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90章 触类旁通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7
    章老听完,表示赞许地微微点头,然后道:“既然拙言你知道这段历史,那我给你讲起感冒的事情来,就简单多了。”

    “古代先民,据说是从摘果子以生活开始的,然后辅以打猎,后来一步一步,改摘为种,易猎为养,这也渐渐地形成了最标准的农民以及牧民,但是农民可以牧,牧民却不可以农,仅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农民的生存生活空间,是比牧民要大的。”

    “从进化链条上来说,也就是农民比牧民要走得更远。”

    章老说到这里略作停顿了一下,许广陵适时地点点头,表示明白。

    “在整个地球生物的进化史上,大体也是这个样子。从目前的研究以及理论猜想来看,地球生命的初始,仅仅是一种简单的信息表达,也就是所谓的rna,然后由rna而一步一步地到dna,到微生物,到生物。”

    许广陵其实不太懂,初高中都是有生物的,但学的那点东西,因为不是源自兴趣的自发性学习,所以止于浮光掠影。

    但这时,他还是点点头。

    章老所说,具体的他不懂,但这么一种基本的顺序,他还是能听得懂的,而且前面不是才举了“古代先民”的例子么,这两者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果然,章老接下来便道:“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许广陵便笑,陈老先生也在一旁微笑。

    “所以说,这个世界很有趣,一种东西,我们不太明白的时候,往往能够另辟蹊径地从另一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东西上,找到相似甚至相同的模型。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生活空间,游牧民族一直对中原民族发动攻击,同样,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生活空间,那些微生物也一直在对生物发动攻击。”

    许广陵再次点头。

    “感冒,就是这样的一种攻击。”

    “这种攻击,是由外而来。拙言,古代游牧民族一般在什么季节会对中原发动骚扰和攻击?”章老问道。

    “冬春时节。”许广陵回道。

    “所以,很有意思的,对吧?”章老微微笑起来,让人看起来很有一种智珠在握的感觉,“感冒,也是频发于冬春季节。不管这两者间的内在原因是否一致,仅仅是这个现象的同一性,就很值得立个课题,作为专项研究了。”

    “游牧民族什么时候会在骚扰和攻击中占据上风呢?”章老又问。

    “当中原自己衰弱的时候。”许广陵道,此前他自己就在脑海里初步梳理了一下华夏几千年的历史,此时道来当然是毫不思索。

    “游牧民族占据上风之后,会发生哪几种情况呢?”章老再次问道。

    这次,许广陵就略微思索一下了,不过主要还是用于组织语言,然后才道:“依轻重程度不同,可大致分为三种情况,一是边境之民受到骚扰、劫掠,二是边境失地,落于敌手,三是整个中原皆失,江山易主。”

    “所以,感冒也可以大致分为三种情况。”章老淡淡说道,“一是人体的‘边境’受到骚扰,鼻子发痒、鼻塞、流清浊鼻涕,以致喉咙感到干涩疼痛等,二是患上鼻炎、咽炎、淋巴炎、气管及支气管炎、肺炎等,三么,就是更为严重的全身全面性侵入了。”

    许广陵再次点头。

    “古代中原这一边,为了抵御游牧民族,大体采用哪些手段?”章老再一次问道。

    这次许广陵就很是思索一番了,章老的这一问,其实已经让他那点可怜的历史知识捉襟见肘了,但勉为其难还是将就可以应付一下,“靖边,使侵而无所掠,筑堡,使来而无所入,练兵固防,使无所侵。或偶有出击,但多劳而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以至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数千,而游牧民族要不了多久,便又恢复元气,卷而复来。”

    思索了一会之后,许广陵缓缓这般说道。

    章老的回应却不需任何思索,还是那般淡淡的语气说道:“所以对付感冒,也是这么的几个手段,‘靖边’,用盐水清理鼻腔及漱口等,‘筑堡’,戴上口罩,‘练兵固防’,锻炼身体,以及时常警惕。”

    说完这话,章老停了下来,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许广陵,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问话:“拙言,你说说看,这两者之间,为什么能迹近于严丝合缝般地一一对应?”

    面对章老的这个问话,许广陵微微低头,思索良久。

    其实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回答。比如,许广陵可以直接回道,因为这两者,都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攻击,以及另一方对一方的防御反击,事虽不同,其理却一。

    但事实是,许广陵此时却是被章老刚才的这连番列举,引发了一个很奇妙的联想。

    什么奇妙的联想呢?

    许广陵想的是,如果是古代一直镇压边境的大将军,来到现代,化为医生,并且专治感冒,会不会有一般医生想象不到的“奇招妙手”出现?

    又或者反过来,如果是章老这样的人去到古代,去作为一个镇压边境的大将军,同样地,在熟悉军务之后,会不会有那些正常的常规的大将军所绝对想象不出来的防边手段?

    而这种“跨行共通”又或者说“触类旁通”的现象,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对一般人来说,可能只是启发,也止于启发,未必有多少实际的作用。但是……如果那些梦,各种各样的经历,以后还会在他身上继续发生的话……

    许广陵想着想着,便有点不自觉地神飞天外。

    但他终究是记着章老的提问,所以哪怕是神飞天外,也是稍飞即回的,在脑海里仔细地想了一番之后,许广陵道:“两者都是战争,也都是入侵与防御战,从本质而言,这其实是同一事件。”

    章老点点头,不置可否,然后道:“昨天我们说的高血压,是内源性疾病,今天我们说的感冒,是外源性疾病,这也是一切疾病的两大不同类别。”

    “从昨天的分析,我们知道,饮食是生命必需,也是伐命之由,所以养生之要,首重饮食。饮食宜,则内疾不生。”章老于此时作着总结,“内经中有一句话叫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句话是用在什么地方的?”

    许广陵没看过这话,不知道其前后续,但这并不影响他此时的回答:“就用在诸如感冒这样的情况。”

    “饮食宜,则内疾不生,正气足,则外邪不入。”章老缓缓说着,“拙言,这也是我今天继这个结论之后,要再告诉你的四个字,‘饮食生气’。”

    ==

    感谢“逸尘散人”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