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93章 五脏五腑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30
    “当一个人的身体每况愈下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呢?”章老继续说道。

    “这就如同一个经济不太好的年头,工厂裁员一样。先是最底层也或者说最外围的员工被裁减,然后管理这些员工的小组长之类会被相应的撤并一些,要么降职,要么调职,要么干脆一起撤掉,再之后,组长、班长、经理、副总经理等等,总之是从下到上,从外围到核心,一层层地削减。”

    “工厂的裁员,可以一边裁员,一边待时而变,经济不太好的时候裁员,经济大发展的时候,就需要扩员了,总之灵活性很大,算是双面性的。”章老淡淡说道,“但是人体,不是这样。”

    “基本上,从总体来说,它是始终在走下坡路的,一直在裁减,从没有扩张。”

    “就如我手中现在的这片树叶一样,开始的时候,它是最外围薄薄一圈,由绿而黄,由黄而焦,对应到人体上,就是人到中年以后,皮肤渐渐地变得松驰、粗糙,出现皱纹,原因么,很简单,就是人体的养分已经供应不上了,而最外层的这个组织,属于被最先‘抛弃’的部分。”

    “接下来,这片树叶的焦黄一点点从外围向内里逼近,也可以说是这片树叶的生机在一点点地向内收缩、撤退。对应到人体上,离脏腑也可以说是核心最远的腿脚部分,也在被一点点的抛弃。”

    “所以有一个说法,叫做‘人未老,腿先僵。’而事实上,当发现腿脚变得不如以往那般灵便的时候,纵然人一时没感觉什么,但其内里,已经开始老化了,这基本上也可以说是人体这个工厂的第二次大裁员了,而且损失很大,裁员固然节省了开销,但也损失了流通。这一次裁员,对人体来说,是一次重创。”

    “而如果以前年轻时候膝、足关节部分受到损伤的,这时就要为以前的那些损伤买单了,以前微不足道的‘小问题’,此际将变成老大难。譬如很多中老年人身上的关节炎,治之不愈,逐之不去。”

    “为什么?”

    “关节炎本身只是小问题,甚至连小问题都不是。一个患关节炎而且是很严重关节炎的人,如果把他的年龄倒回去,让他返回青春的时候,那所谓的关节炎,根本不需要任何治疗,就将不药而愈。”

    “为什么?”

    “因为这本身就是个小问题!”

    “但是,当人的腿脚部分被身体实际上抛弃之后,小问题,也就成了大问题,而且是目前的医学手段基本上无法解决的大问题。严格点讲,这不是病,也不是疾,而是属于闲置性的‘生锈’。你想让它不生锈,惟一的办法就是定期保养。”

    说到这里,章老略顿了顿,然后扬了扬手中的树叶,接着静止,示意许广陵仔细观察,“拙言,除了从外向内的整体性的枯黄,在这片树叶上,你还发现了什么?”

    之前,许广陵还真没有仔细看过。

    甚至也可以说,之前的之前,也就是今晚之前的所有时候,许广陵从来没有认真地打量过一片树叶。纵使他曾不止一次地从树上扯下过叶子,也曾不止一次地从地上捡起过叶子,并且好像也拿在手中仔细看过?

    但那种仔细是无意义的,不会留下任何可供日后回忆的印象。

    这时,在章老的提示下,再看这片树叶,当然和以前所有时候的有意无意观察都不一样,也只是片刻间,许广陵就有了发现:“还有整体性的褐点?”

    章老手中的这片树叶,之前说了,是半青半黄的。

    半黄的那部分且不说,就是那半青的部分,许广陵此时也发现了,在整体的还保持着青绿的背景下,却是分散地点缀着不少的暗褐小点。

    “如果对应到人体上,拙言,你是否能想到什么?”章老问道。

    “疾病?”许广陵道。

    “小者为不适,中者为疾,大者为病。”章老淡淡说道。

    “所以,中年之后,绝大多数的疾病,都可以归类为人体的‘生理功能性衰退’,而这种衰退,是不可逆的。”章老叹息着,随即又展颜一笑道,“好了,拙言,我们回到上一层话题。”

    “我前面说了,只有婴儿和小孩才能拥有毛细血管的‘最畅通’,而绝大多数的成年人,也可以说是普通的所有的成年人,其身体内部的气血都是不足以浇灌全身的。”

    “拙言,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章老问道。

    省着用?

    不是。

    节约那是后来的事,也就是章老刚才所说的“裁员”。

    事实上,经过刚才章老所说,许广陵已经明白,“裁员”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且裁员固然节约了开支,但同样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损失了一部分的生产及流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甚至都可以说是“饮鸩止渴”的事情。

    不是节约。

    而全面性的供给又不够。

    那就只有一种情况了,也是惟一可行的办法。

    “调配?”许广陵道。

    简单点说,还是那句话,排排坐,吃果果,一个一个来,这样,谁也说不出不是来。

    “对的,就是调配!”章老点头,“人体的核心关键,是五脏五腑,这五脏五腑,主宰身体的一切代谢,所以它们大体上平分了气血周流的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它们每一个都占据两个小时。”

    “所以,拙言,现在你该知道,患了脚气的人为什么会在晚上某个时间感到脚特别痒了吧?”

    许广陵点头。

    其中具体他还是不明白,但是章老所说的大概意思,他肯定是懂了。——这已经再明显不过。

    但此时许广陵还是有疑问的。

    那就是,五脏五腑?

    应该是五脏六腑才对吧?

    而且,哪怕是五脏六腑,好像也是有问题的。一个占据两个小时,五脏六腑也才只是二十二个小时,还剩下有两个小时。——所以,或许,五脏七腑又或者六脏六腑才对?

    ==

    感谢“myma”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