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85章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3
    做完这一切,许广陵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

    这下是真的要活动一下了,之前一时心神沉浸,在电脑前呆坐的时间有点长,如果不是这几天身体状况大为改善,而且眼见着正在向一种奇妙的方向转变,许广陵估摸着这会儿他的身体都快要僵化了。

    这时感觉上还好,但真的是保持一个姿态时间太长了!

    来到房间中间,许广陵祭出今晚才从陈老先生那得来的法宝,金鸡独立、长虹贯日、倒挂金钩、鹞子翻身,四招一式,然后左右互换!

    这一次再做,不知是熟练度又有了提升还是怎么的,许广陵感觉他对这四招的把握又深了一层,每一招,做起来的时候都仿佛牵动了整个身心的所有,以至于他的动作不知不觉地变得很缓很慢,但这只是外在。

    而内在,在外面缓慢的动作牵引下,体内的气血以一种许广陵无法形容的方式在汇聚、扩散,以及上下周流。

    譬如做金鸡独立的时候,明明整个身体的重力是压在脚心,气血也应该向这里汇聚才是,但偏偏的,这个时候,许广陵感觉头顶在发麻、发热,而头顶周围好些地方,在极其细微地突突突跳。

    就好像壶里快要烧开了的水,在微微咕嘟嘟地冒小细泡一样。

    以至于许广陵都有点沉醉,想就保持这个动作不动,等着那水进一步“烧开”。

    但事实上,这只是属于心中一闪而过的胡思乱想,虽然动作在不知不觉中放得很柔、很慢,但下一刻之后,许广陵依然是毫无迟滞地进入了第二式,长虹贯日。

    然后奇妙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这个动作是整个身体在两只手臂的牵引下,无限向上。

    今天晚上在章老书房里许广陵第一次做着这个动作的时候,他是两只手掌心发热的,头顶微微有点热感,但不明显,而这时,两只手掌心却是奇怪地发凉,就好像伸入了冷气中一样,但与之相反的是,不论是他落在地上作为支撑的那只脚,还是抬起来虚悬在半空中的那只脚,脚心都在极其地发烫!

    整个情况,好像是从手掌开始,天上在下雪,落到手掌上,发凉,然后那些雪花顺着手掌、顺着手臂、顺着头顶等部位,向下落去,融化在身体里,化成水,而且是温暖的水,一点一点地汇聚到两只脚心去,等到了脚心的时候,却已经变成了热水!

    许广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应该不算异常!

    因为自学会这一式开始,连学的那一次都算上,满打满算,他也才只是练习四次而已,就算出错,又或者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就发生吧?

    所以这应该是正常反应!

    而且,不管凉也好,热也好,虽然略有点奇怪,但给他带来的感觉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很美妙,很舒服!

    再则,不管是凉也好,还是热也好,都带来了另外一个效果,那就是让许广陵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身体内气血的流动,换言之,他开始能够感觉到,在每一个动作之下,体内的气血,是从哪里,流动到哪里。

    他的身体,从某种意义来讲,正在变得“透明化”。

    然后结果就是,外面的动作牵引着身体里气血的变化,身体里气血的变化又在微妙地纠正或者说调整又或者说引导着外面动作上的变化,直到两者渐渐地,如歌曲创作中的词曲一般,开始相辅相成,交相共舞。

    许广陵感觉他现在不是在活动身体,而是在弹琴,在倾心倾情也倾力地演绎着一首极令人沉醉的歌曲。

    以至于歌曲已经演绎完了,他还在沉醉之中,沉醉在之前歌曲的美妙意境里。

    结果就是,许广陵以金鸡独立的姿势,这个既是开始也是结束的姿势,在那里站立了好久!久到多长呢?久到许广陵身体里的气血,一点一点地走向平复。

    滚烫的手心脚心头顶心,基本恢复正常时的状态。

    回过神来之后,许广陵无意识地吁了口气,却足足有几十秒甚至是将近一分钟的时间,然后,然后什么呢?神清气爽!——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形容词好形容的了。

    而此时的许广陵也只有一个想法,在欠了章老的大人情之后,他可能又欠下了陈老先生一份不小的人情。

    这看起来似乎极为简单的四招一式,不简单!

    但他最多也只知道不简单,具体不简单到哪里,许广陵却是不知道的了,也无从判断起。不过这也不重要。

    活动结束,许广陵再次看了看时间,三点半!

    之前心里已经有所预期,但真的看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许广陵却还是有点咋舌或者说愣神,因为正常来说,按之前的经验计算,那四招一式反复两遍,大概也就六分钟到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但这一次,他多花了至少三倍的时间!可能是,在动作上多花了一倍多,然后最后的傻站,估计也是站了差不多有十分钟。

    时间过的真得很快啊!

    许广陵再次感叹,因为一夜又这般过去了!

    不过这一夜,算上前面的晚上,这八九个小时,许广陵真的感觉收获了很多。如果以后每一天都能如这般地度过,那就很充实了!不过这大概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许广陵笑了笑。

    现在是三点半,四点出发去公园也不迟。通过这几天的情况来看,章老每天到达公园的时间差不多是固定的,前后相差不超过五分钟,而他若四点出发,一路小跑,到达公园的时间应该就是比章老略早那么一点点。

    也因此,许广陵也决定了,以后正常来说,他就把早上的出发时间,定为准四点,在此之前,要留下十分钟的准备时间。换言之,他的时间安排,可以安排到三点五十。

    以今天来说,他还剩下二十分钟的时间。

    这二十分钟,可以做点什么呢?查资料什么的是不会了,看书的话这点时间也太短,活动的话才活动过,而且四点就是大活动,那么,上床躺会?

    还是太短!

    最主要的是许广陵现在对自己的睡眠情况不是很清楚,那天晚上的异变给他带来的影响应该还在持续着,至少在睡觉这一项上,是影响很大的!

    在床上躺下之后,许广陵不能确定,他会不会睡着!

    也因此,床不能上。

    然后,再一思虑,许广陵就想起了章老送给他他却还一直没来得及看的菜单子。

    ==

    感谢“问道九霄”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