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91章 课后茶余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7
    对于具体怎么个饮食生气,章老却并没有多说,差不多就是让许广陵暂时了解一下这个名词,然后今天的讲课,嗯,认真点说是讲课,随意点说就是唠叨,就算是告结了。

    今天,章老就是为他普及了一下感冒的知识,然后顺便也是测试了一下他对华夏历史的了解,哈哈。

    许广陵已经决定,今后的一段时间,把“华夏历史”作为选修课程。倒不是想投章老所好,而是许广陵感觉到,接下来他如果还是一直这般来章老这里听讲的话,历史知识,可能很需要。

    就以今天来说吧。

    如果他没有对古代中原大地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互动关系有所了解的话,章老的讲解肯定不会是这么一个样子。——那会是什么样子?

    许广陵不知道,但有一定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好。

    他的表现,不能说令章老很满意,但大体来讲,应该还是合格的。

    不过“合格”从来就不是许广陵的要求,就如以前说过的,不仅“合格”不是,连“优良”也不是,“完美”或接近完美才是。但许广陵也并没有太苛求自己,就如今天的这事,合格也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事出突然,他有这些知识储备,已经是一件颇为不错的事了。

    但今天是今天,以后是以后,如果以后还一直保持在合格的水准,那肯定是许广陵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根据章老讲述的需要,适时地进行对应性的额外补课,是必须提上日程的事情。

    讲课完毕,今天章老再去泡茶的时候,许广陵就跟着了,然后适时地接过章老的活计,章老并没有阻止,呵呵笑着任得他来。

    没有再进入书房,三人就是在客厅里闲啜茶水,当作休息。

    而在这休闲的当儿,许广陵就想起了今天练那四招一式之时的感受,便问向陈老先生:“陈老,我今天练您昨天教我那一式的时候,身体的一些感受特别明显,有什么我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许广陵说道,然后比较详细地述说了一下他的练习感受,当然重中之重是他好像明显感觉到了体内气血的流动。

    许广陵这话是对着陈老先生询问的,因为是陈老先生教他的嘛,但是听完他所说之后,却是章老发话:“拙言,这个问题我来给你解答,你先到门外取一片树叶回来。”

    许广陵微有诧异,但立即起身,遵从而去。

    而待许广陵出去后,准确地说是当他转过身背向两位老人向着小楼外走去的时候,客厅里,两位老先生对望一眼,眼中,俱都流露出深深的震惊之色,甚至,身为“一代宗师”的陈老先生神情中都有着明显的羡慕之意,至于章老先生,那就更不用说了。

    然后,陈老先生是苦笑,而章老是无奈。

    下一刻,两位老先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用目光跟随着许广陵的身影,看着他一点点走出,又看着他一步步进来。

    被两位老人一直注视着走进客厅,许广陵还怪有点不自在的,但一时也没有想太多,“章老,您看这几片树叶有合用的么?”

    章老是让他取一片树叶回来,因为不知道章老的用意,所以许广陵干脆取了三片,一片全青,一片枯黄,还有一片半青半枯。此时,见得他的这点小机灵,两位老人顿时又都有一种好笑之感,章老情不自禁地微微摇头,笑道:“好,这一片就行。”

    他伸手从三片树叶中取过那一片半青半枯的。

    待许广陵坐下后,章老缓缓说道:“拙言,生物分为微生物、植物、动物这三大类,你应该是知道的。”

    许广陵对生物知识了解不多,但这个他真的知道。——如果连这个他都不知道或者说忘了的话,他的初中高中所有的生物老师假如知道这个情况,应该都会找他拼命的。

    见得许广陵点头,章老继续道:“微生物我们且不提。植物与动物,两者看似截然不同,但其实有极多的共同点,自然界中,也有很多生物,同时兼具两种特征。”

    这个时候,章老没有举例,估计也是考虑到就算他举例,许广陵可能也不太了解。

    但许广陵此时还是点点头,表示明白,并且还主动地为章老显摆了两个例子,表示他是真的明白:“章老,食人花、捕蝇草,应该就是您所说的这一类生物吧?”

    而听得他这么说,章老便微笑着点头,然后道:

    “植物、动物,仅仅是截至目前的科学界为了对生物进行更好的区别,而作出的一种权宜性划分,注意,是权宜性,所以,认真来讲,它并不严谨。”

    “就如现在我们把一种能够生吃的蔬菜叫做‘生菜’,也只是权宜性地这么叫。因为假如以后再出现很多能生吃的蔬菜,而这简直是必然的,到时又该怎么叫呢?总不能叫‘生菜一号’、‘生菜二号’,这般地一直往下排吧?”

    许广陵笑。

    “拙言,我讲这个是要告诉你,植物与动物的区别,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大,更不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从本质而言,它们其实共通之处更多。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植物的情况,有时可以应用到动物那里去,反之亦然。”

    “以前有新闻说,有树生病了,人们给它打‘吊针’,结果还真通过这个方法治好了它的病。这个新闻你听说过没有?”章老问道。

    许广陵还真的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新闻,而且似乎还不止一例,所以此时听得章老所问,又是点头。

    “好,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你刚才的问题了。”章老说道,接着,他便晃了下手中刚才拿过去的那片树叶,“拙言,你看这片树叶,它上面的这些脉络,如果用人来作对比的话,它们应该对应人体内的什么?”

    这简直是把许广陵当成是幼儿园的小盆友来问啊!

    许广陵微微苦笑,但还是不敢回答得太肯定,被打脸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浪言,就不是什么好的品格了,所以虽然很有把握,但他此时依然是用着疑问的语气道:“血管?”

    ==

    感谢“双人鱼舟”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