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86章 御厨菜单,长见识了!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3
    笔记本还没关,许广陵拿过移动硬盘,把前番移过来的菜单件复制过来,然后打开。

    结果入眼的第一个图片,也是第一个菜单子,就让许广陵一愣。

    那应该是一张有点残破的旧白纸扫描出来的影像件,说是白纸,其实好些地方黑乎乎的,很不干净,也不知是纸本身黑还是扫描的时候出了啥问题,估摸着是前者居多。

    但这并不是许广陵关注的重点。

    从章老之前提起这份菜单子时所说的话,许广陵知道这里面的每一份件应该都是所谓的“御厨”所写,而且多半是亲笔所写,连那些御厨的学徒之类的落笔的可能性都很小。

    也正因为此,让人意外又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

    以许广陵自己来举例。

    他现在在象棋这一项上,是达到了大师层次的,应该是和那些御厨处于项目不同但水准相当的层次。那么,现在,若让他来写一份“象棋秘技”,他会怎么写呢?

    写长篇大论的理论性阐述?

    写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的具体招式应对?

    写各种开局、各种中盘演绎、各种收盘杀招?

    不!

    不会!

    他不是教人下象棋,他不是在写一份象棋教材!完全不是这回事!就如当初写这份菜单的御厨一样,他不是要培养厨师学徒,绝不是!所以……

    许广陵的象棋秘技,他会怎么写?

    他会写:“彼实我虚,彼虚我实,对方攻我中路,我则窥其三七路线。”

    若再简单点,则更可以缩减为“彼中,我则三七。”

    这是第一招,然后再随便来个第二招,也是许广陵斩杀对手时候常用的,通过前期的种种布局,待已方的子力已经渗透入对方的阵营之后,找准时机,果断采取弃子策略,然后执行车压象眼等各种战术,一招而断对手生路。

    这一招,说出来的时候怎么说呢?

    就两个字,“扼喉”,又或者直白点的三个字,“掐脖子”。

    这就是绝招,这就是秘技!足可以应付相当多的局面!

    但是,这个绝技,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没有用,它甚至不如书店里、网络上随便的一本小学生都能看懂的象棋入门书。但这个绝技假吗?有水分吗?

    不假!

    没有丝毫水分!

    然而前提是它要落入相应的人手里。

    这就是干将莫邪,上古神剑,但一般人别说执剑杀敌以至于御剑九天什么的了,可能连这个剑拿都拿不起来!

    对他们来说,这所谓的神剑,还不如一根打狗棍!

    现在,在所谓的御厨菜单面前,许广陵就面临着这样的一种情况。

    这份菜单上,纸的正中,其实也不是正中了,中间偏上的位置,用铅笔而且似乎是老式的木工用的那种大铅笔写着几个大字,“秘制红烧肉”,字并不好看,大抵也就是小学生水准。

    然后,真正的问题来了,而且是一连串的。

    秘制红烧肉,这五个字的前两个字,“秘制”,被铅笔在外面画了个圈,圈子外是另外两个字,“蜜制”,再之后,这个蜜制的“制”又被划了个圈,圈子外是另外一个字,“炙”。

    这就是这份菜单的标题,好吧,姑且算它是标题。

    然后底下是正,就六个字:

    “千丝刀,微火透。”

    这六个字,坦白说,许广陵只看懂了“微火”这两个字,而且事实上懂和不懂也没啥两样,因为这微火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微火,他不知道。大哥,厨艺上的火候是咋讲的?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啥依据都没有,就“微火”这两个字,届时,在火的掌握上面,又岂止是差之毫厘?根本直接就可能是差之千里好吧!

    但这还只是最微不足道的那一点!

    微火透。

    这个“透”,啥意思?用小火力慢慢煮,煮透?

    可能是这样。

    也可能,完全不是这样!根本不是这回事!

    再然后,千丝刀,是啥玩意儿?

    在这三个字上面,许广陵别说揣测了,便是连一点点的概念都没有!

    秘制,蜜制,蜜炙,千丝刀,微火透。这便是这份“秘制红烧肉”的全部,下面,下面没有了……

    手把手地教你,教你放几克油几克盐几克糖,几克酱油,甚至具体到酱油是几克老抽几克生抽?

    太天真了!

    这是蒙混人的东西么?

    且不说章老存不存在被蒙混的可能,就仅以这份菜单而论,许广陵凭直觉判断,它不是蒙混人的,而是很可能真的把那份什么“秘制红烧肉”的所有的秘诀都说了,就在那几个字里!

    至于说其它的什么“基本”工序,拜托,人家好歹是“御厨”诶,让人家一笔一画地详详细细地写出那种东西,这到底是侮辱人家的水准还是侮辱人家的人格呢?

    那种“随便找个厨子来都懂”的东西,你叫我详详细细地写下来?

    滚!

    所以,这份出自御厨之手的这份御膳单子,就这样了!

    不过也可能,这份菜单的主人是个高冷又或者有点怪癖不多话的怪老头,所以在菜单里才这么简省?许广陵抱着这样的想法滚了下鼠标滚轮,于是菜单子切换到下一份。

    笔迹不同了!

    菜单换了份主人,而且这一份是用钢笔写的,纸好了很多,字也工整不少。这一份,从字迹来看,至少有高中生水准。

    许广陵看过去之后,下一刻,他狠狠地闭了下眼睛,然后再睁开。

    他没花眼,他也没看错。

    这份菜单的标题是写在左上角的,“炮猪蹄”,然后底下如同是写信一般的正,嗯,这里指的是格式,而信,不,这份菜单的正内容么,就五个字,甚至连标点都没有的。

    “蹄瘦,三同煮。”

    居然比刚才那一份还要更简省,更简单!

    蹄瘦。

    是表示猪蹄瘦呢还是专门挑瘦的猪蹄?

    如果说这个方面可以通过简单试验就能试出其真实表达的话,那后面的“三同煮”,谁能告诉他,这是个啥意思?

    有点愣神地看着这第二份菜单,许广陵一时间,感到简直是无言以对。——这就是御厨的菜单子啊?长见识啊,真是长见识!

    太长见识了!

    ==

    感谢“已疯不觉”的推荐票支持。这个id,不明觉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