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6章 难得之机会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6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56章 难得之机会</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这是华夏古代的一句话。

    许广陵当年初学作词作曲的时候,她妈妈的做法就是扔一大堆的流行歌曲给他,让他听。听了多长时间呢?大概有两到三年左右!一开始许广陵其实不知道什么词曲,更不知道什么作词作曲,他就是听歌,然后根据他妈妈说的,把他喜欢听的歌给挑出来。

    第一遍听的时候,许广陵挑出来的,其实都是旋律比较棒的歌,简单地说就是“动听、好听”,听到第一遍,就能抓住耳朵。

    然后他妈妈就不让他听歌了,说老听歌的话对耳朵不好,让他跟爸爸学写文什么的。

    其后差不多整整一年的时间,许广陵几乎是没好好地、认真地、从头到尾地听完一首歌。这般休歇过后,他妈妈又把一堆流行歌曲扔给他,让他挑出喜欢的。

    这次再挑的时候,许广陵的喜欢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旋律动听悠扬的歌,还是能第一时间抓住他的耳朵,让他把这些歌从那一大堆的“歌海”里捞出来。

    但进一步选择的时候,许广陵就发生了一些犹豫。如果是两三年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些歌放入喜欢的那一类,但现在,许广陵发现,这些歌虽然旋律都很好听,但那些男女声音唱的,有好些实在是让他不怎么欣赏。

    比如说明明应该是沉重又或者悲伤一点的歌,但被唱得却显得有点轻快,又或者反过来,明明是很俏皮的歌,却被唱得很呆板。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风格不搭。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好些方面。

    总之,许广陵发现,单纯的“好听”的歌,已经不能让他很喜欢了。第一遍,他能把它们挑出来,但是第二遍,他又会犹豫着把它们放回去。

    这是许广陵的第二次“学习”。

    然后后面还有一次,是第三次。

    三次过后,他妈妈才开始告诉他,一般人听流行歌曲,也要经历三个这样的过程:第一个过程,挑曲,第二个过程,挑唱,第三个过程,挑词。曲、唱、词,这也是流行歌曲的三大元素,又或者说三大要素。

    曲不好听,注定受众不广。因为大多数人听到它的第一时间,发现它不抓耳朵,就把它排除了。歌手唱得再好,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再好,也没有大用。

    唱,是紧排在其后的。

    一首歌,听第一遍,人的感觉是好不好听,但是听三遍、五遍、十遍之后,最开始的单纯的旋律上的“动听”,已经不能再满足耳朵了。或者换个说法,耳朵可以满足,但是人不是只有耳朵。

    听一首歌的时候,动用的也不仅仅只是耳朵。只有耳朵满足,是不够的。

    她妈妈当时是这么教许广陵的。

    儿子,你学校有没有漂亮的女孩子。

    许广陵说有。

    他妈妈问是谁谁谁。

    许广陵老实地回答了,一答就是好几个。

    他妈妈听后,当时随便从里面举出一个人来,说儿子啊,我们假设这个女孩子,头发染五颜六色地,耳朵上还戴着个大耳环,嘴唇涂通红通红的,手指甲长长的,里面还有黑灰,然后穿的鞋子和袜子很多天不换,脏脏的,臭臭的,那她还漂亮吗?

    许广陵想了想,然后就感觉全身都发麻。——那太可怕了!

    然后他就连忙摇头说,不漂亮。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很生动的教学,至少对于许广陵来说,印象真是太深刻了!深刻到以后每看到一个女孩子,他第一眼看的居然不是人家漂不漂亮,而是头发怎样,耳朵怎样,嘴唇怎样,手怎样,还有鞋子怎么样。

    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次教学之后,许广陵明白了对于一首歌来说,“曲”和“唱”的分别的重要性。曲好,而唱不好,就如同是一个长得漂亮,但打扮得很糟糕的女孩子。

    而“词”的重要性,是在后来,相当一段时间的后来,许广陵才慢慢慢慢地认识到的。

    此时,对于一首流行歌曲的认识,被许广陵移用到了拳法上面。一首流行歌曲,有“曲”、“唱”、“词”三大要素,那么一套太极拳,又有几大要素呢?

    或者说,他打的太极拳,和章老、陈老两人的区别在哪里呢,陈老现在的打拳,又具体是因为什么,而被他本能地认为是大师手笔呢?

    不得不说,许广陵是相当幸运的。

    对于作词作曲的学习,给他带来的收获绝不仅限于歌曲创作方面,就如此时,对流行歌曲认识上的分析法便被他移嫁到了太极拳分析上,而与此同时,章老、陈老两人的存在,又给他提供了两个极好的范本。

    加上他自己,就是三个范本!三个同中有异,但是整体水平相差却是极大的范本!

    也因此,让许广陵几乎没有遇到太多太大的困难,就一点点抽丝剥茧地,找到了自己和章老、和陈老之间的差距所在。——而当他得出结果的时候,也正是陈老一套拳法打完的时候。

    陈老打的不止三十六式,三十六式之后,更是穿插了好几招散手。

    许广陵莫名觉得,这几招散手,是陈老先生特意演示给他看的。真要说理由的话,其实也能找出,那就是以陈老先生刚才打拳时所表现出来的水平看,他是没有必要在三十六式之后再搭上这些散手的。

    那除了演示给他看,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不过,感觉是这样感觉,但许广陵也并不敢真的就这样认为。——他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但不管怎么说,必须要说的是,这个时候,许广陵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的。

    就如刚才打拳之前没有丝毫准备一样,现在,打完之后,陈老先生同样是没有任何平缓气血什么的,架子才刚一收,他就直接迈步朝小道这边走来。

    许广陵看着正朝这边走来的老人家。

    步履安和,气息平稳,在陈老先生身上,竟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刚刚运动而且是剧烈运动后的现象!要知道,哪怕是一个经常活动的大小伙子,如老先生刚才那般拳行如风步挪如电地活动了一番,也必定是气血沸腾然后气喘吁吁不可!

    这凭这一点,就表明了,这位老人家绝不一般,相当地不一般!

    人家不仅是理论上有一套,实际上,更是硬当当的,比章老都还要硬出好几条街去。至于他许广陵么,暂时实在是和人家没得比。

    哪一方面都没得比!

    不过许广陵没有沮丧,有的只是兴奋。——再没有什么,比知道正确答案,更能让暂时没有考好的好学生兴奋的了。

    知道了答案,就知道了解题思路。

    而知道了解题思路,以后这方面的问题,就再难不倒他了!

    换言之,许广陵感觉自己在太极拳方面,已经不需要老师了。除非将来有一天,他发现有比陈老先生还厉害的人物!不然的话,就靠陈老先生今天演示的东西,他就可以一直学习下去了,学习好久。

    ==

    感谢“习惯了梦”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