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8章 高那么两层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7
    许广陵和章老认识虽然说才仅仅只是几天时间,但这位老人的见识以及长者风度是颇为让他心折的,而陈老先生也是如此,虽然从见面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几个小时,连半天都没有,但这位老人只用了一席谈话以及一番拳法展示,照样直接折服了他。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刚才的对话以及看到的那拳法展示,对于许广陵来说,收获肯定没有读十年书大,甚至一年书都比不了,但如果问许广陵服不服对方,许广陵肯定会回答,服,很服!

    两位老人不约而同地都给了他“这才是长者”的印象。

    什么印象?手有绝活,见识精湛,学问广博,气度非凡。——就这几个,简单,也不简单。

    也正因为对两位老人有着这么的一番认识和印象,许广陵此时才能放心地打趣对方的蹩脚之处,而不用担心自己刻薄又或对方恼羞成怒。

    通常来说,有大成就的人,因为有自身的成就打底,也就有了充足的底气,来直面自己的那些不足,可以视不足为笑谈的,正所谓“无伤大雅”是也。何况,象棋么,本来就只是一种娱乐的小玩意儿,纵然玩这个的水平不高,又哪里能谈得上不足?

    在许广陵此时对于象棋棋手的认识中,凡“业余”本来就是菜鸟之列,更何况两老的水平,大概来说,一个业五,一个业五业六之间,哪怕是在业余中也只处于中游,这水平,当然称不上高。

    又或者换个说法,用一个“菜”来评价,是不为过的。

    刚才陈老先生问及的时候,他莫非要说“不错,两位前辈的水平不错”?真没有那个必要!

    这样的掩饰不是奉承,更类似于糊弄以及侮辱。这样的话是许广陵绝对说不出来的。当然,前面说了,这也和两位老人给他的印象有关。如果只是普通的老人,而又和他关系比较亲近,此时再面临同样的情况,许广陵可能就是点头微笑,赞声不错了。

    为什么,两面三刀?

    不是。也还是那个词,“无伤大雅”,小小奉承一下,不损失什么,而又能让老人免生不快,何乐而不为呢?

    但现在的情况是,两位老人也是两位高人根本用不着他奉承。

    那许广陵当然也就实话实说。

    但他的这实话,这反应,落到章老及陈老头两位老先生的眼里,就很不寻常了!看许广陵说这话时那理所当然的表情,两位老人家心下都不禁有点嘀咕起来,莫非真的是人老了,象棋水平也下降了,而且下降得很多了?

    不然以自己两人的水平,怎么也不可能真的是“臭棋篓子”啊。

    怎么可能嘛!

    但同样地,许广陵对两位老人印象很好,两位老人对许广陵的印象也不差到哪里去,并没有认为许广陵是口出狂言。

    不是对方口出狂言,也不大像是自己这方水平真的很臭,那么就是……

    小许的象棋水平,很强?不是一般的强?

    “拙言啊,我们两个老家伙刚才的对局你也看了,你的水平怎么样,要比我们高多少?说实话!不许再拿那什么‘身健如松’之类的话来蒙骗我老头子!”章老转过头来,半认真半笑骂着对许广陵说道。

    “晚辈的水平也不怎么样,真要说的话,也就是比两位前辈略高上那么两层?”许广陵道。

    说实话,具体高多少许广陵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两位老人的棋力在他眼中,不足之处还很多,真要对弈起来,他有十足的把握,让两位老人一局都赢不了,不论执行执后!

    这显然不是高一层两层甚至三层那么简单,但说得太夸张了也不太好,所以许广陵还是谦虚了一下的。

    但是,他这“谦虚”对两位老人来说就不一样了!

    嚯!

    听了许广陵这话,两位老人家,不论是章老还是陈老,简直都是要爆炸,不是生气,而是震惊。——哦滴个乖乖,不是一层,而是两层!更何况看小许说着这话时那轻描淡写的样子,或许真实的情况,是连“两层”都不止?

    那小许的棋力到底有多高?

    难道是要突破天际不成!

    这一下子,两位老人家的兴致全都被提起来了,不是怀疑,而是兴奋,对视一眼之后,由陈老先生开口道:“来来来,小许,不要吹牛,陪我老头子过一局,咱们棋盘上见身手!”

    许广陵笑道:“下可以,但是晚辈是留手呢,还是不留手呢?”

    “当然不留手,你要是留手的话,就太看不起我们两个糟老头了!来来来,小许,不要啰嗦,赶紧地,过来!老章,让位!”陈老头用棋子敲着棋盘,连声催促道。

    “好!”见此情形,许广陵也就干脆地应了一声。

    当下和章老换了位置,许广陵坐于陈老先生的对面,而章老进入围观模式,很快地,棋局摆开。

    没有任何思量地,许广陵让陈老先生执黑先走。

    刚才和章老的那一盘对局,陈老先生的第一步是直接架了个中炮,但这时,略微考虑了一下之后,老人家竟是飞了个中象。见此情形,许广陵便是微微一笑,老人家敢情这是要仗着先手优势,走防守路线呢。

    老人家,你这策略,要是遇上业七或者强业六,或许还可以迫和,但对上我,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点啊。

    不,差不止一点点。

    许广陵不动声色,淡定落子,走的是,中炮!

    棋局进行到第二十八回合,双方似乎旗鼓相当,第三十回合,许广陵再次使出故伎,车压象眼,第三十一回合,马踩中象,接下来,许广陵先丢车,后丢马。

    压象眼的那个车,丢了。

    踩中象的那个马,丢了。

    但再下一回合,许广陵移步换形,中炮一个翻身,变成了边炮,然后边炮下底,变成了底炮,直取中宫,把陈老先生给将死了,眼见着是救无可救,鞭长莫及,马炮双车,在此时竟是连一点回援的机会都没有。

    换言之,许广陵是以弃一车一马的手段,取得了这一局的胜利。

    看着已经胜负抵定的棋局,两位老人家皆是默然无语,好一会儿,陈老才道:“小许,你这棋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

    感谢“北山烂柯人”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