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62章 三军之主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9
    对方的老辣布局,精确走子,已经把许广陵这边的容错率降低到了零的地步!

    是的,零!

    比零多一点点都不行!

    许广陵虽然自忖自己应该不会失误,事实上昨天下了一整夜他也从来就没有失误过一次,但这种如同走钢丝一般的体验,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压力,而且是相当的压力!

    自己不失误是一回事,但是不能有任何一点点的失误,又是另一回事。

    棋局又进行了几个回合,许广陵感觉他已经输了,输给这个对手了。不是这一局输了,而是他的水平,输给对手的水平了,棋局进行到这般复杂纠缠的地步,对方依然可以保持着几乎是一秒一步的速度,而他,刚才还可以勉力这样做到,但现在,要时不时地停下来思考一下了。

    虽然思考时间不长,也就两三秒,但和对方一比,显然是要逊色不少。

    甚至都可以说逊色很多。

    今天上午和陈老先生的一局棋之后,许广陵对自己的棋力又有了新的判断,他昨晚认为自己的棋力应该是业五业六这样的,但上午看了两位老先生的对局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棋力还可以往上面再提一些,大概可能是业八业九这样。

    但现在这个对手……

    强业九?又或者,对方的棋力已经达到了专业的级别?不是他这种业余里的菜鸟能比的了?

    看看人家这一局走得,那真的是相当的专业啊!

    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滴水不漏。

    随着棋局的进行,许广陵对对方的欣赏和赞叹,也一直在上升中。这一局对局,固然让他感受到很大压力,但收获也不小,对方的布局、思维,甚至是行棋的风格,都让他大开眼界,也自觉学习到了不少。

    和对方比起来,他确实还“嫩”了那么一点。

    走到现在,他的落子虽然也没有失误,但有好些步子,细细想来,都不是走得那么完美,至少在完美程度上,比不上对方。这让许广陵感到了不小的兴奋。

    是的,兴奋。——经过这一局的磨砺,他的棋力应该能再上升小半个台阶。

    他已经知道,更高水准的棋手,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了!这才是有收获的对局。不像昨天,除了两三局稍有意义的棋局之外,其它的那些局,只能说是用来给他练手用的,让他对于象棋,从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变得真正熟悉起来。

    但也就是那样了。

    如果一直下那样的棋,许广陵是不乐意的,那没有什么意义。

    而今天的这一局,正中下怀,甚至可以说,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这居然是普通房间!难道说评测区都是那些菜鸟在混吗?想到这一点,回想了一下昨天的那些对局,许广陵觉得自己的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也难怪呢,昨天的那些对局进行的那么快。

    这么想着,许广陵又感到惭愧以及汗颜了,他是想到了之前他更改的“5分钟”,把那个对手给弄跑了。

    估计人家一看,就知道坐在对面的是个菜鸟?

    想着这些,并没能让许广陵分什么心,但是棋局确实也比较紧张,主要是对方“一步不失、一子不漏”的风格,就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许广陵头顶,让他感觉压力山大。

    实际的威胁似乎也没有,但就是让他时刻警惕着,半点懈怠也不敢。

    别看局面现在似乎还处于一片胶着状态,他奈何不了对方,对方其实也奈何不了他,但只要一步有失,就会立马崩盘!这真的是“千钧一发”啊,千钧之力系在一根头发丝上,说断就断!

    所以看似一片阳光灿烂之下,掩藏着的已经不仅仅是危机那么简单。

    没有危机。

    有的只是一步错失,彻底崩盘。

    这就是许广陵感受到压力的缘由所在。他现在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啊,他和对方,谁错谁死。问题是对方从开局到现在,表现得一直都是那么完美,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但事实上,如果只是想把这一局和了,也就是往平手的局面走,许广陵依然还是有十成把握的,对子的机会真的很多,对了之后,保管对方拿他无可奈何,然后双方以和收尾。

    然而这样的一种下棋策略,是许广陵所不能接受的。

    虽然说未虑胜先虑败,不败就是胜,但在棋局上不思破壁破冰,斩杀对手,反而以一种僵化的、保守的策略来把棋局“拖”向和局,许广陵感觉那样的话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退缩、苟且,就为了不输?

    如果说现实中出于利害考虑什么的,这种行为纵然不值得称赞,也并无多少可厚非之处,毕竟趋利避害人之常情嘛,而且许多时候那“害”也承受不起,那么适当地退缩一下真没什么,反而是一种明智。

    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

    只要有进取之心,天大地大,总有可以进取的地方和机会,而且是大把的,何必拿头硬朝石头上撞呢?

    但这是无关丝毫利害的棋盘上!

    所以许广陵打算变招了,也就是故意不走最合理的应对,从而让自己出现一种“破绽”。对手要么攻击,要么不攻击。不攻击的话另说,攻击的话,对方自己也就会露出一定的破绽,然后破绽对破绽,战况将由胶着走向乱局,变成一团乱麻。

    你不就是达摩克利斯之剑么?

    我强迫你把剑斩下来!

    你要不斩,我就直接过去了,你要斩,那就来吧,咱们真刀实枪地乱干一番,看谁能干死谁!

    许广陵一个变招,对方的秒走,中断了!

    见此情形,许广陵微微一笑,也是松了口气,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如果在他的变招情况下,对方仍然能够毫不思索地如之前那般秒速走棋的话,那就说明彼此的差距真的太大了,大到他的任何应对,都在对方考虑之内。

    那就真个令人绝望了。

    现在么,虽然看起来他比对方要嫩了一点,但鹿死谁死,尚未可知。

    乱战之中,谁都有机会。

    之前的先手后手,也将在随后一系列的乱战中变得模糊。换言之,乱战,其实对他是有利的!

    对手之前是差不多一秒一步。

    而许广陵的一个变招之后,对方足足停顿了差不多一分半钟,才开始走子。

    之前三十秒的时间就让许广陵等得不耐烦,但现在这一分半钟,三倍于之前,许广陵却等的一点都不急,是的,一点都不急!反而,等待之中,一种从容淡定之情,缓缓滋生。

    那是主导战局,将战况顺利导向自己希望看到的一个方向后,所带来的满足以及自信。

    恍惚间,许广陵真的有了仿佛身在战场之上,而他正统率三军的一种感觉。

    ==

    感谢“轩辕猫猫”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