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88章 你能撑多长时间?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5
    再次愣了一会之后,许广陵没有往后翻,而是鼠标前滚,退回到之前第一幅的菜单。

    秘制红烧肉。

    蜜制。

    炙。

    菜单标题上的两个圈,显示出了这样的一个顺序,又或者说秘诀。许广陵看着看着,就又愣神了。

    蜜,这里的蜜毫无疑问应该是指蜂蜜,但偏偏,以前被佳公子普及,许广陵对蜂蜜是稍微有一点了解的。简单来说,蜂蜜最主要的作用就源于其活性物质,如果这种活性物质失去或者被破坏了,蜂蜜还不如普通的红糖白糖。

    把蜂蜜装在瓶里,不管是塑料的还是玻璃什么的,都会在其最上层的边缘形成一圈细密的小气泡,这就是其活性物质的展示,更奇妙的是,你就算把那些小气泡连同上层的蜂蜜一起倒掉了,第二天,你仍然会在瓶子里的蜂蜜上层发现一圈这样的小气泡。

    这也是真蜂蜜与假蜂蜜的最简单最直接的辨别方法。

    超市的蜂蜜,活性物质是被去掉的,百分之百没有例外。所以那样的蜂蜜,要么是假蜂蜜,要么就是“真的假蜂蜜”,也就是说来源不假,但是效果假。所有的“原始蜜”或者“调制蜜”什么的,都是这种玩意儿。

    也因此,在超市里,是买不到真蜂蜜的,花多少钱都买不到。

    而就算有真的蜂蜜,如果是用开水冲泡的话,其活性物质仍然会被破坏。所以泡蜂蜜只能用温水。——但是问题就在这里!这份菜单里,如果是蜜制又或蜜灸的话,岂不是与他了解的这个知识,有明显的矛盾?

    这三份菜单,其它的“全羊”、“三同煮”以及“千丝刀、微火透”什么的,许广陵一点不懂,他惟一看懂点的,就是这个“蜜炙”了,然而就是这个他略微懂一点的东西,似乎不应该是他想象的那样!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很可笑了,用一句话来简单概括,就是这三份菜单,他真正是“一丁点儿都没搞懂!”

    还有必要再看下面的么?

    没有。

    三幅菜单看过,许广陵已经明白,如果想解读这份“御厨菜单”,他首先得是个厨子,然后,很可能还需要是个高厨!而现在的问题在于,哪怕他会做“九品白玉羹”,哪怕他会做“十菌清汤”,但是他真的不是厨子。

    佳公子那天晚上随便抛出三个问题,就把他给难住了。

    而现在在这份御厨菜单面前,他再一次发现自己对于厨艺依然是一窍不通。

    然后许广陵就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异变发生之后,这些天他一共做了四个梦,其中三个半是和厨艺相关的,但也就是和厨艺相关的部分,梦里为他展示的都是止于“一菜一味”,而不是如象棋又或电子那般,让他一下子就成为整个领域的行家里手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呢?

    许广陵不明白。不过他也没打算细想。——连异变本身他都还没搞明白呢,具体的梦什么什么的,又有什么好想的?再想也是白费。

    有点贪心不足啊!

    其实他本来就不是厨子,所以那天对章老信口所言的想当厨师什么的,是真正的信口,也有点浪言了。

    然后,现在怎么办?

    陈老先生还等着见识一下他的手艺呢,章老先生……

    章老是没有这个意思的,但奈何之前,他自己有提出过让章老见识一下的呀!

    这就是不“拙言”惹的事啊!

    许广陵微笑着道了自己一声傻货,然后关了笔记本,时间差不多了。

    这终究只是小事,没什么可多介怀的。这一晚的“圣贤之路”不是白走的,哪怕只是虚拟的走。如果他现在还会为这点小小问题而苦恼,那也白瞎之前的八九个小时了。

    十分钟后,许广陵慢跑在小区外的街道上,然后如往常其实也就是过去几天一般,直达公园。

    稍微有点不一样的是,今天的状态要更好。

    好到让许广陵自己明显感受出来。还是用分数来表示的话,如果以往是八十分,今天就是九十分,而且还至少!

    早上还是打拳。

    当章老先生和陈老先生两人先后打拳,许广陵照例旁观学习的时候还没什么,而等到许广陵打拳,两位老先生旁观的时候,问题发生了,不过也只是发生在水面之下。

    许广陵拉开架式,打了有几分钟之后。

    先是章老先生面上止不住的惊异神情,然后他把目光转向身边的陈老先生,无声询问着。陈老先生看过去,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沉凝地点了点头,然后老头再一次,如第一次见许广陵打拳那般,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妖孽啊!

    他!又!进!步!了!

    而且完全是一夜之间,就再一次地突!飞!猛!进!让人看着看着简直都想怀疑,时间不是过去了一夜,而是过去了一年,不,十年!

    陈老头感觉许广陵的这次进步应该和他昨晚所教的那式散手有关,但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太骇人了,骇人到让陈老头简直都有点怀疑人生。——天分高成这样,你这是要上天啊!

    地球已经容不下你了!

    当然,这是网络上的流行话,陈老头未必知道,但他心中想的就是这个意思。

    和眼前的这个小妖孽相比,他自己的天分,简直都快要成为狗不理包子了,而至于他身边的这位老友的天分么,啧,可以划拉划拉,直接扔垃圾堆里去了。

    想到这里,陈老头两手紧握的拳头不自觉地松开了一些,然后他是有点好笑地看着身边的这位老友,“章秃子,怎么样,感受到压力没有?”

    “我有什么压力?你有才对吧!”章老先生轻描淡写地道。

    “他习武的天分这么高,我是怕他学医的天分,也这么高啊,弄不好,或可能还更高一些?”陈老头此时完全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我现在想的是,你的那身东西,够掏多长时间的?”

    而经他这么一说,章老先生的脸色明显是变了。

    “总比你撑得时间要长!”顿了顿之后,章老先生硬气地这般说道。

    但事实上,这话真不硬。

    ==

    感谢“徐徐雨下”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