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师混都市〕〔史上第一妖孽〕〔花都噬魂仙少〕〔神的试练〕〔带着MC系统的异界〕〔重生军婚宠妻:时〕〔民国大特工〕〔家有医妻初养成〕〔一生一世笑皇途〕〔火爆小萌妃:妖帝〕〔超级全能学生〕〔念云念你〕〔中华灯神〕〔道君〕〔我是邪神番古呀〕〔洪荒之神棍开山祖〕〔快穿:恶毒女配要〕〔星王传奇〕〔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极神王 第六百二十一章 有人在叫我
    听雨峰!

    西厢客院!

    这是距离飞仙峰大约十里左右的一座环境优雅的峰峦,听雨峰之上的厢房素雅别致,庭院之中假山嶙峋,池水流淌,前有灵鹤起舞,后有瀑布深谷,却是难得的一处清幽住所……

    “几位请用茶,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就是,你们可以叫我的名字,肖木宇……也可以像画雪师姐那样,喊我‘小木鱼’。”

    “谢谢你,小木鱼。”楚痕礼貌的点点头。

    在旁边还有齐腾,陆琪两人,洛梦裳并不在这里。

    或许是因为路途的劳累,洛梦裳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又有所躁动,她在另外一间厢房调理休息,楚痕打算晚点再去看看她。

    ……

    “不客气,不客气……”肖木宇腼腆一笑,因为年龄太小,外加长相秀气,以致他的性格看上去有点像女孩子。

    但这并不影响楚痕一行人对他的好感。

    “画雪师姐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们的,对了,楚痕大哥,你真的是我们坤留山的新任掌门吗?”

    肖木宇到现在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楚痕笑了笑,“也许吧!”

    “哦!”肖木宇应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楚痕说道。

    “那个……”肖木宇舔了舔嘴唇,稍作迟疑了一下,道,“说真的,楚痕大哥,有些话你听了别生气,我并不看好你能够胜任本门的掌门。”

    一听这话,坐在另外一侧的齐腾,陆琪都把目光转向对方。

    楚痕倒是表现的相当淡定,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

    “这些年,三大殿主因为意见的不统一,不知争吵过多少次,甚至还有几次都大打出手。”

    “哦?为何?”齐腾开口问道。

    “还不是因为掌门之事,屠魔殿主和虚空殿主近几年主张要重选掌门……而飞仙殿主却执意要等掌门回来。如果不是他们两人对公羊掌门还存有顾虑的话,只怕早就无视掉飞仙殿主了……”

    肖木宇顿了顿,继续说道,“屠魔殿主和虚空殿主不敢明着争抢掌门之位,毕竟他们对公羊掌门还是有所忌惮的,所以,他们两人就想着让座下的天才弟子争夺掌门的位置……只要新任掌门的是他们殿的人也就和他们当上掌门没有太大的区别,有朝一日,就算公羊掌门回来了,也不会为难一个后生晚辈……”

    楚痕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为了掌门之位,三大殿的众多极具实力的天才弟子们也都在明争暗斗,甚至还出现过不少顶尖天才意外伤亡的事件……而,论起整体实力以及顶级天才的数量,屠魔殿和虚空殿都要胜过我们飞仙殿……

    在这场争斗之中,我们飞仙殿并不占据任何的优势,所以殿主才会迫切的想要把公羊掌门找回来,否则的话,飞仙殿将会被一直打压下去。”

    ……

    “可楚痕是你们公羊掌门亲自选定的人啊!”陆琪插了一句话,道。

    肖木宇摇了摇头,外人不知道坤留山的情况,但他身为内部之人,知道的非常清楚。

    “说实话,虽然楚痕大哥是公羊宇掌门选择的人,但却无法服众。就算飞仙殿主愿意奉你为掌门,另外两大殿主也不可能会同意。即便破天荒的他们两人都答应了,坤留门众弟子心中也犹有怨言……屠魔殿和虚空殿都有弟子达到了‘地玄境’的修为,而我们飞仙殿暂时未出现……”

    地玄境?

