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7章 臭棋篓子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7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57章 臭棋篓子</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老伙计,我打得怎么样?”来到近前,陈老头呵呵笑着对章老先生说道。

    之所以是说道而不是问道,是因为虽然是问的语气,但问的人根本就没有半点想要得到答案的意思,又或者说,答案压根就是不言而自明的!

    章老先生默然无语,不予置评,直接扭头转身就走,然后嘴里吐出一句话道:“走,吃早餐去!”

    还是往常的那个摊子。

    只是今天吃饭的人由两个变成了三个。

    章老是老规矩,一碗豆腐脑一个素包子,许广陵是新样子,一碗豆腐脑两个素包子,初次同桌的陈老先生同样要了一碗豆腐脑,然后也是和章老同样的一个素包子。

    两个老人吃饭是一样的慢条斯理,而且用餐习惯居然是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全都食不言的!

    一直到饭后,在小道上散步时,陈老先生才开口说话,并且和章老先生前几天说的惊人的相似!这话是对许广陵说的:“小许啊,你这么大个的一个大小伙子,早上还打拳来着,就吃那点东西?能够吗?”

    “拙言自己都会做饭的,吃多吃少,还用你来瞎操心?”章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哦,小许,你还会做饭?不知道我老头子有没有那个福气,尝尝你做的饭菜啊?”听了章老的话后,陈老先生却是呵呵笑着这般地对许广陵说道。

    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一番交流,这话会很有点突兀。

    但许广陵从这位初次见面的老人那里,先是得到了直接的指点,后是得到了演示也可以说是间接的指点,对这位老人的观感是相当的不一般,论好感度的话,也仅仅只是在章老之下了,所以听了这话便道:“章老昨天才送了我一些菜单,我还没来得及看。待晚辈研究几天,再请您二老去评价一下晚辈的手艺?”

    “得了,你当拙言也是像你一样的糟老头子,一天到晚都没事的?”章老颇为不满地对陈老头说道,又转头对许广陵道:“拙言啊,我们两个老头子没事干,等会就在公园里下下象棋的,你要有事就先走吧,不必陪我们两个老头子瞎逛了。”

    如果不提象棋,许广陵估计还真是转身就走,他要回去睡觉的!

    但经过两天的适应,现在身上困意还有,不过并不是很浓,再加之许广陵有意改变一下,想尝试一下晚些时间睡会如何,同时,也有象棋这个新玩意的吸引,这几个因素加在一起,所以,听了章老的话之后,许广陵便道:“晚辈下午有事,上午却是闲着。如果两位前辈不嫌晚辈碍事碍眼的话,晚辈正好顺便旁观一下两位前辈的高超棋艺。”

    “两个臭棋篓子,哪来的什么高超棋艺。”章老此时又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呵呵笑着,“拙言你对象棋也感兴趣的?水平怎样?”

    “晚辈接触象棋时间不长,也就是业余水准。”许广陵道。

    两个老人都微微点头。

    接下来便没什么话了,两老一少,三人在公园的小道上足足散步了快二十分钟,才由章老找了个地方。

    一个小木亭,建在一个……嗯,小山上?超微型小山,但又比假山要大多了。

    亭里无人,却是有桌有椅,都是木制的。当下两位老人一人坐着一边,许广陵则在边侧略微远了那么一点点,坐以旁观。

    章老把早上带过来的小包袱解开,里面赫然便是一副象棋,似木似石,看上去很精致,也可能有点贵重。不过许广陵以前也没接触过这玩意儿,他只知道现在有些工艺品都是做得很精致的,而价格么,就不好说了。

    有些很精致,你感觉可能很贵的,其实百十块钱甚至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了!

    也有些,那是真的很贵!

    但此时这东西的价格什么的,自然不是许广陵的关注重点。他会想到价格,仅仅只是本能使然。然后这个念头,不过只是一闪,就被抛在脑后了。

    两老熟练地各摆各的棋子,然后就开始对弈。

    红黑双方,章老执黑先行。

    两位老人下起棋来颇为安静,也很和缓,这里的和缓是指动作,而不是指局面。一时间,小亭里只有清脆的落子声。

    许广陵是个不错的看客。

    观棋不语真君子么,以前虽然没下过棋,但这句话许广陵却是知道的。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瞎嚷嚷。——而就算不知道这句话,以他的性格同样也不会瞎咋呼。

    再说了,他的那种业余水平,有资格在两位老先生面前瞎扯?

    不过,看着看着,许广陵就发现,单从棋力水平来说,他还真的有资格。

    刚才章老很可能不是谦虚!

    也就是说,两位老人估计还真的是臭棋篓子!

    一盘即将过半,两位老先生的棋力许广陵大概也判断了出来,章老大概是业余五级的样子,陈老先生略高一些,但应该也是业五,或者业六低段。

    如果和他对弈的话,他应该可以轻易斩杀两位老先生的。

    得出这样的结论,许广陵还颇为诧异了一下,因为两位老先生,不论是章老也罢,还是这个今早才见的陈老先生也罢,给许广陵的印象都是高人做派的,料想这象棋,应该也不会差了?

    但事实就是还真的差了。

    不过再一想许广陵便又了然。谁规定一个高人就需要什么都精通的了,那不科学嘛!或者正因为有所精通,才有所不精通。——时间和心力都用在那些精通的东西上面了啊!

    于是,许广陵继续静静旁观。

    又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后,此局终了,章老仗先行之势,勉力不败。陈老先生虽然棋力略高一筹,但因为后手关系,还是没能做到化优势为胜势,被对子对和了这一局。

    “小许,怎么样?”一边重摆棋子,陈老先生一边笑着转头问许广陵道。

    许广陵微笑:“刚才章老说您二老是臭棋篓子,我还以为章老是谦虚呢,未想两位高人居然也有不擅长的地方,呵呵,这真是干将剪须,不如剃刀,龙驹拉磨,不如瘦驴啊。”

    鉴于两位老人的可亲可敬,许广陵这般地如实说道,话语中也略带着点打趣的意味。

    但他的这话,却捅了个娄子!

    大娄子!

    ==

    感谢“梦一场已十年”的推荐票支持。嗯,一梦十年,这兄弟老厉害了。话说最近发现不少投票的书友id都带个“梦”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