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70章 镇之以静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4
    不了,不再是了,他们充其量也就是“准大师”。

    从古代移到现代,他们的阶位普遍地都要下落一到两阶,如果说古代他们是业七业八的话,放到现在多半也就是业六这样,根本称不上是“一流高手”,而纵然在古代是业九,是巅峰级高手,放到现在也就勉强能混迹于一流而已,甚至都还有点软!

    为什么?

    因为时代已经变了。

    棋盘没有变,但是指导在棋盘上落子的理论已经变了,甚至不止是理论更新了,就是同一理论指导下,具体的招式应对,也都变得更精湛、精确、精妙了。

    这是什么?

    这就是日新,日新,日日新!

    而还有一点,不,两点,不,三点都不止,是那些古代的棋手们所望尘莫及的。

    一是现代棋手,任何一个象棋爱好者,只要想,就可以坐拥天下棋谱!古代名手国手呕心沥血倾其毕生之力成就棋谱一部,但那样的棋谱,对于现代的象棋爱好者来说,遍地都是!

    古代棋手,难得碰到一个棋友,一旦碰到个合适的,还不立马高山流水、桃园结义起来?

    现代呢?你朝计算机前一坐,几千万棋手,从业一到业九,任你挑!

    ……

    坐在书桌前,对着笔记本屏幕,许广陵思接千载,神骛八极,一时间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得自己仿佛已经是绝代高人一般,对世间这缤纷万象,好像尽在指掌,但这种胡思乱想才刚告一段落,许广陵的强迫症就又犯了。

    现在电脑上的这个操作系统,怎么看怎么不爽啊!

    然而胡思乱想归胡思乱想,强迫症归强迫症,不爽归不爽,许广陵头脑总算是没有发烧的,“看这个操作系统不爽,所以自己搞一个”,这般神奇的想法,许广陵倒还是没有的。

    事实上其实可以!

    之前的那个梦,给了他相应的知识资本。

    如果他愿意,并且把这当成一个真正的任务来做的话,建立一个工作室,花钱招纳一些人手,其实只需要普通的“程序猿”就可以了,然后他自己挑大梁,并把基础的任务一点点分拆下发,然后团队作业几年时间……

    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模块还是能搞出来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精益求精,如果能得到市场及国家方面配合的话,发展成一棵参天大树其实并非没有可能。

    但就这般以这样的一个东西捆绑住自己的一生?

    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事实上这也挺好的,不失为可以考虑的一条路,但对于当下的许广陵来说,一切,还都得再缓缓再说。

    不急。

    看看后续。

    如果真的有后遗症,不管是哪方面的,现在考虑这些,都是挺无谓甚至可笑的一件事。

    不过嘛……

    看着眼前正在运行着的这个操作系统,许广陵确实是很不爽的。

    就如同前些天的那个晚上,他从早上一觉睡后醒来,发现自身以及整个房间都是一片脏污,然后完全无法忍受一样。——这个操作系统,太臃肿、太累赘了啊,太多太多的东西,他根本就用不着啊!

    于是思量了一会,许广陵再次打开百度,依靠梦里的经历,也依靠不时的关联性搜索,许广陵打开了一个一个的网页,的有,英的也有,然后下载了一系列的软件、代码集。

    接下来,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本来空空如也基本没装多少软件的笔记本,硬是被许广陵变成了一个“工地”,对操作系统进行加工的工地。

    先是熟悉,但其实这一步没花太多时间。

    许广陵就如一条鱼,穿梭在熟悉的大海里,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的?“如鱼得水!”这就是许广陵现在的状态。

    是以,结果是,没需要多长时间,许广陵就开始加工了,而加工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卸、卸、卸,拆、拆、拆,所有用不着的模块、功能,俱皆被许广陵毫不留情地斫砍下去,就好像是一棵本来枝繁叶茂的大树,现在被许广陵操起锯子和斧子,锯锯锯,砍砍砍!

    然后,好好的一棵大树,变成光秃秃只剩简单几根枝桠了,而且这些枝桠也都多半被锯短了、砍秃了。

    就一个词来形容,惨不忍睹!

    但是许广陵对自己的工作成果是很满意的,这才对嘛,多清爽,多干净!

    于是这个破坏狂,此时脸上泛起了淡淡的微笑,微笑过后,甚至还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啊,好爽啊!只是就这般还不够,许广陵还决定,其后,他要把所有用到的软件,都这般地“清洗”一番。

    只有清洗之后再用,才安心,才舒服。

    就像一个干净的家里,怎么可以容忍不干净的家具呢?全部地从内到外清洗一番,才是正理嘛!当然,这就不必急于一时了,可以慢慢来,抽着小空,一天清洗上一两件就不错。

    把有用的件导出,接下来许广陵又重装了一遍系统!

    然后,许广陵就更满意了,3秒进系统,系统大小,300兆!这连之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确实包括了他需要的所有功能。哈哈,这下又省下了不少空间了。

    只是,软件搞好了,虽非亲手打造,但确实是亲手“改造”,满意度好歹有个七八成,这时,看着这个笔记本,许广陵对硬件又不满意了。——这个笔记本,很多方面都差得很啊!

    好想换、换、换!

    当然,最理想的方案莫过于是自己有个高尖端精密加工厂……

    但那真是太扯蛋了,比打造操作系统还要扯蛋。还是那句话,搞的话,可以搞,但那就不是几年之功了,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还差不多。问题是,花几十年,就为打造一台自己想要的笔记本么?

    普天之下,还有没有比这更扯蛋的事啊?

    许广陵微微摇头苦笑,然后站起身来,离开书桌,来到窗前。

    窗户本就没关,只是有层纱窗,此时许广陵干脆把那纱窗也打开了,于是一阵冷风吹来,拂得许广陵心神一清,再看看遥远上方,透过并不纯净的天空所披洒下来的淡淡星光,许广陵凝视了好一会儿。

    虽然星光淡淡,月华也朦胧,并不如水,但是站立了十来分钟之后,许广陵仍然有一种身心都被洗涤了一番的感觉。

    梦所带来的许多“缥缈”,或者说无端,也都被冲洗一空。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动极者,镇之以静。

    默默地念诵着这两句话,然后许广陵如此这般地对自己说了一句:“许拙言啊许拙言,现在便是那需要你‘镇之以静’的时候。这番际遇,纵然本身是福非祸,也是到了考验你的时候了。”

    ==

    感谢“隐泉卧龙”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