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6章 如此对手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2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66章 如此对手</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是的,许广陵心中愤怒。

    他不是愤怒自己被骂了,完全不是!

    他是愤怒棋力这么高的一个对手,居然是这么的一个品性。只要想到这么的一个对手,在棋盘上,可以视章老陈老那样的人如无物,随意格杀,可以让他这样一个棋力还算可以的对手,稍一不慎,就大败亏输。

    那么,遇上昨天评测区的那些棋手,这人,又会是何等猖狂的一种表现?

    这样的人,不配下象棋!

    这样的人,不配拥有这样的棋力!

    再进一步地讲,这样的人,不配拥有能达到这种棋力的思维和逻辑!不是许广陵要替天行道什么的,而是他真的无法理解,以对方此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品性,是怎么做到冷静布局、缜密落子、步步为营、丝丝相扣的。

    那么完美的前半局棋,居然是由这样的一个人走出来,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许广陵想到了宋朝曾巩咏柳的这首诗,他一直觉得他的性格算是淡漠的,但这时心中生起的愤怒,让他知道,他也许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淡漠。

    不知天地有清霜!

    如果目光可以穿透网线,又或者说,如果那个棋手此时是坐在对面,许广陵相信,他此时,一定是以冷笑外加不屑的表情,看向对方的。

    可笑,就在片刻之前,他还以为对方是一位高人。

    但就那两个字母,就已经明明白白地昭示出来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是的,就那两个字母,不需要更多了!

    然而,你不终究是输了么?

    还敢不敢再下呢?再下,我保证让你还输!就算棋力暂时还差你一筹,但我可以进步,进步到让你永远都无法望我项背!如果你这样的人都可以有这样的棋力,我凭什么不能更高!

    片刻之后,愤怒收敛,冷笑收敛,许广陵恢复了冷静与淡漠,看着屏幕,然后拿起鼠标,点下了“拒绝”,然后,对方没有走子。——其实他走什么都没有用了,不管他走什么,许广陵下一步都是平炮绝杀。

    但是他就是没有走。

    三分钟的步时,一点点耗尽。

    就在许广陵以为对方要任凭超时作负的时候,对方的时间,那个计时器,突然由一直减少着,变成不停地加减加减加减,就如时钟出错,秒钟不再往前走,而是在原地一直来回地抖动一样。

    就这么抖动了一会儿之后,棋盘上,系统弹出提示:

    你与对方战成和局,棋局解散!

    而许广陵还在愕然中,下一刻,就见系统又弹出一道提示,这次不是象棋的提示了,而是qq游戏的提示,与服务器的链接断开,您必须重新登陆房间,选择“确定”自动重新登录。

    许广陵几乎是茫然愕然兼无意识地点下了确定,但是好半天,没有反应。

    然后许广陵看向屏幕右下角任务栏的代表着网络的那个小图标,上面出现了链接断开的标志。——碰上这个时候断线?

    许广陵再次愕然,然后是郁闷。

    因为小区接的是光纤,这和以往的老电话线不一样,在这里住了快三四个月,许广陵还没遇到过一次断线的情况呢。奇怪之下,许广陵顺手点了重新连接。

    但是好半天,网络同样是没有反应。

    连接不上去。

    这是网络线路出问题了?

    还是……

    许广陵对电脑、网络什么的技术方面并不太懂,事实上说“不太懂”是美化的说法,严格来讲是“不懂”,除了装系统、硬盘分区啊之类基础的东西,像编程之类的,许广陵是一窍不通的。

    还有,“黑客”、“网络攻击”之类的东西,许广陵也是只闻其名,不知其实。

    此时,大抵就是两种情况,一是小区的网络恰好在这个时候断了,二么,就是刚才和他下棋的那个对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先是让棋局不合理地强制解散,后是直接把他的网络给断了!

    第一种可能是有的,但怎么说都太巧了一点。

    第二种可能么,许广陵感觉难以相信。

    至于么?

    但除了第一种,也就是这第二种了,没有其它可能!

    就在想着这一点的时候,许广陵发现断线还没完,他的笔记本屏幕都暗下了来了,然后屏幕上显示,您的电脑正在关机……

    几秒后,完全黑屏。

    机子被关了!

    得,这回也不用再去猜测是哪一种可能了。

    许广陵只觉这件事简直就是无比的荒谬,对方到底是一个下棋的还是一个专门搞网络攻击的啊?亏得是在网络上对弈,要是在现实中对弈,输了的话,这人是不是不但要掀了棋盘,还要与对手真人pk?

    顺手拔了网线,许广陵站起身来。

    碰上这事,除了摇头之外,也只能是摇头了。

    不过经过后面这一遭,许广陵的愤怒倒是没有了,对手既然是这种歪门邪道的人,那之前那盘对局,多半也有水分。许广陵暂时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水分,但对手既然连让对方断线加关机的手段都用出来,对弈的过程,又有什么做不来的?

    而这事,稍后网络上一查便知。

    许广陵不相信是他一人遇到这种情况。其实网络真的是一个好东西,无数人的经历与分享,让许多阴暗都无从遁形。只要你善于利用它,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

    绝大多数情况下!

    不过在那之前,还要把这笔记本先处理一下。

    这也是许广陵刚才顺手拔了网线的原因。因为他也不上什么奇奇怪怪的网站,浏览虽然多,但最多的还是百度,其它多半也是一些有名的大网站,又或者一些专业性的小社区。

    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干净”。

    所以很早以前,许广陵就没有在电脑里装什么安全软件以及杀毒软件之类的,换言之,他的电脑是完全不设防的!这估计也是对手刚才能顺利黑了他的原因。

    当然了,就是装上安防软件,估计对真正的黑客来说也是不管用的。

    也因为电脑不设防,所以许广陵笔记本硬盘里没有什么重要的文件,就是有,也都有备份。

    早上章老给的那份菜单子,他是剪切的,剪切的时候是本能地存了把u盘还给章老的心思,所以才剪切,要不然就复制了。不过其实剪切复制都一样,哪怕电脑里的文件出问题,u盘里的那份菜单文件,也还是在的。

    只要装个数据恢复的小软件,随便恢复一下就可以了。

    但估计,应该是不用这么麻烦的。

    只是,这事,叫个怎么说呢。

    愤怒不再,郁闷也没有,许广陵只是感到难以理解。——这种人,做这种事,他图个什么?

    就为了一时快意?

    而根本的问题在于,这样的做事,能得到快意吗?

    ==

    感谢“景德镇的小太阳”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