    楚痕不由的眯起了眼睛,不得不说,这坤留山当真不是百国州的那些宗门所能够比拟的……

    肖木宇说的很明白,初来驾到,且修为仅仅只有破空境七阶的楚痕,几乎没有丝毫的影响力。

    哪怕当上了掌门,也难以服众。

    正如当初从将盟出发前,千羽宗宗主祁章所讲的一样,坤留山的掌门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这里的水,深的很……

    “楚痕大哥,因为你是画雪师姐的朋友,我才会跟你说这么多。总之你一切小心吧!”

    肖木宇递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楚痕点头,亦是饶有郑重的回道,“我知道了,多谢你的坦言相告,这些信息对我很有帮助。”

    “嗯!那我就先不打扰了,有事的话可以喊我。”

    说完,肖木宇就出了门,并随手把房门带上。

    ……

    随后,房屋中的氛围变的有些沉静。

    齐腾和陆琪都是聪明人,自然都听得出来肖木宇那番话的意思。

    “看来能生存在坤留山这样大门派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齐腾这句话说的人是肖木宇,之前看对方被画雪欺负的腼腆样子,还以为对方是个柔弱之人,现在看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够小瞧了。

    “楚痕,怎么办?”陆琪沉声问道。

    “趁早离开吧!”齐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坤留门水太深了,加上飞仙殿又处于最为弱势的一方,稍有不慎的话,楚痕很有可能会沦为这场掌门之争的牺牲品。

    然,楚痕却是轻轻的舒出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怕是没那么容易走了!

    虽然掌门坤留令已经交还给了他们,但碧冉剑还在自己的身上,因为‘器主契约’的关系,除了自己谁都用不了碧冉剑……

    一旦自己选择离开的话,只怕前脚刚走,后脚就会被追杀。

    相比较之下,继续待在这里,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毕竟像坤留山这样的大势力,并不会明目张胆的迫害自己,事情还没有到达不可收拾的程度。

    ……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难得有机会来到坤留山,能见识一下大宗门的风范特点也是不错的。”

    楚痕轻松的笑道。

    他不想表现的太过于紧张,齐腾和陆琪见此,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们聊,我去看看梦裳。”

    说白,楚痕转身出了房门,朝着洛梦裳所在的房间走去。

    ……

    “梦裳?”

    楚痕轻叩房门,里面没有传出回应。

    稍作迟疑,楚痕轻轻的推开房门,只见洛梦裳正端坐于床榻之上,身外浮动着一圈柔和的白色光芒。

    还在调理么?

    楚痕背着身把门轻轻的关上,然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的走到房中的桌边圆椅上坐下。

    处于修行状态中的洛梦裳美目轻闭,呼吸轻盈,长发散在肩膀上,美丽动人,在白色光芒的萦绕下,更是仿若仙女般,轻灵脱俗……

    楚痕静静的端详着对方那倾城的面容,嘴角不由的泛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仿佛能够这样安静的看着对方,就已经很满足了。

    ……

    “嗡!”

    蓦地,一股尤为隐晦但却强烈的力量波动突然间从洛梦裳的体内传达而出。

    相比较以往而言,楚痕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次洛梦裳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躁动了不少。

    紧接着,在楚痕那诧异的目光下,洛梦裳那秀气的眉心中央竟然隐现出一抹细微的灵纹。

    “这是?”

    楚痕定神一看,只见那道灵纹竟是一道奇异的‘弯月’。

    灵纹比较细小,上下两端弯锐如钩,散发着忽明忽暗的白色光芒。下一瞬间,那道月形灵纹却是弥漫出一缕妖异的红芒。

    洛梦裳的气质赫然间有所改变,在那抹红色弯月灵纹的映衬下,圣洁中透露着一股神秘之感。

    而,同时萦绕在她身外的柔和白光竟以奇快的速度幻化为飘渺的黑色。

    这一刻,楚痕尤为清晰的察觉到洛梦裳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丝毫不亚于自己的妖瞳圣体……

    楚痕又惊又疑,轻皱的眉头涌出些许担忧。

    他知道洛梦裳的血脉界限越来越强,但也感觉的出,对方越来越难以掌控她自身的力量。

    九幽圣体?

