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49章 良材美质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3
    两次一模一样的血压,“凡夫俗子”,还真测不出来!

    “怎么样,章老头,这下你该服气了吧?”陈老头淡淡笑着,“看你这几十年来一直在门外徘徊,作为老大哥,我是既痛快,又痛惜啊!你要再不加把劲,那可真是来不及了。网”

    “痛快你个锤子!痛惜你个锤子!”章老先生的心情显然不是十分美妙,一边粗鲁地扯过血压计,一边哼哼哼地道。

    “别啊,也量量你的,让老夫我看看。”陈老头看他准备把血压计收起来,忙这般说道。

    章老先生不满着,却还是依他所言,量起了自己的血压。

    “您的血压是高压一百三十九,低压八十八,脉搏每分钟七十一次。”听着血压计的测量结果,章老先生斜睨着陈老头,“怎么样,满意了吧?”

    “这是你自家事,老夫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陈老头呵呵笑着,“我记得十几年前你的脉搏是每分钟七十五次,这么多年下来,就降了四次?啧,这把年纪,活到那个啥……身上去了啊。”

    这话可把章老先生给气得够呛:“陈大狗,我说你不要太过分啊!跟你说过了,老夫新收了个弟子,再过几年,分分钟吊打你。就你这样的,十个摞一起都不够看!”

    “新收了个弟子?欸,我说章秃子,你前几天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啊!”陈老头一脸狐疑,“莫不是你的哪个子侄,你老小子两人玩双簧,想骗老夫的师传绝技来着?”

    “我呸!”章老先生干呸了一声,然后理都不理这话,径直起身,放血压计去了。

    目光跟随着章老先生的身影,陈老头忽然咦了一声,却是这时才注意到挂在侧壁上的一幅大长条形的书法,“身健如松,气沉如钟,神动如龙”。

    “咦,这个条幅不错啊,章老头,哪来的?”起身来到条幅面前,陈老头先是打量着,然后这般问道。

    “哼哼,字是老夫写的,话是老夫弟子说的,怎么样,给个评价?”章老先生似乎是找到什么得意的地方了,转愤怒为淡然地这般说道。

    “话不错,字么,****!”陈老头道。

    章老先生长长地吁了口气,然后才道:“陈大狗,你知道不,你要不是会那三拳两脚的,就你这贱格脾气,在江湖上混,早就被人乱刀砍死,然后装麻袋沉江了。”

    “老夫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信就把毛笔拿过来,老夫写一幅同样的几个字你看看。”陈老头道,“对了,你不说装麻袋我还想不起来,当年的那个小媳妇,后来咋样了?”

    当年,两位老先生在某地乡下,是共同见证了一事,而那一地也正是两老相识的地方。

    一个小媳妇因为家庭生变又或者情变什么的,在夜里睡觉的时候直接一手拿钢钉,一手拿锤子,把三寸多长的钢钉,从其丈夫的头顶给钉了下去,然后把丈夫朝麻袋里一装,又在麻袋里放两块砖头,束起来,用乡下那种老式的独轱辘小推车,把丈夫给推到离家不远的大河里去了。

    然后过几天,若无其事地跑当地公安局报警:“我丈夫不见了,可能是和哪个野女人跑了。”

    顺带还指认了几个野女人的名字,其中一个“野女人”还算是当地的名门闺秀。

    这事在当时闹得很大。

    后来这事水落石出,还是出于另一桩与此完全无关的巧合事件,但这里就不提了,说来话太长。而陈老头之所以在此时提及这事,是因为和他当时所在的农场也有点关系。

    但没等到事情过去,他就因故转到另一个地方去了。然后这些年来,虽然两老也算经常联系,但也没个因由想起这事、提起这事。

    “还能咋样,法办呗。”章老淡淡说道,“倒是她儿子,受了不小的牵连,本来应该挺有前途一小子,当时就给退了,后来在当地也待不下去,不知跑哪去了。”

    “父母无良,害死子女啊。”陈老头叹息着。

    章老先生似乎对陈老头的字还挺信服的,所以并没有真的如陈老头所说的那般拿毛笔过来,这时只是接着陈老头的话道:“无良父母少,不孝子女多。正儿八经的无良父母我这几十年也就见这么一桩,倒是不孝子女,那可是见得多了去了。别人家就不说了,我老头子的那个,就是个不孝子,一年到头也难得过来看我老头子几次。”

    “得了吧,老伙计,不知道的人听了你这话还以为你是在炫耀呢,你家那小子现在好歹也算是封疆大吏,一天到晚不知多少事务缠身,还一年看你几次?非年非假,看你一次都算是孝顺到不得了了!”

    “所以啊,说靠子孙什么的都是假的啊,老子早就知道这一点了,所以,这不,收了个弟子来着,那孩子挺有灵性的,天赋、禀性,甩你一百条街!老头子已经决定,把我毕生所学都教给他了。”章老道。

    “真是你在公园里随意碰到的一小崽子?这才几天啊,就决定传以衣钵了?”陈老头此时是相当真实地诧异着说道。

    “说什么呢,那孩子姓许,叫许广陵,我给他起了个字叫‘拙言’。”章老先生颇为不满地说道。

    “啧,我看你这老秃是年老昏了,这般大事,居然这般轻率决定?”陈老头道。

    “只要你不和我抢弟子就行,其它一切好说。”章老淡淡说道,“老子都有点后悔那天打电话叫你过来,我告诉你,如果再晚一天,你就绝接不到老子的那番电话。”

    听得章老这话,陈老头的神情郑重起来,也由不得他不郑重,“你是说,就一天时间,那小后生,就让你生出收为弟子的念头?我记得你章老头的眼光那不是一般的高啊,当年多少良材美质求到你门下,你是连理都不带理的,就是我家那小子,你都只带了他两年,就把他给打回去了。这小后生……小许,难道是什么妖孽不成?”

    “等你见到就知道了。”章老淡淡说着,“先说好,你只有看的份。如果想抢人,老头子绝对会和你翻脸的!”

    ==

    感谢“铁血大帝”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