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5章 没能想到的事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2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65章 没能想到的事</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他自己的棋力若是在业八业九这样的话,对面的棋力,应该是在业余强九级,又或者专业一级。

    许广陵作着这样的判断。

    然后他也发现了,和业一到业三这般菜鸟中的菜鸟下,只需要按部就班地走,就可以胜利了,对方自己就会露出破绽。

    也就是说,业三以下的棋手,并不能顺利、合理地走完整个棋局,他们就像是被蒙住眼的人,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都不需要对方伸手去推、伸脚去绊,走着走着,自己就跌坑里了,又或者撞树上了。

    对上业四至业六之间么,就需要布局的压制了,这个阶段的棋手一般出错较少,虽然也偶有出错,但不能指望这个,真正想胜利的话,还是要走王道流,也就是用比对方更合理的布局以及更精确地走子,来进行堂堂正正的碾压。

    对上业七业八业九,就如昨天的两个对手以及棋局还没结束的这位,等待对方犯错那是不可能的,等到地老天荒也不可能等出一个漏来,哪怕是小漏!用堂堂正正的碾压法同样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阶段的棋手,对各种布局已经熟稔于心,对整个棋盘都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要想战胜这样的对手,必须求新、求变、出其不意,但是自身所立,又必须要合理,谋深算远、步步为营,差上一点,都是自蹈死地。

    诚如《孙子兵法》中所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其实许广陵也就知道这么一句,而就因为这一句,经过刚才这一局的印证后,许广陵决定,这几天有空的话,有必要把这本书找来看一看,对他的棋力提升,应该是有帮助的,甚至可能是有很大的帮助!

    刚才这一局,他是一弃到底。

    第一步拱边卒,其实不是想从边路突破,以推土机法缓缓压过去,而是让对方把车马炮什么的,调过来!让对方的另一侧,阵形出现松动。

    第二步挺七路卒,让对方飞象来吃,其实目的并不是想让对方高象,阵形不稳,从而用底炮将军、闷宫什么的,鉴于这是常用手段,所以对方本能地便朝这个方向想了,以及朝这个方向去留神了。

    第三步弃车保炮,但是许广陵的目的并不是保炮,而仅仅只是把对方那碍事的马给削掉,对,用车换马!经过这一步,对方的子力都集结到这一边,而且目光死死盯在了那个炮上。

    第四步,许广陵在对方的另一侧,再次弃车,这一弃,以一换二,终于让对方中门大开,再无丝毫防御。

    然后以两马两炮,顺利格杀对方。格杀之前,还顺手又把用完的那个马送给对方吃了,也藉此拦截了对方惟一的一线机会。就是一步之差!这一步如果对方不死,那接下来许广陵将粉身碎骨。

    然而,对方倒下了,倒下的时候,他的力量和许广陵的力量对比大概是二比一!

    这四弃,第一弃,对方应该是司空见惯,第二弃,对方应该是似曾相识,第三弃,对方应该是莫名惊诧,第四弃,对方估计就是手忙脚乱了。而真正的布局精华,也正是在第四弃。

    前面三弃,都只是阶段性的暂时手段。

    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但能弑敌首,莫问刃几何。只要有必要,马可以弃,炮可以弃,车可以弃,弃到最后,只用一个小卒,赢取最后的胜利!

    在这一局上,许广陵自觉学到了很多。

    梦里的那诸多布局与案例以及杀招,在这一刻,俱都生动起来。这一局的对手,就仿如是极好的萃取剂,让他从梦里的那一片蓝中,萃取出了青。

    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

    想到这里,许广陵抬起手来,想在对话框中打字,和对方聊聊,甚至,顺便加个游戏好友什么的。这样的对手,难得一见啊,以后找这样的对手下棋,要比和那些菜鸟下有意思多了。

    但就在这时,许广陵看到还未正式结束的棋盘上弹了一道信息出来。

    对方请求和棋,您是否同意?

    许广陵愣了一下。

    和棋?

    对方走过,他只要一步,就绝杀了,而且是无解的绝杀,然后这一盘就结束了。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提和?

    这没道理啊。

    胜也罢,负也罢,和也罢,哪怕是现实中,许广陵多半也不会在意,更何况是这网络上?但是许广陵觉得很奇怪。对方一个强业九甚至可能都达到了专业级别的棋手,在这种已经完全输了的情况下,请求和棋?

    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

    又或者说,对方这是在干什么呢,到底怎么想的?

    总之,如果是易地而处的话,许广陵感觉他是不可能做出这种行为来的,他点认输还差不多。——而想到这里,许广陵忽地一愣,以为明白对方是怎么回事了。

    对方应该是点认输,而鼠标一滑或者手一错,点到求和上了?

    这应该是最可能的了!

    许广陵微微一笑,就待按下鼠标,点“同意”,同意对手的提和。

    但就在这时,可能是看许广陵这边没有反应,右下角的对话框中出现了对方打的字:s+b!

    许广陵再次一愣,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很愣很愣的那种!

    过了好一会儿他都还以为是对方打错了,又或者是他看错了。但这是绝不可能的事,他不可能看错,而这样的两个字母,中间为了防和谐还特意添加的一个加号,更不可能是对方打错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

    有句话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许广陵也不是网络小白,在互联网这个不知道多么广袤的大森林里,那真的是三教九流、牛鬼蛇神,无所不包,人品恶劣以至于无下限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处处时时可见。

    但许广陵真的怎么也想不通,他的对手怎么似乎像是这样的一类人。

    从刚才的棋局看,这是高手啊!

    好吧,纵然不是高手,但棋力至少比他许广陵要高的,而这棋力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思维和逻辑。想章老及陈老两位老先生那样的人物,也不过才只是业五业六,虽然说他们可能只是偶尔随便玩玩。

    但这样一个棋力远超两位老人家的棋手,居然是这么的一个品性,让许广陵先是无法置信,后是心中愤怒。

    ==

    感谢“hlqa”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