有苦不出,敢怒不敢言。

    ……萧麟眉头轻挑,却是笑了笑,道,“狈长老,其实,我有一个可以让你‘将功折罪’的计划!”

    “哦?”

    “你可知雷芷心那女人为什么着急离开吗?”萧麟的眼神意味深长。

    狈川眼角一斜,“你且来听听!”

    “呵呵,雷芷心怕是急着赶往‘玄刹霄域’……”

    玄刹霄域!

    荒古域中堪称最为危险的禁地!

    在那里,整个区域地带都被无比恐怖的罚雷劫所笼罩,寻常人难以涉足。

    “玄刹霄域……”狈川两眼微眯,“所谓何事?”

    “呵呵,自然是为了那成千上万年才能够孕育而成的无上神物,玄刹神雷之心了……”

    “玄刹神雷之心?”

    此言一出,纵然是身为玄境修为的狈川都忍不住的身形一抖,眼中闪动着几许炙热之意。

    但,很快,他就将内心的那抹渴望掩盖下去。

    如今荒古域局势混乱,仅凭无妄谷一方的实力,岂能染指玄刹之心?

    ……萧麟笑了笑,道,“据我所知,雷鸣昊在几之前就已经动身前往玄刹霄域了,可以,雷圣宫这次对‘玄刹神雷之心’势在必行。”

    “哼,你跟我这些有什么用?难道你还妄想同雷圣宫争夺不成?你可别忘了,万世宗和九华殿的人还没话……”

    狈川拂袖冷笑道。

    “嘿嘿……”萧麟阴邪一笑,“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既然你狈川长老都来了,难道眼睁睁的把‘玄刹神雷之心’拱手让给别人?”

    “你想怎样?”狈川反问道。

    “很简单,我统皇朝和你无妄谷展开联手,若能够夺得神物,双方共同享有……如若失败了,双方也不损失什么……”

    不得不,从帝王皇室出来的萧麟拥有一颗极大的野心。

    可狈川却犹豫了!

    要知道,这种事一旦失败的话,很难想象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狈长老可还有难言之隐?”萧麟问道。

    轻轻的叹了口气,狈川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倘若我就这样答应你的话,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谷主怪罪下来,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呵呵,狈长老多虑了,你且向申屠弈提个建议而已,至于他是否答应,就交给在下来办。如果失败了,责任自然落在申屠弈的头上,与你有何关系?倘若成功了,在下必定举荐狈长老你的大功劳,如此可好?”

    ……听完萧麟的讲述,狈川顿觉大为有理,其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丢了太极圣体血脉界限,若是能够得到玄刹神雷之心的话,倒也不亏!”

    “好,我们这就回去找少主商议!”

    “哈哈,狈长老英明,我们走!”

    …………地暗沉,磷火飘舞!

    古老的广场如同被人遗忘的圣址之地。

    上空悬浮着漫的岩石,有如混沌未分的浩瀚穹之中,一座圆形的拱门静静的悬浮在那……神秘的红光焕发,像是那通往另一个时空之门。

    大地广场,一排的撑石柱如若栅栏铁牢,巨龙之骨被困无数岁月,一双空旷的眼窝俯瞰着下方,就像在盯着那置身于聚灵大阵中心的那位少年……“嗡嗡……”

    聚灵大阵的运转速度持续变的平稳,绚丽的光纹交织,仿若一座神轮。

    然,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声,楚痕却是从修行中苏醒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那满地的元晶石碎渣,暗沉的色泽,超过百万之数的上品元晶石所蕴含的能源力量,尽数被楚痕在三的时间内吞食的干干净净……可是,期待中的结果并没有出现。

    楚痕的修为仍旧停留在地玄境七阶巅峰状态,未能够迈步八阶之境。

    ……“你的心境已乱,就算再汲取两倍的上品元晶石,结果仍旧一样!”

    圣翼炎雀的声音有些空灵,传达在楚痕耳边,稍稍抚平了其有些狂躁的内心。

    武道一途,最为忌讳的就是好高骛远。

    你越是迫不及待,一心想着快点突破,就越是停顿不前,卡在瓶颈!

    ……心系外面的情况,令楚痕已经失去了平常心。

    数百万上品元晶石的能源力量全部囤积在体内,就是无法迈入更高的层次。

    “没办法了……我先睡一觉吧!”

    楚痕也清楚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既然着急没用,那就只能先老老实实的待着了。

    罢,楚痕伸了一个懒腰,顺势就躺在杂乱的元晶石堆中。

    ……“咦?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楚痕的指尖无意中触碰到了一缕凉丝丝的坚硬材质。

    只见成堆的元晶石残渣中露出了一个黑色的棱角。

    楚痕随手将其拿了出来,出现在面前的竟是一个铁盒。

    “这?”

    铁盒大约二三十厘米,四四方方,盒面遍布着诸多精美复杂的暗金色花纹,冰凉的触感与那寒冬腊月的冰块无异……“这,这是拓拔前辈交给我的东西!”

    ……“哗!”

    楚痕下意识的坐起身来,眼中流露出几许郑重。

    当初在血洗空禹城的七魂府之后,楚痕在城外偶遇‘魔人’拓拔杀与之几位光芒圣族的守卫激战。

    拓拔杀在被带走之前,将这个铁盒交给楚痕,并无比沉重的叮嘱对方,一定要想尽办法将里面的东西进行摧毁。

    ……由于时间紧急,拓拔杀未能够交待其他的信息。

    之后,楚痕就陷入了追逃之中。

    也正是在那次,使用掉了第一次的传送玉佩保命机会。

    ……对于拓拔杀,楚痕是心存感激的。

    尽管对方被世人称之为‘魔人’,但事实上却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按照拓拔杀的叮嘱,楚痕是想找个机会把铁盒中的物品丢弃摧毁,但后来返回百国州发生的事情较多,一直没时间处理,后来荒古域开启,更是四处奔走……慢慢的,这件事也就差不多被遗忘掉了……“真是抱歉啊!拓拔前辈,我都快忘了您的吩咐了……”

    楚痕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同时眉宇间亦闪过些许叹惋,当初眼睁睁的看着拓拔杀被带走而无能为力,现在自己被困在这‘葬龙之地’还未能够完成对方的交待,着实有点不过去。

    ……“也罢!荒古域千年开启一次,这葬龙之地更是叫人有来无回,那我就将这铁盒埋藏于这龙骨之下,纵然万年之后,也不见得有人能再将它挖出来……”

    旋即,楚痕双手托起铁盒,准备起身走向后方的巨龙骨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