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84章 负阴抱阳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2
    苏轼继被贬黄州之后,晚年又陆续被贬惠州、儋州。

    惠州也就是古代“岭外音书断”的岭南,儋州么,呵呵,四望皆海,实在是个吃海鲜的好地方,而且以大宋那时候的环境来看,绝对是纯净无污染的。稍有点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以那个时代的条件,来到这里,基本是十死无生,有去无回。但有得海鲜吃,也不错了,是吧?

    在黄州,苏轼写“此心安处是吾乡”。

    在惠州,苏轼写“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在儋州,苏轼写“他年谁作舆地志,海楠万古真吾乡。”(南)

    乡是什么?

    乡就是家。

    家是什么?

    家是可以安心的地方。

    在境遇最不堪的时候,在最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从苏轼的作品里,流露出了生命的最强音。——没有什么,可以把他打倒。

    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个例呢?

    不是。

    在许广陵刚才查找的那些名单中,不能说所有人,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而为什么要加一个基本上呢?是因为如老子那样的,生平如谜,无从判断。

    但从其所留下的《道德经》看,呵呵。

    这一群人,从外在功业来说,千差万别,有的无功无业,有的则是帝王之身,而且首尾两位图书管理员相映成趣,许广陵不知道章老列名单的时候是不是有意这么列,大概不是,章老先生应该没有这种恶趣味。

    但他们的内里是一样的。

    那就是都有一种健壮的令人羡慕以至于嫉妒的生命状态。

    风吹不倒,雨打不破,雪压不折,霜欺不灭。“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无论风雪如何摧迫,待太阳一出,依然万里晴空。

    而总结出这一点之后,许广陵对于章老为什么给他端出这样的一盘“开胃菜”,已经是了然于心了。也正是明悟了这一点,在此时的许广陵心中,真正是把章老先生当成了自家长辈。

    非养即道,古来贤者多如此。

    那天在书房里,章老先生这样说道,这也是他对许广陵的考验。当然,与其说是考验,更不如说是提醒,又或者期待,这从他后面的“十天不算早,十月不算晚,哪怕是十年也不算迟”这句话就可以明白地看出来。

    许广陵当时没明白这句话中的意思,只简单地认为章老是让他不用急,现在他明白了。

    他也知道,该怎么对出章老出的这个上联了。此时已经不用思索,一句话自动地浮现在许广陵的脑海里,然后在屏幕新建的记事本上,他把这副对联打了出来:

    非养即道,古来贤者多如此;

    负阴抱阳,今之大家应一般!

    以强健的生命,昂扬的精神,以及颠扑不破的意志,来淡然地面对外界的一切顺逆!

    负阴抱阳!

    这就是许广陵对于章老的回答。

    梳理出这其中的根本脉络之后,许广陵的情绪并没有就此平复,有一种激荡在内心涌动,想要发泄,而略一凝思之后,许广陵便推开笔记本,再次取来稿纸。

    没有思索,没有推敲,而完全就是顺着此时的感觉与情绪,许广陵笔走龙蛇,在纸上落笔,大约仅仅三分钟之后,一首新的曲子便又已告就。

    这首曲子,许广陵没有填词,也不准备填词,因为它不适合唱,不论是节奏还是内容。

    单以节奏而言,有的地方因为情绪太激荡了,所以比较高亢,又有的地方又太过低沉,填上歌词的话,很难有歌手能完整地把这首歌唱出来,那太考验歌手的嗓子了!就算有这样的歌手,许广陵一时半间地也找不到。

    而从内容上来说,再怎么填词,以“唱”的方式来表现的话,对这一首曲子所表现的内容来说,终究还是有些失之轻佻。

    所以这首歌,有曲无词。

    但没有唱词,不意味着它不可以有念白的词。

    这次就有了思索,在心里酝酿了一会之后,许广陵以这首曲子所涉及的那些名单的顺序,为曲子从头到尾所表现的每一个人,安排了或长或短的念白又或者对白。

    这些念白或者对白,有的安排在相应的曲子前面,有的安排在后面,也有的穿插在其中。总之,根本的原则是以曲为主,以词为辅,词的安排不能影响曲的表达,只能是锦上添花,不能是喧宾夺主。

    以至于有一段,许广陵写顺手了,写完之后,感觉那“花”相当不错,单独来说,他是比较欣赏的,但和那一段曲子一配,却是有点喧也有点夺了。

    推敲了一会,许广陵发现那对白不宜删减,一删减就没了应有的味道,但和那曲子又真不配,所以他也学着某有名雕塑一般,一咬牙,直接把这段相对来说很出彩的对白给喀嚓掉了。

    如此这般之后,把整个曲子配上辅词在脑海里初步演绎了一番之后,发现再没有什么不谐,许广陵的第二首歌曲,也便这般定了下来。

    编曲相对来说比第一首更简单,因为这一首在一开始许广陵便已决定了,全用华夏乐器。

    但从水准上来说,这一首,要超过之前那第一首《大梦千秋》的。

    这倒不是短短几天,许广陵的创作水平又大有提升,同样也不是他此时的状态比那一天更好,而是这一首,旋律的情绪表达,基本都来自于所描写的那些人物本身。

    所以,怎么说呢,这一首,许广陵是“狐假虎威”。

    而这一首的名字也根本不用考虑,是在一开始就定好了的,也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命题作”。翻到稿纸起头,许广陵在上面写下了“圣贤之路”,接着又在后面缀了个2,表示这是第二首。

    然后,收起纸笔。

    圣贤之路!

    这就是今晚的收获了,也是最大的收获。

    藉心神之旅,许广陵跋山涉水,和名单中的那些人物一起,感受喜忧,经历沉浮,一番又一番之后,虽精疲力尽,但自觉收获良多。具体的收获无以言之,但有一点,却是许广陵当下,就明显感受到的。

    那就是之前,接收了那几个梦中的东西,许广陵感觉,是自身还算不得强壮的肩上担上了相当的一副担子,虽然没有压垮他,但还是让他感到有点沉重。

    而现在,他感觉自身瞬间化作了一座大山。

    而之前的那很沉的负担,现在看来,不过就是几块小小碎石而已。

    ==

    感谢“传坤”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