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3章 欲取先予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10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63章 欲取先予</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之,必故与之。

    同样是《道德经》中的话,此时缓缓流过许广陵的脑海。将欲取之,必故与之!在双方都僵持的时候,必得有一方先做出举动,才能化解僵持。而这种举动,可以是扩张,也可以是收缩。

    可以是亮出锐器,也可以是露出破绽。

    在没有锐器可亮的情况下,也只能是露出破绽了,就如许广陵此时的举动一般。

    明明有更好的招式可走的情况下,许广陵走了一个中下之招,这是“变招”,但并不是妙招,也因此,这一步并不会让他占到什么便宜,反而,让他陷入了一定的被动及失利之中。

    有没有变招之后直接被对手打哭打跪打傻打死的?

    有!

    而且比例一定不小。

    此时的变招,变招之后迎来的结果会是如何许广陵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两点,第一,此步之后,双方的“均势”没有了,和棋的机会也很小了,换言之,不是他死,就是对方亡,第二,此步之后,双方的僵持没有了,局面将陷入乱战之中。

    之前双方就像是两把刺刀抵在一起,态势看起来凶险,但其实没事,所谓“似危实安”,但现在,刺刀分开,各施手段向对方砍去,而且必定会砍中,这时,看的就是哪一方能够坚持得更久,又或者说,谁能先一步把对方给砍死了。

    而问题是,作为变招者,许广陵是先挨刀的那一方!

    双方的子力一样,也就是说“血量”是一样的,而作为先挨刀的那一方,许广陵若是不想先对方倒下,那出招一定要比对方更快、更狠、更凶、更“无理”、更诡谲,简单来说,要么鬼手,要么神手,要么“天外飞仙”,总之,正常的套路是绝对不行的。

    变,就要变到底!

    每一步,都要脱出常规,走常人所未走,想常人所未想,让对方意想不到,更没有惯例可循,只能和他一样“临机应变”,接下来的棋局,考验的不再是双方的经验,而更多的是考验双方的直觉!以及战场上枪林弹雨中的综合调度能力。

    是,没有夸张,确实是枪林弹雨!

    虽然棋盘上说到底,就算一子不失,也不过就是双车双马双炮,再五卒,再加双士双象。但正因为棋盘简单,所以失去任何一子,都关系重大!但有的时候,又必须失子,才能取势。

    保子,还是主动弃子,稳固阵形,还是主动出击取势,这种种选择,不但考验棋手的大局观,更考验棋手的实际运子能力。

    大处,要对局势洞若观火。

    小处,要对棋子如臂使指。

    只顾大处,可能就是小处被对方蚕食,从而因子力缺乏而最终“有心无力”、“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只顾小处,可能就是吞了对方的子力,在子力方面获得优势,但不知不觉之中,绞索已经被套在脖子上,等对方收索的时候,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坐拥再多的子力,也只能无奈叹息。

    那么,是不是必须大小兼顾,大处不失,小处不漏呢?不是的,完全不是!有时候,你要顾大不顾小,有时候,你要顾小不顾大。

    至于这“有时候”是什么时候?

    自己看!

    许广陵的变招是怎么走的呢,他拱了个边卒。

    这一拱,小卒将脱离边马的保护,实际上成为一个弃子,而对方,就可以利用这一点,从这里缓缓推进,就以这一点的优势,夺得棋局最终的胜利!

    这个变招,就是把自己坚固的防线,自行地撕开一道口子。

    而这一步之后,许广陵又拱了个卒!

    刚才的拱卒,只是让小卒脱离己方阵营,失去保护,但事实上暂时来说,还是安全的。然而这一次,他拱的七路卒,直接把自己的小卒送到对方的象嘴里。

    这是不是诱饵呢?

    其实不是,吃了它,对方没有任何危险。

    也因此,又考虑了将近一分钟之后,对方果断地下口,飞起象来,把许广陵的这个小卒给吃了。但任何行为都有代价,而吃了这个小卒的代价,就是对方把象高了起来,双象失联,战线略有不固。

    然而只要一步,对方落回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是许广陵会让他顺利地落回去么?不会。他把炮移过来,把对方的象眼堵住了,让对方没法顺利地落象。

    问题是,许广陵现在的子力根本没有运到对面那边去,暂时来说,根本对对方造成不了任何威胁,此其一,其二,对方的车马炮等很多子力都聚集在这边,根本就不怕许广陵的炮堵在这里,你堵,我指挥大军把你撵走就行了。

    综合这两点,这也正是对方果断飞起象来,把许广陵送上门的小卒吃掉的原因。——随便吃,我就吃你了,你能奈我何?

    许广陵还真的奈何不了对方,至少暂时奈何不了。

    其实也可以说,如果一两步内就有后手的话,以对方之前表现出来的水准,又怎么可能随便吃?

    以对方的能力,此时既然放心吃了,就表示这真的可以吃。

    没事!

    但几步之后,许广陵又做了一个对方意想不到的选择。

    对方集结力量来赶他的炮,要把他那个碍事也碍眼的炮给赶走,虽然说暂时没威胁,但这毕竟是堵在对方防线上的一个子力,而且是大子,对方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对方此时是以逸待劳,能够集结的子力本来就比许广陵多。

    正常情况下,许广陵的炮应该是灰溜溜地被赶走的,没办法,你两胳膊,人家三个,你三腿,人家四个!实打实地硬拼的话,根本就拼不过人家,自找亏吃。

    但许广陵愣是没撤!

    甚至,他的选择应该是让对方吃了一惊,又或者笑歪了嘴。

    他的炮保下了,但代价是把自己的车献出来了!

    在象棋棋盘上,如果用简单的分值来计量各种子力的话,车大抵是十到九分这样,而炮是多少呢?炮是四到三分,马和炮基本是等值的,也是四到三分。

    而这时,许广陵用自己价值十到九分的车的牺牲,来换取了价值四到三分的炮的安全,而且是暂时的安全!

    这是典型的因小失大!

    或者还可以再缀一句,因小失大,智者不为!

    ==

    感谢“天空19930303”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