    难道这也是‘十大最强圣体’的其中之一?

    ……

    令楚痕得以放松的是,洛梦裳所发生的变化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大约半个小时不到,对方身上的气息就逐渐归于平稳,而其眉心位置的那抹红色神月灵纹悄然隐匿下去,体外的那虚幻飘渺的黑色光芒也重新被圣洁的白色所取代。

    楚痕稍稍松了口气,接着起身走到窗边,并轻轻的把窗户打开。

    一阵清新的山灵空气迎面扑来,此刻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了下去,天空之上繁星密布,点缀着璀璨的星宇……

    浩瀚神秘的无尽星辰,如同这无边无际的大陆的人群,有焕发光彩,绚丽夺目的,亦有黯然一生,碌碌无为者。

    ……

    楚痕眼中闪动着一缕银芒,轻声喃喃道,“是时候修炼《七星圣典》第四层的篇章了。”

    眨眼间,时间到了下半夜。

    万籁寂静,只闻远处山涧的虫鸣。

    坤留山的夜晚还是非常祥和的,毕竟有防御界限大阵,一旦有陌生人闯入的话,就会惊动内部高手。

    所以不必担心有不轨者在此造次。

    ……

    正当楚痕站在窗前回顾心阅《七星圣典》第四层功法的时候,一双软若无骨的小手突然间从后面蒙住了他的眼睛。

    “抓到一个夜闯人女孩闺房的坏蛋,老实交待,有什么企图?”

    楚痕笑了笑,故作害怕,道,“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把后背留给了敌人,还请小姐饶命。”

    “哼,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饶你做什么?窗户外面就是千丈悬崖,自己跳下去吧!”

    “这么狠?”

    “当然!”

    “好吧!”楚痕话音刚落,接着猛地转过身来,然后一把将洛梦裳抱起,“哈哈,要跳也要拉着你一起跳。”

    措不及防的洛梦裳直接被对方搂在怀里,她俏脸一红,轻拍着对方的肩膀,“快放我下来。”

    “才不要!”

    楚痕坏坏的看着对方,两人目光相接,鼻尖几乎碰撞一起,“亲一下就放过你。”

    “那你要说话算数。”洛梦裳小嘴微噘,美眸如水。

    “我楚痕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

    洛梦裳抿了抿小嘴,接着轻轻的探上前,樱唇贴上楚痕的嘴巴。

    楚痕毫不客气的收下对方的温柔,牙齿轻咬对方的红唇,相互摩-擦,接着舌头撬开洛梦裳的贝齿,找到那条丁香小舌,交缠在一起……

    楚痕抱起洛梦裳,将对方压-倒在床榻之上。

    洛梦裳两颊泛红,水眸涟涟,双手轻轻的抵着楚痕的胸膛,“已经亲完了,放开我……”

    “我可没说只亲一下。”

    楚痕的眼中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说罢又轻轻的吻上对方的樱桃小口。同时楚痕的双手尤为不老实的在洛梦裳那玲珑有致的完美娇躯上游走,洛梦裳的呼吸愈发的沉重,眼神有些迷离……

    然,就在这时,一阵婉转的笛音突然间传入两人的耳中。

    这笛音尤为的空灵清脆,且拥有极强的穿透力。

    在黑夜中,这突如其来的笛音唯美而又动听,且更是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楚痕和洛梦裳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楚痕目视对方,只见洛梦裳的眼神重新变的清晰明澈,沉重混乱的呼吸也随之归于平稳,她静静的盯着楚痕的眼睛,聆听着那空灵的笛声,红唇轻启,喃喃说道。

    “有人在叫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