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72章 认门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刚才书友“sekk”在书评区反应:道德经,老子五千言,一分钟写三个字,需要27.777小时。

    我表示,囧。

    学好数学果然很重要啊!:))

    ==

    早上几点起床比较好?

    其实这个问题对现在的许广陵来说毫无意义,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大灰狼想知道胡萝卜要怎么煮才更好吃一样。——哥,你吃那玩意儿吗?

    直到现在,许广陵都还晨昏颠倒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调整过来。至少目前阶段,这个问题,他真是毫无知道的必要。但这终究也不是正常状态,或迟或早,总是要回到正常状态来的嘛!

    所以这时,他就顺口问了一句。

    在许广陵想来,章老多半也是顺口回答一句。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听了他这一问之后,“早上几点起床比较好?”章老先是这般重复着说了一遍,然后和陈老先生交换了一下目光,再之后,才缓慢却并非迟疑地对许广陵道:“拙言啊,这个问题……”

    “小许,这个问题很复杂。”陈老先生插嘴说道:

    “早上什么时候起来比较好,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很多个问题。因为早上什么时候起来,关系到晚上什么时候睡,还关系到,比如说中午,有没有午睡。此外还关系到,这个人的身体,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健康状态。然后还关系到,这个人白天吃了什么,尤其是晚饭,吃没吃,吃多少。然后这里还关系到晚饭到底吃不吃好,吃多少好,吃什么好。”

    许广陵简直都听傻了。

    老人家,有没有这么复杂啊?

    但是听完的同时,他基本上也理解了,可能——

    还就是这么的复杂!

    那怎么办呢?

    而就在这时,章老说话了:“拙言,你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很感兴趣,其实也不是,许广陵会想到问这个问题,仅仅只是因为切身关系嘛!所以才有当无地问了一句。但这时面对章老先生的这个问话,他当然不会说我不感兴趣。

    于是接下来,许广陵点头,然后道:“是的,章老,我想了解一下。”

    章老便笑得很温和,也很有点灿烂的样子:“这样吧,拙言,老头子我以前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的医学,自问对这些东西还是略有一些发现以及心得的,你要是不嫌我老头子烦的话,抽点时间出来,让我老头子给你上几节课?”

    而听了章老先生的这话,许广陵便是很吃惊了,受宠若惊的那种,“章老,这太麻烦您了吧?”

    这话真的不是简单的客套,而是许广陵确实如此认为。

    “有什么麻烦的,我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整天闲着没事干,连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你要是能听我啰嗦,我老头子还不知多开心呢!”章老笑着说道。

    扯,老人家您就扯吧!

    连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您身边的陈老先生不就是么。

    再说了,您的这话,是把我当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盆友啊,以您老的见识气度,呵呵……

    “长者赐,不敢辞,晚辈先谢过章老!”许广陵认真说道。这虽然不是送什么东西,但又要胜过那些太多了,许广陵心中是真的很感激也感动的,“就不知章老您一般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老头子一天到晚都有时间。”章老笑呵呵,“不过小许你的时间估计就很珍贵了,毕竟年轻人嘛。这样吧,晚上?拙言,你可以来我家里,也就在附近,不远的,一晚上拙言你也只要腾出个把小时就差不多了,如果时间不够的话,还可以更短!”

    得,为了收个学生,老人家也是蛮拼的了!

    许广陵不知道具体因由,但听了这话,那真是感动到不行,本能或者说直觉告诉他,章老先生确实是对他很亲厚,再说了,他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好图谋的?而排除了这一点,也只能是章老先生“看他很顺眼”这一个原因了!

    所以许广陵此时就把感激化为有点低三下四:“那,章老,我晚上六七点这样过去?或者晚一点,八点?”

    看到许广陵此时的态度,章老两眼都快要眯成线了,连连点头,“行,都行!拙言你什么时候有空,都可以过来,就是白天也可以,不过白天的话最好提前给我老头子打个电话,因为有时我不在的。等会儿早餐后,拙言你先跟我过去,认认门。”

    许广陵同样连连点头,然后也顺便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

    两人身边都没有手机电话的,许广陵虽然有手机,但几乎从来没有把手机带在身边过,至于章老先生么,老人家同样两手空空。甚至看到许广陵没带手机,章老先生都笑了笑,那笑容中莫名地似乎有什么嘉奖又或者认同的味道。

    又或者,许广陵感觉自己是看错了?

    但这只是小事了。

    今天早上,是章老先生先打拳,然后陈老先生打,最后许广陵打。许广陵认真地观摹学习着两位老先生的打拳,然后在他打拳的时候,两位老先生不知为何同样看得很认真,三人倒真的似乎有一种相互学习的意味。

    接下来就是惯例的早餐。

    许广陵仍然是两个素包子,事实上这个摊子上的素包子并不小,单从直径来说,有一般馒头那么大的,两个素包子,基本也能抵一个馒头了,然后还有馅。

    但是今天早上,他的这个饭量,还是被两位老人家再次地说笑了一番。

    而后,饭后,就是散步,并且一直散到了章老的家里。

    来到小区的时候许广陵就不小地惊奇了一下,因为以前他从没见过一个小区周围会有那么多的树,又或者说绿化,而在进入小区的时候,章老先生指着许广陵对门口敬礼的武警道:“小赵,这是小许,你记一下,他以后会经常过来。”

    武警的反应是转过身来,对着许广陵又敬了一个礼。

    说真的,许广陵这时还真的有点措手不及的,这个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过,也不知是不是该还个礼什么的,而下一刻之后,他只是对着武警道道:“赵大哥好!”

    那武警点了点头,表情很认真。

    进入小区,许广陵就更惊奇了,一句话,他从没见过建筑密度如此之小的小区!那么大的一个小区里,就几栋建筑?这差不多是在市中心啊,而且是省会城市的市中心!

    富?贵?或者兼而有之?

    章老的身份问题,于此时自然而然地闪现于许广陵心头,但片刻之后他也只是淡淡一笑。

    这是一位待我亲厚的老人家,如此而已。

    ==

    感谢“醉里流年”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