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71章 乾坤容我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4
    没有毛笔,否则许广陵这时一定会练会儿字。

    但其实笔记本打字也是一样的,效果虽然肯定要弱不少,但也不会毫无用处。许广陵回到书桌前,在屏幕上又建了个记事本,然后把老子的《道德经》从头到尾给默打了一遍。

    这次他刻意放慢了速度,如果说现在的正常速度是一分钟三百字,而这时打着,却是一分钟三……三个字。

    待八十一章的道德经打完,许广陵心头的躁动终于完全地、彻底地消去,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从身到心,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仿佛有千斤万斤重担,从身上卸下。

    也确实是这样的。

    梦,又或者说那晚的际遇,给许广陵带来的是什么呢?

    有没有什么不测的后果且不说,就以眼下所表现出的东西来看,是把许广陵从原先的,人生只有有限几条路的选择,变成现在上下左右,几乎是立体的全方位的三百六十度的处处是路,而且其中的任意一条,似乎都是通向无限的灿烂辉煌。

    好不好?

    好。

    但是太好了!

    然而前几年的读书,许广陵虽然只是出于逃避下的选择,但那些书终究不是读假的,而结果就是一点点地深受熏陶,对这个“太”字有一种本能的敏感和警惕。也因此,现在,当发现身边前后左右似乎有无限的道路在展开时,许广陵只想到了一句话,“我想静静。”

    好也罢,坏也罢,怎么都好,但请先容我静一下。

    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以前在一个寺院的廊柱上,许广陵看到了这样的一副对联。

    作为一个世俗中人,这个对联的后半句也就是“名利任人忙”许广陵其实并不是很欣赏,尽管他那时还是一种心丧若死的态度,并且对整个人生也是持极度的空虚和悲观,但这个句子仍然让他觉得与本心不洽。

    而这时,他却极想把“乾坤容我静”写下来,写成条幅,最好写四幅,挂在房间中,前后左右都挂一幅,以至于让他时时刻刻都能看到。——然后提醒自己,静一下。

    不管你做什么,想做什么,都先静一下再说。

    如果一下不够,就两下,如果一天不够,就两天,如果用“天”静还不够,那就用月,用年!甚至,直接去寺院或者道观中,在那里义工一段时间,接受一下出世的熏染。

    不然,启动之后,许广陵很担心他会停不下来,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终完全脱离他的掌控。而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结果也许不是他想看到的。

    仅以目前来说,名,许广陵并不在乎,利,许广陵也并没有多少的追逐之心,权、势什么的,同样如此。但许广陵还是有追逐的东西的,比如说,以“梦”为帆。

    以梦中的经历为资本。

    看看最终他能够成为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许广陵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一个诱惑,就像大灰狼看到了小红帽,小红帽看到了胡萝卜。而正因为诱惑太大,选择也太多,所以许广陵在此时本能地选择刹车。

    他要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然后再说。

    说是胆小也罢,说是怯懦也好,许广陵只是不想失去自我。尽管,如果“梦”还是如之前一般,一个又一个地卷席过来,许广陵很怀疑,他的“自我”,究竟会不会受到影响,又或者说,能真正地自我多久。

    他想去山野中,沐雨沐风,做一个采蘑菇的小伙计,这是自我吗?

    他想去弄点泥料来,烧烧瓷,这是自我吗?

    他昨天和今天在棋盘上纵横捭阖,并且都有打算下个月还要把评测继续下去,这是自我吗?

    他想做操作系统,他想做硬件,他甚至还想做点软件出来,这是自我吗?

    这些……

    都是他想做的。

    却都是来源于梦。如果没有那几个梦,这些东西,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去碰,不会想到去碰,也没有那个本事去碰。——而事实上问题也正在这里。

    梦,是仅仅只滋长了他的能力,然后这些能力,自然地引发出他的兴趣,还是……

    还是什么,那就有点细思极恐了。

    但许广陵神经其实还是颇粗大的,对那天晚上的遭遇,他已经越来越淡然起来,真正地已经在心里“祸福由之”了,根本就不会去作无谓的担心,他现在惟一的担心,也就是担心自己如一只老鼠掉进米缸里,然后吃得撑死而已。

    其它的么,呵,风来随风,云来随云。

    一篇道德经打完,许广陵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正好!

    事实上这有点早,但并没有早太多,于是许广陵关了笔记本,大约十来分钟后,第一次不是以慢跑而是以缓缓散步的形式,向着公园走去,来到公园外边的时候,也正是晨曦渐明时候。

    不知道陈老先生今天还过不过来,但章老应该还没到吧?

    来到熟悉的地方,许广陵一看,果然!

    于是他也没有先打拳,而是直接在边上找了块大石头,搞压腿呢。但其实许广陵没有压过腿,也并不知道其中的诀窍,这时纯粹地只是本能性地瞎搞。

    话说当两位老先生来到这里,然后看到许广陵早到的时候,两人老人家对视了一眼,章老脸上就挂上了一抹“你看!”的得意微笑。

    然后陈老头就吆喝了一声:“嘿,小许!”

    许广陵是背对两位老人家的,他可没有传说中的武林高手那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功夫,而且就算有,多半也不会施展出来。——这是晨练来的,还是搞监察来的啊?

    这时,听到招呼,他就转身,小跑着迎上去,其实就是来到小道上,那个旁观的老地方,然后待两老走近时,才笑着招呼道:“章老,陈老!”

    “拙言,今天来得很早?”章老问道。

    “刚刚到,也就十来分钟,今天醒得早了点。”许广陵“如实”道,然后他突然想起个问题,是前几天想问但是后来又忘了没问的,“对了,章老,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早上几点起床比较好?”

    ==

    感谢“求法”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