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4章 一弃到底,终成绝杀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1
    在象棋的对弈过程中,其实经常有“一车二”、“一车三”的说法,也就是用自己的一个车,来兑掉对方的一马一炮,又或者两马一炮,当然,一炮两马也是一样的。

    车是十或九分。

    马、炮是四或三分。

    一车二,这笔生意是亏的,而且亏不少,一车三,从简单的分值来说不亏不赚,基本持平,甚至略有盈余,但象棋上还有另一句话,叫做“无车十子寒”。

    车是什么?

    车是擎天白玉柱,车是架海紫金梁。

    当擎天柱倒,当架海梁折,就如同一个国家,失去了“国之柱石”,就如同一个山寨,失去了大当家,那将面临整体散涣不稳的局面!所以哪怕一车三,表面看起来是合算的,但大多数时候,不合算!

    没有了车的保护,其它所有子力的运作,都会束手束脚,受到对方极大的制约。

    所以你一兑二一兑三,兑的时候爽了,尤其是一兑三,简直爽得不行,用自己的一个子,一下子干掉对方三个,哎呀,局面顿时清爽好多!对方看起来都没啥子了,稀稀疏疏的,好可怜!

    但这事实上就如同拥有一麻袋零碎小钞的人,在可怜“仅仅”拥有一张大额支票或者一张银行卡的人。

    双方pk的话,除非你的麻袋可以当作武器,不然多半是要等着哭。

    一车换三个犹是如此!

    但此时是什么情况呢,情况是,许广陵用自己的一个车,换了对方的一个马,目的是保下自己的炮。

    单独地来看,这一步昏头到不能再昏头了。

    然而,没有“单独”。就如许广陵早上打的太极拳一样,单独地看,每一招每一式都会让他身形不稳,摔倒在地,但是连在一起的时候,却让他的动作呈现出行云流水的态势。

    自变招以来,许广陵的走法是,第一步丢卒,第二步弃卒,第三步弃车。

    是不是丢到这里弃到这里就完了呢?

    没有。

    还没完!

    两步之后,许广陵再次开弃!他用自己仅剩的那个车,兑了对方的一马一炮!不过客观地说,这次兑,对方应该是不大想兑的,因为再兑,兑完之后,对方的大本营,除了双车之外,就没有其它任何防守的子力了。

    但是许广陵又哪能让他如愿呢?

    在对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之下,他在弃了一个车之后,根本毫不顾忌“无车十子寒”的说法,直接又把另一个车给兑了。也正因为对方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被许广陵强兑了!

    不兑不行的那种!

    对方赚了,大赚特赚。

    但赚第一次的时候,他应该是惊喜,觉得许广陵这边应该是在长久的僵持之下,不耐烦了,所以走了一步缓手以及随手棋,赚第二次的时候,他觉得许广陵是迫于无奈,大胆变招,但他艺高人胆大,直接吃掉,赚第三次的时候,他可能觉得许广陵已经昏了头了,准备乱搞一番,砸摊子了。

    但是……

    但是紧随着,还没完,他又赚了一次!

    而且这一次是对方强行和他交易,让他赚的,简直是告诉他,你必须赚,不赚不行!

    整件事的前前后后,就好像一个人家里有四只吃饭的碗,然后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跑出来告诉他,哇,你这个碗是古董啊!我买了!

    这人知道自己的碗就是花几块钱在超市买的,根本不是啥古董,所以心下暗笑,傻冒!卖你了!然后,把四只碗中的其中一只卖了。然后那人又告诉他,哇,你这一只还是古董啊,我买了!

    傻冒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你敢买,难道我还不敢卖不成?

    卖了!

    然后那人又告诉他,对,“又”告诉他!哇,你这一只,还是古董啊,大古董!比前面两个都值钱,值钱多了!我花大价钱买,你卖不卖?

    当然卖!

    傻子才不卖!

    于是这人把自己的第三只碗,也给卖了。

    现在你该消停一点了吧,傻冒。这人心里道。但是没有,紧接着就见那人又哇地一声,不,不不不,这次没有哇了,那人没有再哇,而是掏出枪来指着他,冷冰冰地对他道,你剩下的最后这一只,还是古董,我还是花大价钱买,快点,拿来!

    于是下一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人被迫着把自己廉价的碗高价卖出去了。

    高兴么?

    高兴。

    但其实也不是很高兴,或者说高兴过头了。

    如果只有前三次交易,他会很高兴,非常高兴!但三次之后还来一次,把他最后一只碗也给买走,这就让其心里说不出是哭是笑了。——这笔生意是赚了不假,但我要三天后才能再去超市啊,这三天里,我拿啥来吃饭涅?

    许广陵就告诉他,饭么,你不用再吃了。

    又三个回合之后,他用自己的双炮双马,组成联杀攻势,直接展开一场名为“竭斯里底的疯狂”,并且在过程中,为了阻止对方的大车回援,再次把自己的一只马,放在对方的大车之下,让对方放口大吃。

    再接着,他将会把之前堵在对方象眼那里的炮,那个用车牺牲从来保护下来的炮,移过来,完成组合攻杀的最后一步,“马后炮”,绝杀,无解。

    大势已经抵定,许广陵脸上露出淡淡微笑。

    他终于还是把对方给拿下了!

    这个难缠的对手,这个实力上与他旗鼓相当但是经验上还要比他更丰富一些的对手,终于被他用一连串的无理招式,愣是施展出了“天外流星闪”,给砸死了。

    这一局,相当的有纪念意义啊。

    这一局的棋谱得保留下来。

    也是在这一局里,在变招之后,许广陵发现他运用了很多的兵法!尽管有些招式及策略他还不知道对应兵法里的哪些内容,但孙子兵法或者三十六计,又或者华夏古代其它的兵法里,应该有,不,应该是必然有他用的那些东西!

    不过许广陵也发现了,这到底是棋盘。

    不是真实的战场。

    所以真实的战场上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却完全不需要考虑。刚才的第一个小卒,第二个小卒,第一个大车,第二个大车,以及后面两马中的一个,他说弃就弃了。

    弃得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如果真实战场上也这么搞,不说能不能狠得下心来弃,不说被弃的那些部卒会不会在被弃之后还听命令,完成他布下的任务,甚至也不说那些部卒在被弃之后会不会直接反了,操家伙上直接把他给干翻了,然后集体投靠敌国去。

    就算一切顺利,并且也取得了最终战局的胜利。

    班师回朝之后,估计也会被以“刽子手”的罪名关押审判吧。

    所以真实的统兵大将,我应该干不来。还是这种,爽!既能体验统帅裁决以及杀敌制胜的感觉,又不须担任何实际的利害。

    许广陵淡淡微笑着,等待着最后的一步。

    ==

    感谢“白牙改”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