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81章 放松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20
    金鸡独立、长虹贯日、倒挂金钩、鹞子翻身,四招共一式。

    许广陵为自己之前的决定点了个大大的赞,那就是没有自作主张、自以为是,从网上下载五禽戏又或者那什么八段锦之类来习练,以作为间歇活动时的散手。

    虽然还没有接触那种东西,但许广陵已然确信,它们不可能比陈老刚才教的这个东西更好!

    身体的感觉不会骗他!甚至,许广陵都感觉,这短短的小四招组成的一式,比那个太极拳都还要更好的样子。因为刚才,就这短短的时间,连五分钟都不到,他的全身上下,好像都已经被活动透了,此时,全身气血沸腾,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好像被涤荡了一般,并且仍然正在被涤荡着。

    但此时身体气血的沸腾,又和跑步什么的之后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甚至和早上打太极拳之后的感觉也不太一样,让许广陵自己来说,就是现在的感觉,是最好了!

    他没有喘粗气,他也没有冒大汗,但身体内部,上下内外,偏偏都是暖暖的,好像正泡在温泉里一样,而且那温泉,还正在潺潺缓缓地流动着。

    这个时候,许广陵只想坐下来,静静地体会着身体的这种感觉。

    他的愿望也很快得到了满足。

    章老用托盘端了三杯茶进来,许广陵这才知道刚才章老居然是泡茶去了,而且还有他的一杯。这时见状,他赶紧快步上前,从章老手里接过托盘,然后放到书桌上。

    其实就那几步,他接不接都一个样,甚至这般接了,还有一种“假殷勤”的感觉。

    但章老没有阻止,相反还呵呵笑得很慈祥,任他接过。

    接下来就是三人继续落座,然后一人手里端了一杯茶。

    茶水并不太热,估计倒出来时也就七八十度甚至只有五六十度的样子,此时端在手里正好。许广陵并不常喝茶,之前说过了,他买茶叶,也买好些样的代茶饮,但加入水杯中仅仅只是为了祛除白开水味。

    这时正儿八经地喝着“茶水”,许广陵认不出茶叶的种类,但啜着微微苦涩的茶水,鼻尖闻着淡淡的清香气息,再看着茶叶在杯里一点点散开,却感觉相当不错,心底,有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这种感觉甚至是他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里,也没有体会到的。

    而此时,他是在章老家里,并且还是第一次登门。所以说呢,感觉很奇妙,奇妙到让许广陵都有点疑惑。——那种很舒心、很宁静的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

    古人有词语道“宾至如归”,许广陵感觉他也不是宾,没有那么隆重,而且也没有什么归的感觉,总之呢,就是很舒服。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许广陵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这个理由。

    啜茶期间几乎没有说话,一杯茶完,章老主动赶人:“拙言,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到这里吧。明天要是没事的话,还像今天这样过来?”

    “好!”许广陵起身应道。

    “九点多了,拙言,要不我让人送你一下?”章老道。

    “不用了,我小跑也不过就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正好路上还可以活动一下。”许广陵连忙道。

    “也行,那你当心,尤其是拐弯路口,千万注意,晚上车不多,但是人也不多,有些司机开车就不是很注意的,所以要比白天更小心一些。”章老如交待小孩一般,殷殷嘱托。

    许广陵半分不感其烦,只觉温暖,当下便点头笑道:“我知道的,章老,您和陈老也注意晚上早点休息。”

    “这一点我们两个老家伙比你要注意的,好了好了,不啰嗦了,拙言,你去吧。”章老故作不耐烦地挥手说道,也顺便站起身来。

    许广陵不敢要两位老人送,但两位老人还是把他给送到了门口,并且也有言:“这是拙言你第一次登门,所以才有这待遇,明天开始就没有了,来的时候,拙言,你自己开门,走的时候,也自己走,顺便把门带上。”

    许广陵当然点头称是,然后告辞,出大门时和两位武警大哥都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路小跑回家。

    回到家先是冲澡,然后在房间里把陈老先生教的四招一式又练了会,金鸡独立有左右腿之分,所以他就把这四招一式给完整地过了两遍,然后就躺在床上,放松着身体,当然也放松着心灵、意识以至于气息,总之整个身体内外,都不自觉地呈现出一种极度放松且安宁的状态。

    就在这种状态下,许广陵任体内气血由沸腾状态一点一点地缓慢平静下来,当彻底平静,手心、脚心以及头顶也都不再发热之后,许广陵方从床上起身,而下床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爽!

    似乎比沉酣大睡几个小时,还要更精力充沛、神清气爽。

    然后接下来许广陵便是如往日一般地来到书桌前,打开笔记本,就像之前对章老所说的那样,把章老所问的那些问题,一个一个地搜索查找,与此同时,许广陵也拿过纸笔来,仔仔细细工工整整地记着这一晚的“课堂笔记”。

    正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哪怕记性再好,许广陵也不敢保证把章老今晚所教所问的东西,都长久地记得清楚,一点不忘。所以还是用纸笔记下为妥当。

    再说了,这才是第一天,后面还有呢。

    想到这里,许广陵其实也是略有点疑惑的。——章老,对他似乎有些太好了点吧?

    除了投缘、很投缘之外,许广陵也只能暂时将之归因为,或许老人家确实如其所言,有点寂寞?毕竟,就算再怎么有身份,从今晚所见,其家人子女也确实都不在身边,感到一些清冷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查找的时候许广陵渐渐地就感到了一些惊奇。

    章老教他的、问他的,似乎并不都是一些大路货,因为不少东西,许广陵在网络上居然查不到,或者虽然能查到,但查到的只是一些疑问,而并没有答案。

    甚至就连今晚章老所讲的最根本的一点,高血压对人的影响,网上的答案,或者说目前普通大众以至于一些医生之类的对其的认知,也和章老所说的并不太一致。

    但许广陵也并没有太在意这点“小小区别”。

    他直接地将之判断为:“章老是专业的,网上的这些是大众的。所以两者间存在一些差异,很正常。”——就这样,许广陵又失去了发现一个真相的机会。

    当然了,事实上,发不发现,也无所谓。

    ==

    感谢“坠落在天堂”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