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46章 推土机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2
    察觉到心中的这个想法,许广陵微微摇头,略有点自嘲地笑了笑。』   』 网*.┡

    这本来就是不劳而获的东西,他现在居然还似乎对人家生出了些嫌弃之心,呵呵,这可真是有点贪心不足了。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买得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槽头拴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县丞主薄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古人的这诗,说得还真是没错啊。

    这会儿在屏幕前盯得有点久了,又感觉心气略有点浮动,许广陵便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离开书桌。

    站在房间中,许广陵随意活动了下手脚。

    这个时候许广陵才现他缺少两个东西,或者也不是缺少,而是最好添加上这两样东西,一是买根毛笔回来,写写毛笔字,许广陵当然不是想要成为一个书法家什么的,而是练练毛笔字,对于凝神静气什么的,最好不过了。

    比如这个时候,便用得着。

    二么,就是除太极拳之外,他最好再学一些简单的以至于简短的活动身体的散手,同样是这个时候用得着。太极拳好是好,不但好而且非常好,但奈何对于现在的许广陵来说一打便停不下来,属于是相当的“重武器”,这种时候耍来,未免不太适合,不,是太不适合。

    那等于是把地壳打个洞,用地火来煮鸡蛋嘛!——当然了,这个形容就有点太夸张了,不符合实际比例,予以差评。

    前天章老有提到的五禽戏、八段锦之类的,似乎可以学一学?就不知具体如何。

    但这时许广陵没有去网上查找相关资料,笔记本屏幕的界面还停留在他晋升业余五级的系统提示上呢,许广陵决定待会再一鼓作气地继续干下去,干到哪里是哪里。

    但估计,也冲不了多远了,刚才和对手纠缠到八十多回合的那一把,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开局之前,许广陵例行看了一下那人的战绩,并且因为这一局的关系而记住了,是4胜和3负,相当厉害的一个成绩。

    差点把广播体操给练了一次,当然许广陵实际上是瞎折腾,随便活动了下手脚,大概十来分钟之后,许广陵再次来到书桌前,握起鼠标点下了“继续评测”。

    于是棋局继续开启。

    之前说感受到压力是真的,从业余四级到业余五级,许广陵现对手好像陡然上了一个台阶,仅仅只是一级之差,给他带来的感受却是相当的不一样。

    刚才业一到业四阶段,干起所有的对手几乎都是砍瓜切菜,除了纠缠到八十多回合的那一个对手,其他的对手,哪怕是那两个拖到了四十多回合的,事实上也没给他带来任何压力。

    之所以拖到四十多回合,是因为对方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先手飞象的防御布局,而且并不像第二局那般虎头蛇尾式的搞笑,那两个都有点像乌龟壳,不太好打。

    但也就是那样了,壳硬归壳硬,那两个对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缺少变化,只是被动防御,根本就没有进攻力,甚至,许广陵都怀疑对手究竟有没有进攻的意识。

    也因此,被他干翻不过是迟早问题而已,许广陵都不用花什么心思,几乎是按部就班就可以了。

    但这五级的评测才刚一开始,对手就给许广陵带来了压力。

    刚才几十盘过去,许广陵对于象棋这种东西已经是相当熟悉了,梦里的一切仿佛都已经完成了与现实的嫁接,操纵起对局来,许广陵再无一丝一毫新司机刚刚上路的那种新鲜和紧张,而是俨然化身为积年老手,运筹严密,攻杀狠准。

    一旦被他咬中脖子,对手几无挽救的余地。

    而他打量猎物所需要的时间,很短!基本也就是开局五步之内。也就是说,对手,一步、二步、三步、四步、五步,不过五步,许广陵就能判断出对手的实力来了。

    然后在这个判断的基础上,多少个回合之内能干掉对手,最好采取哪种策略和招式来干掉这一个对手,大体也就心中有数了。

    经过数十局的验证,许广陵的判断基本靠谱。

    然而这一局,晋级业五之后的第一局,对手已经走出六步了,但许广陵还是丝毫没有判断出对手的实力,当然,这么说其实也不正确,对手能让他判断不出来,这本身就已经是实力的展示,而且是最为明显的展示。

    六步之后,许广陵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对手的棋力,很不错,相当不错!

    对面的开局不急不躁,一步接一步,疏密合度,无过无失,一看就是个老把式。用那句通俗的话来说,正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面对这个情况,许广陵也就有了点数。——再想如前面一般砍瓜切菜地把对手给放倒,大概是不可能的事了。那么,持久战准备!

    于是,他也就沉下心来,甚至,还略微生出一点兴奋。

    这是个好对手!

    战局在平稳中推进,你来我往,僵持不下,七十四个回合之后,许广陵还是寻得了一个机会,咬住了对方的脖子,也就是用车压住了对方的象眼,而马在边上,可以强蹬了。

    这一蹬之后,僵局将立即被打破,并很快就会呈现出风卷残云之势。

    也就是说,上一刻,双方还战力僵持,你来我往,好像要一直相爱相杀到天荒地老,但是下一刻,其中一方将立即是兵败如山倒,大败溃败不可收拾。

    从均势到完崩,也就是这一步棋而已。

    “草,算老子运气不好,才刚从六级下来,就碰到个推土机。”

    许广陵现对手在右面的对话框里打了字,这也是对局这么多盘以来,第一次见到有对手言。而见着对方的这句话,许广陵呵呵一笑。

    推土机?

    用推土机来形容他刚才的战术,倒也确实挺形象的。

    开局的时候他就是感觉这个对手应该不太好拿,所以才使用持久战的战略,以及一点一点推进和蚕食的战术,也就是对方所说的“推土机”战术,然后果然是使对面“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许广陵正打算回话,就见棋局已经结束,系统提示他战胜了对手,应该是对方直接点了认输。

    干脆利落,好汉子!

    许广陵为对方点了个赞。虽然对方就算不认输,也只不过是多拖几个回合而已,但之前有好些把,明明对面已经死定了,还是要拖着,甚至有一个家伙直接拖到所有大子都被许广陵吃了,才……

    不,还是没有认输。

    最后是被许广陵直接绝杀的。

    ==

    感谢“风神伴月o”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