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79章 散手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9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被章老接二连三地给问了出来。

    有的是新问题,别开生面,而有的,则仅仅是就上面的问题而进行的引申,各种方面的引申,以及各个层次的引申。但这些问题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它们都是以前许广陵所没有接触过的,都是全新的。基本上任何一个问题,对于此前的他来说,都是未知。

    所以他答得也越来越没有底气。

    因为好些时候,他对某个问题仅仅是靠“直觉”而答,但在此之后,章老有时就可能是对这个问题进行一系列的引申,然后他就必须以前面的回答为基础,一个劲地继续下去,要么全对,一片辉煌,要么全错,一片叉叉。

    偏偏章老对这些回答,是一律的不置可否。

    没有赞许,没有不满,没有告诉他是对的,也没有告诉他是错的,章老只是一个接一个问题地抛出来。

    这让许广陵都有点怀疑,他回答得正确与否可能一点都不重要,章老或许仅仅只是想从他的这些回答里得到某些东西,或许是思维方式,或许是知识的广度深度等,总之,答案反而是无所谓的。

    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

    他能做的,还依然只有尽力地判断和回答,一直回答到似乎都有点冒虚汗了。

    然后章老停了下来,并道:“好了,就到这里了。”

    许广陵一时间如释重负,甚至微吁了口气。

    见此,章老便笑,陈老先生也笑,两位老先生都很亲切的样子,也让这个书房里此时充满了一种相当温暖的气氛,然后章老道:“拙言,怎么样,对这些东西感不感兴趣?说实话。”

    “章老您的教导太高明了,晚辈实在很难不感兴趣。”许广陵微微有点苦笑着道,“不瞒章老说,今晚回去,我可能会在电脑前坐很长时间,不把您刚才问的那些问题查查,了解一下答案,晚辈就是躺床上睡觉,估计都是睡不着。”

    章老先生要是知道许广陵现在基本上是头一靠枕,三秒入睡,就会知道许广陵的这话是怎么样的一种称赞了。

    但就算不知道,听了许广陵的这个回答,他也依然还是哈哈大笑。

    这也是自认识以来,许广陵第一次看到章老先生如此爽朗地开怀大笑,真的,章老确实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甚至都能说得上是“极开心”,笑了好一会儿,章老才道:“坐很长时间?这不好。拙言,哪怕你还是年轻的棒小伙子,也是要注意身体。”

    不过才说完这话,他就又恍觉什么似的摇了摇头,学许广陵刚才一般苦笑,然后道:“不过,随你了,谅也没什么事,只是平常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不能太过马虎大意。”

    许广陵自然只能是点头,他并没明白章老此时摇头、苦笑以前话语前后不一的缘由,只当是老人家出于关心晚辈身体又体谅年轻人性格的正常反应,接下来,他却是顺势地请教起了问题。

    他最近几天频繁想到的那个问题。

    “章老,陈老,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在电脑前坐久了,我经常也会起来活动一下,最近几天有时我也想从太极拳中抽出几式来作为活动的招式,但总感觉不太对味,不是很适合的样子,章老,陈老,不知你们有什么建议?”许广陵这时把陈老先生捎了进来,总不能让这位老人家在这里一直陪他听课嘛!

    他捎对了。

    章老先生直接站起身来,边起身边道:“拙言,这个方面老陈比较拿手,你听听他怎么说。”

    陈老头隐秘地递给了章老先生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许广陵则是站起身来,目送章老离开书房,才转对陈老先生恭敬说道:“陈老,还请您指教!”

    陈老先生大喇喇地坐在太师椅上,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小许,你自个对这个东西是怎么理解的?为什么要起来活动?”

    “一直坐着对身体不好吧,应该是气血流通不畅?或者还有身体姿势的原因?”许广陵道。

    陈老先生又点了点头,颇为高冷地道:“三点,一,气血,二,骨头,三,关节,但是归根到底还是气血,后两者都是细枝末节,也可以说是旁门左道。”

    说到这里,老先生便站起身来,一手垂在身侧,单手背在身后,缓缓走了几步,然后转过身来对许广陵道:“小许你的感觉是对的,太极拳用到这里,是大材小用,是斧头切菜,不是不能切,也不是一定切不好,只是毕竟不适合。”

    顿了顿之后,老先生道:“适合的么,也很简单,就几个姿势,可以单独做,也可以联合起来,小许你跟着我做就可以了。”

    在章老先生示意下,许广陵走过去,站在章老身边,略有几步远的地方。

    陈老先生缓缓抬起一只脚来。

    许广陵也跟着做。

    “这个姿势,小许,不用我多说吧?”陈老先生并没有转头,只是淡淡说道。

    许广陵点头,然后道:“是。”

    这个姿势确实不用说,“金鸡独立”,别说太极拳中起承转合时有用到这个姿势,就是接触太极拳之前,许广陵对这个姿势也是相当熟悉的,因为很多地方都有见到过,也听说过。

    “一只脚站立,是这个动作的基本要求,然后在这个动作的基础上,就可以有其它很多的变化。”

    陈老先生缓缓说着:“比如,把脚跟微微踮起,注意,只是微微踮起,脚跟不着力,但是也不要把重力只压在前半脚掌,更不要只压在脚趾上,这里面的讲究很细微,极重火候,毫厘之差,便是面目全非。小许你可以仔细体会一下,然后告诉我感觉。”

    许广陵就试了。

    然后他就发觉,脚跟踮起容易,不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脚趾让脚趾来承受也容易,但是,“不要把重力只压在前半脚掌?”这好像已经是惟一的选择了吧?

    好在,话说不清楚、理论一时无法理解的地方,可以通过动作来试。

    而且陈老先生也说了,这里的讲究很细微。

    ==

    感谢“飞虎19740813”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