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76章 非养即道,古来贤者多如此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7
    继老子、庄子、范蠡、张良之后,章老继续列举一个一个的人名,大抵是依照朝代的顺序从前往后,直到最后,列举到了近代的那一位图书管理员。ΔΔ网『.Δ

    这也是章老列举的最后一个人名。

    从图书管理员开始,到图书管理员结束。

    这中间,每次提出一个名字之后,章老基本都是那一句:“对这个人,你怎么看?”

    许广陵能怎么看?

    臧否圣贤?其实真要说的话有很多可说的,对这些人,许广陵基本上还都了解一些,其生平事迹、其身后评价之类的,但这种点评非凡人物的行为他一般不做,原因就一个。——以什么立场来点评?

    所以此时,他大概都是简单说上那么一两句。

    但并不敷衍,说之前,许广陵都有认真思索,也确实是认真地总结了那么一两句,虽然不涉及褒或贬,但从总结的角度来说,应该还算是合格的。

    而章老的反应是一律点头,然后继续问下去。

    一个接一个。

    直到最后,将所有要列举的人名都列举完了,也听完许广陵的回答了,他才又道:“拙言,对联这个东西,你听说过吧?”

    “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许广陵道。

    章老便笑,陈老先生也是微笑,盖因这正是传说中历史上的第一幅对联,算是对联的“开山怪”。

    当然严格来讲这只是对联里的一种,“春联”,后蜀孟昶题了这一副对联之后,在历史上,这种格式的字,被玩出了很多花样,“诗词曲联”,诗、诗余(词)、曲、对联,算是古代韵律字里的四大花旦了。

    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唐伯虎与“对穿肠”玩的,就是这个东西。

    “听说过就好。”章老笑道,“那我今天也出一个对联,拙言你有兴趣的话不妨试着对一下,当然不必在今天对,以后什么时候都可以。”

    顿了顿,章老缓缓念诵道:“非养即道,古来贤者多如此。”

    养,养生家,道,道家,听到章老所出的这一个上联,之前一个一个列名时,许广陵隐隐感受到的东西这时便陡然地被这句话所贯穿起来,一时间,竟让他有一种震惊又或者醍醐灌顶的感觉,总之,一个抖擞,或者说一个激灵。

    这个对联,从格式上来讲的话,很简单。

    真要对的话,许广陵随随便便就能对出十条八条来,而且就是这个时候,不过五分钟!但既然明白了章老的用意,他自然不可能随意瞎对,可以说,章老先生之前的那些询问,就是那些个“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并非真的询问,并非考试。

    真正的询问和试卷,在这儿呢!

    这个若是答不好,他如果还是和之前那样随意泛答的话,那可就真是降低印象分了!

    好在,章老给他留下了时间。

    这基本上算是开卷考试了,而且是不限时的。作为曾经的好学生,许广陵还是有信心能够把它给答好的。

    许广陵并不打算逞能,在稍后又或者临走之前什么的,把这个对联给对出来,那样的话,章老估计不是欣慰,而是失望了。——有时候,答案并不重要。

    又或者说,关键并不在答案。

    而是追寻答案的那个一个过程,以及过程中的收获。

    这一份试卷,在许广陵看来,大体就是如此。当然,这也只是许广陵自己的认为,究竟章老本人是否这个意思,就不知道了。

    这时许广陵只是点了点头,道:“非养即道,古来贤者多如此。章老,我记下了,回去后我先查找一下资料,再想该怎么对这个对联,请您给我一点时间。”

    “不急,十天不算早,十月不算晚,哪怕是十年也不算迟。”章老笑呵呵,把开卷时间直接给近乎无限延长了,“好了,这算是开胃菜,休闲话题,我们来说点正式的。”

    开胃菜?

    休闲话题?

    许广陵只想说,就只是这个开胃菜,便已经让他有一种刚刚饕餮了一番的感觉。

    章老的提问或者说思路,直接给了他一个全新的视角,让他从这个方向,去观察历史,观察古往今来那些名贤人物。还是那句话,答案不重要,甚至章老的这个总结正确与否,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条线索。

    提起来,抖一抖,应该是能抖出一些隐没在历史长河之下的东西的,而那些东西,在字里,在历史记载中,是看不到的。

    一个个人物,如同一根根线条,这些线条如果有交汇,那个“交点”,是能够找出来的。分处于不同的时间、不全面以至于真假难分的字记载,都是阻隔,但章老提供的思路,是一条辅助线。

    一条辅助线可能不够,但辅助线本身,也同样是一种思路。——有一条,就可以有第二条、第三条……

    许广陵不知该如何向章老表示感谢,而此时他能做的,也只是恭敬而听。

    如果之前的这个,真的只是“开胃菜”,那章老的“正菜”,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拙言,听说过‘内经’这本书么?”章老先生此时这般问道。

    “黄帝内经?”许广陵道。

    章老点头。

    “听说过,也看过一些关于黄帝内经的综述性介绍,但这本书,我没看过。”许广陵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在好几个图书馆里,他都是有看到这本书的,但因为早早就知道它是一本医学典籍,所以从没有生出翻它的意思。

    章老笑了笑,起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然后走了回来,递给许广陵,“拙言,喏,你看下第一节,重点是我标出的那一小段。”

    许广陵起身,伸两手接过,低头看去,却现正是《黄帝内经》,而待翻开章老所说的第一节,就看到了用铅笔在底下划线的那一段——

    岐伯曰: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丈夫八岁,肾气实,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鬓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去。

    肾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五藏盛,乃能泻。今五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

    ==

    感谢“小小中医”的推荐票支持。

    话说,看这本书的书友们,有能替许广陵把那个对联对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