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5章 大师气象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6
    章老先生犹自在老松树下打拳打得投入,还不知道他开门揖盗召过来的这个老伙计已经在悄悄地展开偷鸡行动,不,陈老头哪里是悄悄地,人家明目张胆着呢。

    章老先生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一旦进入打拳状态,老先生整个心神那是完全投入,如果说因为牵挂着这边什么而三心二意,那也太看不起老先生了,也太轻视老先生几十年来培养出来的习惯与功力了。

    而这边,经过一番简短的对话,陈老头狠狠地刷了一番好感度后,便不再多言。

    陈老头过来这边之前,本来是打算到这边逛一圈就走的,见识见识某小后生只是顺带的,真正地和老伙计团聚一番才是正事,当然,也可以说是两者各占一半吧,如果没有章老先生电话里说的那事,陈老头也未必会动了过来之心。

    只是这番过来,见了人之后,陈老头的主意,那是大变啦!

    这位老先生已经决定,暂时来说,要待在这边不走了,要和章老头“好好地”、“好生地”团聚一番,团聚个三月五月,又或者三年五年的,呵呵,时间长短视需要而定。

    几十年的老兄弟了,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见一次不容易啊!

    既然见着了,不好好地团聚一番怎么能行呢?

    你说是吧?

    所以这会儿陈老头根本不急,一点都不急!简单地对某小后生展示了一下自身的儒雅宏博形象之后,也就收着了。他虽然不是厨师,但和厨师接触过啊,火候什么的还是知道的。

    再说了,拳法里面,书法里面,都讲究火候啊!

    有些东西,需要天长日久慢慢来的,只能缓,不能急,一急就错!就像做米饭一样,再好的大米,往急里去的话,也会做出一锅夹生饭来啊。——那就不美了。

    再说了,好歹也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家伙了,这点耐性都没有?

    那不是埋汰人么!

    所以此时,陈老先生,那是淡定淡定,相当地淡定,内心淡定,外表更是淡定,不但淡定,更是一副极有风仪风采风度的样子站在那里,淡淡地看着不远处章老先生的打拳。

    许广陵当然也不会没话找话,所以两人一时间都是把注意力投注到了章老先生那边。

    这一沉默,就是半小时左右。

    直待章老先生把一路拳法打完,然后走了过来。

    而走过来的章老先生看到两人沉默地站在这里,似乎没有任何交流的样子,心下颇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微笑道:“老伙计,怎么样?”

    “老样子。”陈老头颇为冷傲地道。

    “老样子是啥样?”章老先生又不满意了。

    “擀面杖吹火。”陈老头淡淡说道。

    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这个歇后语许广陵是知道的。原始的、老式的擀面杖就是一根实心的木棒,用它来吹火,那当然是不用指望。但如果是现在市里卖的擀面杖嘛,用它来吹火,哈哈,那会是相当好用!

    不过,陈老先生的评价标准,那是真高啊。

    如果章老刚才打的那个拳是一窍不通,那之前他打的拳,又通没通窍、通了几窍呢?一时间,说实在的,许广陵还真是颇想从陈老先生这里得到答案。

    毕竟,从刚才的交流来看,这位老先生着实是一把子好手!

    “老家伙你不要太过分了!”不顾是在小辈面前,章老直接开撕,“你摸着你的心口,说一句良心话,老夫刚才打的,真的是连一窍都没通?”

    “是!”陈老头回答得斩钉截铁。

    “你!”章老先生郁闷,但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你不服气?那好,老夫也上场打一遭。”陈老头微微昂着头,这般地说了一句,然后又朝许广陵略微点点头道:“小许,你也不妨观摩一下。”

    许广陵点头。

    此时他并没留意陈老先生之前还叫他拙言的,这时却换成了小许。

    再说就算他留意到了也不会诧异,两人毕竟不算怎么相识么,这才是初次见面,老人家看章老的面子叫他一声拙言,那是抬举,而若是叫一声小许,那也还同样是亲近!

    不亲近么,那就是小朋友、小伙子,又或者直接无视的,而这后者,才最为正常!

    你谁呀,非亲非故地,平白无故地一个老人家凭啥对你表示亲近?

    在两人的注视下,陈老头同样地缓步朝着不远处的那棵大松树下走去,而待其来到大松树下的时候,并没有花几秒又或几十秒的时间凝神静气,同样也没有挥拳踢脚地活动一下身体之类,而是直接地,就摆开了架式。

    并且,几乎是从第一式开始,老人家就动如奔雷!

    那动作,那态势,可着实是把许广陵给吓了一跳,而且是一大跳。吓,老人家,你居然还可以这么玩的?

    真的,许广陵这一刻真的是大开了一番眼界。

    他是第一次见到有老人家可以把拳法而且是太极拳打得这般迅,这般威猛。他的太极拳,也快,也威猛,但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他的架式拿出来和陈老先生现在的这架式一比,那就是土疙瘩碰上了金疙瘩。

    虽然颜色相似,形状也相似,但两者,那可真的不是一回事啊!

    许广陵看得聚精会神,目不转睛。他都恨不得这时手里有一台摄影机,可以把陈老先生的动作给摄下来的。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么,他能做的,也就是牢牢地盯着陈老先生的动作,并试图通过那动作,极力地把握其中的一点点神韵。

    对的,就是神韵。

    陈老先生的这动作,缓处若行云流水,疾处若霹雳奔雷,轻处若流风回雪,重处若海啸山崩,真是缓疾轻重、纵横捭阖,在整体迅疾的前提下,竟是打出了一种三月花开的味道。

    一边看着,许广陵一边在脑海里不自觉地对比着三个人的拳法。

    他的,章老的,还有陈老先生的。

    他的拳法,猛是猛了,快也是快了,但怎么着都像是一个大老粗,一点讲究都没有!

    章老的拳法,稳重、流畅、疏密合度、转折有序,让人一看便知是很有工夫的那种,显然是拳法的主人浸淫其中,时间非短。

    而陈老先生现在打的这个拳法呢?

    不需要任何思考,也不需要任何理论的支撑,仅仅依靠本能,许广陵就出了结论——

    这是大师手笔!

    非大师,不能展此身手,非大师,不能示此气象!

    ==

    感谢“龙战于野”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