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7章 第四个梦!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2
    在房间中转圈,散了一会步之后,许广陵重新开机,用一个空白的移动硬盘把笔记本里的件导出,包括章老给的那份菜单子。——初步看了一下,许广陵发现所有的件都没有问题,对方似乎只是远程遥控,断了他网,然后关了他的机子而已。

    除此之外,好像没有植木马、扔病毒什么的。

    但哪怕真实情况就是这样的,许广陵也不可能就这般安心地上网,如往常一般。前天对房间的大扫除,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他可能不是有洁癖什么的,而是有某种强迫症。

    就如现在,不把笔记本的硬盘“格式化”一遍,他是不可能放心的。

    于是导完件之后,许广陵重装系统,对硬盘缓慢格式化,并且还重新微调了一下分区大小。虽然不是如厂家那般对硬盘低格也就是进行真正的“净化”,但许广陵感觉这样已经差不多了。

    应该很少有木马病毒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存活下来吧?

    事实上对于这一点许广陵并不十分肯定,但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得最好的了。这一刻许广陵真有一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他要是多懂一点计算机知识就好了!

    但以往他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

    当然,就是现在也是一样,但这不是需要么?真被人给“黑”了一次,许广陵才发现懂得一点相关的基础知识还是有必要的,网络安全问题,距离他其实也并不是太过的遥远,这不,就碰上了一茬。

    不过这种事也是难得的碰到。

    就以许广陵亲身经历来说,几年来,这是头一遭。

    而如果他不玩象棋,不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很可能再过几年,同样还是不会碰到类似的事件。

    为这么小的机率,花费一定的时间去了解并不太感兴趣实际也也没多大用的东西,到底值不值得,还真是一个未知数。——多半还是不值的。

    当然了,要是经常在电脑上和机密件打交道什么的,那了解这些就属于必备技能了。

    但如许广陵这般么,你就算黑了我又有啥用呢?硬盘里的件?随你拷,随你删!木马?病毒?随你放,随你种!难道你还能让我有多大的损失不成,就是真的牛叉到传说中的那样把硬盘都给毁了,也不过就是重新换一块硬盘而已。

    多大个事!

    装系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许广陵自然不可能像傻子一样地呆坐在屏幕前。

    他又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活动,而到这个时候许广陵又渴求起适合于这种时候的活动散手了!但这时当然没办法,而且许广陵也发现,老是散步,就如现在这般在房间里转圈,偶尔转转还是感到很轻快的,很舒服,但频繁地转,如同刚才转过一次,现在再转,就让人有点不爽了。

    怎么办?

    许广陵又重新躺回床上,两手交叉垫在脑后,翘着二郎腿,然后在放松状态下无意识地低哼出声,却正是他前几天写的那首《大梦千秋》,这时,一边哼,许广陵也一边有当无地推敲着这首歌的具体编曲,等方案成熟,就可以考虑把这首歌的伴奏做出来了。

    至于伴奏做出来之后,后续,下一步怎么办,许广陵暂时还没有考虑。

    对自己的东西进行编排,其实还是很容易的,因为不论是内容、节奏还是情感走向什么的,总之一首歌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在心中,这种时候也不需要多大讲究,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就可以了。

    甚至,跟着感觉走,许多时候,比“讲究”的效果还要好。

    直觉,本身就是一种建立在综合逻辑上的更高级的超理性判断。人对它的信号接收有问题,灵敏度不是那么令人满意,接收到之后,人对它的信号进行“读解”时同样会出现差错,但它本身,应该是很高大上的,关于这一点,早已经被古往今来无数的事例所证明。

    许广陵曾经因为对这一方面好奇,而特地查找了不少资料,了解了一大筐的直觉、理性、左脑、右脑等等方面的内容,但事实证明白浪费时间,这些东西目前来说同样是一个“黑匣子”,人类当前对其认识还处于极粗泛的阶段,说得夸张一点,在这方面,与其求助于科学,还不如求助于宗教呢。

    不过那个时候,许广陵的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

    而此时,许广陵在一种极放松的状态下随意地哼着歌,然后哼着哼着,他就……

    对,他就睡着了。

    又睡着了!

    而在他睡着之后,一个新的梦,一段新的经历,再次开启……

    从最初始的电话开始,到最原始的收音机,声波的转换、音频的放大、电路的设计、基本信号的处理等等,到简单的集成模块,到计算器,到集大成化的信号处理设备,即所谓的“电脑”……

    硬件功能的从简单到复杂,信号指令的从简单到复杂,集成化硬件的出现,集成化指令即指令集的出现……

    再然后,一种叫做操作系统的东西的出现……

    许广陵醒来之后,先是诧异的,然后是沉醉的,也是沉迷的,他没有想到,这个以往他不会注意也不太感兴趣的领域,居然是那么的一种深邃宽广,并早已经延伸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往常最常接触的电脑,不过是其中的典型一例而已。

    虽然是典型,但仅仅也只是无数中的一例!

    无数!

    跃起身,来到电脑前,电脑正完成最后一次重启,此时还在设置之中,要过三两分钟系统才算初步装好,换言之,刚才的梦仅仅只花了许广陵约摸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但梦里的经历,那许许多多的东西,给许广陵的感觉是十年……不,一百年也不止!

    不顾笔记本还是开启状态,许广陵直接把这个笔记本提起来,并在手中随意地翻转着,这个时候他有一种强烈的欲望,那就是把它给拆解开,拆成碎片,亲手触摸一下里面的那一个个元器件,然后再重新将之组装复原起来。

    但是手头,没有工具。

    如果此时手头就有适合的工具,许广陵真的会将想法付诸行动!

    但这时,见猎心喜地把玩了一番之后,他最后甚至还把笔记本朝天上抛了下,然后就如前些天抛土豆然后接土豆一般地,熟悉接住落下来的笔记本,再然后,才是小心翼翼地装之轻放在书桌上。

    话说,这个时候才小心翼翼,不嫌太迟么?

    ==

    感谢“羊咩咩笨笨”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