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4章 飞白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6
    “老先生!”许广陵微笑着对陈老头点了点头。 Δ 『Δ』Δ网┡.*

    刚才见面之时这位老先生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这时却好像冰块被春风化开了一样,都荡起涟漪了。

    “我是老章的八拜之交,几十年的老交情了,当年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虽然有电话联系,但是很久没见面了,最近在家里闲着无事,就过来看看他。我姓陈,耳东陈,你可以叫我老陈。”陈老头说道。

    听着他的这介绍,许广陵又不自觉地微笑了一下,敢情这两位还真是老交情,连自我介绍的方式都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异曲同工。立早章,耳东陈,呵呵,有意思。

    “陈老好!”许广陵再次问候了一下。

    “嗯!”陈老头笑得很开心地点了点头,然后笑容微微淡去,换上一副很淡然的神情,对许广陵道:“我听老章叫你为‘拙言’,我便也这么叫你吧。”

    说到这里,看到许广陵点头,他便接着道:“拙言啊,我看你刚才打拳,最后收架子的时候,好像有点皱眉的样子。怎么了,是不是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许广陵心中一惊,这老先生好敏锐的观察力!以及也可以说,好敏锐的视力!

    要知道,小道这里虽说离那棵老松树不远,但其实也不是很近,至少这里寻常的说话声,站在松树底下便不大容易听得见的,就算听得见,也听不清。更何况,如果是用眼看的话,一者,此时天不是大亮,二者,从光线的明暗角度来说,这里是比松树下要明亮一些的!

    换言之,从松树下朝这里望,更容易望清楚一些,而从这里向松树那边望么,多多少少要受到一些影响的。

    但这老先生居然连刚才他那些微的一点皱眉,都看到了!

    说得夸张一点,这简直都有点可怖可畏了。喂,老先生,你这是长着一双鹰眼啊?

    许广陵不自觉地看了一下陈老先生的眼睛,但真没看出什么来,别说什么锐利的鹰视狼顾之相了,就是“很明亮”那种形容,都没有。老先生的眼睛眼神,看上去,就是很寻常的一个老人的样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说实话么,许广陵还真没仔细打量过一个寻常老人的眼神是什么样子。

    但这时,他只是觉得陈老先生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而已。

    鉴于这位老先生是章老带过来的,两人很可能也确实是交情深厚的关系,所谓爱屋及乌,对于章老的老朋友,许广陵自然也没什么需要太过提防又或者矜持的必要,因此对于陈老先生之前的问话,便如实说道:

    “是的,陈老,我收架的时候,总感觉有点意犹未尽。强行收了,就好像一个字才写了一半就搁笔了一样,总是感觉不太对劲。但之前三十六式已经打完,如果重复着再来一遍,我刚才感觉好像也是不对,所以还是收了。”

    “呵呵。”陈老头先是呵呵了一下,然后才对许广陵道:“拙言啊,你刚才提到写字,但是,我老头子猜猜看啊,你应该没学过书法。”

    这真是神了!

    许广陵还真没学过!

    毛笔字,虽然他也写过,但还真没学过!哪怕是稍微用心一点地学。基本上也可以说,他对于书法的了解是一片空白的。

    但这位老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莫非真是单纯地猜的?

    陈老头没给他太多思索的时间,此时已经说话了:“拙言啊,如果你学过书法的话,就应该知道书法中有一种笔法,叫做‘飞白’,‘其势若飞举者谓之飞,其迹如丝者谓之白’,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许广陵没有听说过,但这时,听了陈老先生说的这话,心中却莫名地,突有所悟。

    也就在他将悟未悟之间,陈老头又是呵呵一笑道:“你之前不是感觉那太极拳的架子收不对,继续也不对吗?你感到收不对,这个感觉是对的,你感到继续也不对,是因为你没找到继续的方法。”

    悟了,悟了!

    本就是一层极薄的窗户纸,此时有这位老先生比喻在前,直指在后,许广陵如果还不悟的话,那就是头猪了,许广陵难掩些许兴奋地道:“飞白!”

    正常地重复前面的那三十六式,那就是不对。

    但如果顺势跳跃,因势截取前面三十六式里的某些招式作为散手组合而施展出来,来牵引他的未尽之意,却是可以的,甚至可以说是恰到好处!而且这样做还有另一桩妙处,那就是因为是散手组合,所以长短、轻重,俱都是可以随意而变,随需而变!

    今天的未尽之意也许需要三招散手,明天的未尽之意也许需要五招散手,后天的未尽之意也许却又只需要两招散手,这,都是可以的!——本来就是散手,本来就没有限制。

    需要多,就可以多,需要少,就可以少!需要轻,就可以轻,需要重,就可以重!

    正所谓“存乎一念,在乎一心”,说来似乎有点复杂的样子,但事实上在实际打拳中,那是不需要任何考虑就可以依靠本能做到的事情,只需要对那三十六式极为熟悉就可以。

    此时,越想着“飞白”这两个字,许广陵越感觉这两个字用在这里,简直就是神了!

    而面前的这位陈老先生能想到把书法里的东西移用到拳法里来,也是神了!莫非,这位也是太极拳的老行家?同时,还是一位书法的大行家?

    他猜得半点都没错!

    下一刻,这位老先生便呵呵笑着道:“拙言啊,老夫研究这太极拳,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自问还是有一些心得的,你以后打拳中但凡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来问我,你是老章的晚辈,便也是老夫的晚辈,不必和我客气。”

    “另外啊,拙言,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有空闲,你最好学习一下书法,而且是站起来,站在桌子前写字的那种。熟悉一段时间后,你甚至可以一只脚站着写字,那样对你的太极拳,也是有帮助的,很大的帮助!”

    “多谢陈老赐教!”许广陵诚恳地感谢了一声。

    和章老先生交情莫逆的这位老先生果然也是性情敦厚中人,真是令人有点如沐春风的感觉啊,并且,在见识上,同样也当得起长者之称。许广陵心中这般想道。

    他却不知道,如果章老先生看到“交情莫逆的老伙计”的这番举动,怕是把这个老伙计撕了的心都有。

    ==

    感谢“反对个各”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