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0章 老伙计,淡定,淡定!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3
    于是今天来到公园的时候,许广陵见到的就不是一个老头,而是两个。

    “章老!”许广陵给章老打了个招呼,又对章老先生身边的那个老头道:“老先生,早上好!”

    两位老先生都很给面子地略微点了点头,章老先生是微笑着,那位陌生老头则是脸板着,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面无表情,许广陵自然是没有在意,但却隐隐觉得那老头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许广陵自然不知道导致老头眼神不对劲的“罪魁祸首”是在章老先生那儿,这时,他还如往常一般,好吧,也就是如前两天一般,等着章老打拳,然后他在边上观摹学习呢,却见章老对他说道:“拙言,今天你先来吧。”

    听着这话,许广陵心下略觉诧异,但也只是略觉诧异而已,随即便道了声好,然后朝大树走去。

    一回生,两回熟,三回熟极而流。

    这是在运动中或者说其它很多活动以至于项目中经常会发生的情况,属于初级心理学的范畴。

    大概意思是,接触一个东西,第一次的话,是陌生的,也是新奇的,然后因新奇而带来热情和专注,因此虽然是陌生、手忙脚乱、眼花心拙的,但因为有热情和专注,所以通常来说表现并不会太糟糕,甚至还会相当不错,开局开得漂亮!

    两回熟么,就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然后因经验而带来信心,其表现结果,往往会在第一次的基础上来个飞跃,以至于做到“完美表现”。

    第二次完美表现了,第三次呢,超完美?

    不是。

    答案并非如此。

    世间之事,奇怪以及有趣的现象往往就在这里,第三次么,经验有了,而且还不止一回,信心也有了,但是热情和专注,却往往会出现滑坡,甚至可能是大滑坡,也因此,一加一减之下,加的不如减的多,往往导致第三次的表现结果,反不如第二次,甚至,连第一次都不如!

    当然了,这只是比较容易出现的现象。

    现象而已,并非定理。

    许广陵的性格,以前的不提,总之现在的性格么,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毛躁,又兼之他本身就略微了解一点关于这方面的东西,所以这一次来到松树下,相当熟悉的感觉传来的同时,他的意识也格外地专注和警醒起来。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这是华夏古老典籍《易经》里的一句话,易经这本书许广陵是看不懂的,几乎一点都不懂,但他却从头到尾翻过!

    为什么会想到翻这本书呢?因为他当时看书的那个图书馆是把这本书归在“道藏”里的,也就是和老子庄子等书放在一起,许广陵当年先是通读了佛藏,一本没漏,后是通读了道藏,照样一本没漏。

    于是易经这本古怪的书,也就属于被“打包浏览”之列。

    这本书给许广陵留下的印象是相当深刻的,因为其它书,他都是在懂中有不懂,而这本书,别说什么懂中有不懂了,连不懂中有懂都做不到,而完完全全就是不懂不懂不懂!

    当时许广陵的犟脾气也上来了,翻!翻!翻!一直往后翻!

    我就不相信从头到尾你能让我一点都不懂!

    然后他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极大的满足。——这本古怪而又神奇的书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真的是让他从头到尾一点都不懂!

    但是当时花一个多小时翻完这本书,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的,里面还是有一些新奇又或有意思的句子被他给记住了,比如说“潜龙勿用”,比如说“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又比如刚才这句话: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河里都淹会水人!如果一件事本身需要专注、耐心或者小心谨慎,那就绝不能因为熟悉而粗心大意,潦草以对,然后犯下熟极而流的错误,自遗其咎!须知你对它熟悉,但它对你并不熟悉!

    所以此时,当许广陵凝心定神,凝神静气,把架子缓缓拉开的时候,其专注程度,比过去的哪一天,都犹有过之。

    而待他动作起来的时候,并不夸张地说,确实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宗师”的气象。

    章老在不远处看得那是心中击节称赞,暗道之前尽管已经尽量高估这孩子了,但还是高估得不够,仍然低估了。这岂止是未来宗师啊,只看其架式开阖间的俨然气度,现在就已经能当得起一个少年宗师的称呼了!

    章老一边看一边赞,当然只是在心里默默赞着。到底是身有所蕴、学有所宗的老人家,那点涵养还是有的。

    但是虽然许广陵今天表现得更好,几乎是比昨天又上了小半个台阶,章老激赞是有,然而惊诧却是没有的。——所有的震惊与诧异,都差不多已经在前几日中被用完了,今天别说许广陵俨然宗师,又或者少年宗师什么的,就是一夜之间成就大宗师,老先生估计最多也就是略微诧异一下。

    更多的,还只是赞许而已。

    然而他是如此,站在他边上的另一位老先生,可不一样了!

    绝不一样!

    这位老先生先前在许广陵缓步去到那棵松树前,然后凝神作着准备的时候,看着许广陵的眼神就有所变化,而待许广陵准备好,把架式拉开的时候,几乎是瞬时间,这位老先生的两拳就紧紧握了起来,然后整个上身不自觉地前弓,就如一支箭,蓄势待发一样!

    而待许广陵的动作由缓而速,越来越快,并呈现出一种疾风骤雨的态势时,老先生的两脚,都不自觉地微踮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待要出击狩猎的花豹一般。

    “老伙计,淡定,淡定!”

    章老先生一直有留意着陈老头的举动呢,他看许广陵的打拳只能说是用了八分的注意力,这绝不是不专注,而是对已经看许广陵打过几次拳的老先生来说,虽然许广陵今天的表现又上台阶,但八分的注意力也依然已经足够了,要知道,打拳的这孩子,毕竟是从无到有在他眼前成长起来的。

    虽然这成长的速度也忒快了些,快到不可思议,快到惊世骇俗!

    而老先生剩下的两分注意力,就留在身边的老伙计身上呢,这时,看到老伙计和他前几天初看拙言这孩子打拳时的表现差相仿佛,但更激动一些,老人心中便又是警惕,又是好笑,也略微有着几分骄傲自得,伸出手来拍了拍身边的老伙计。

    然后又说了一遍:

    “老伙计,淡定,淡定!”

    ==

    感谢“god`of`death”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