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44章 潜龙腾渊,鹰隼试翼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2
    百兆光纤,理论的下载度是八到九兆左右,但实际使用中,能达到这样下载度的时候并不多,以许广陵的下载感受而言,八兆九兆的有,五兆六兆的有,两兆三兆的有,跌落到一兆以下,只有几百k甚至几十k的下载度,也不是没有过。『网 .

    今天的这个下载度还算给力,平均五六兆左右。

    而下载下来的游戏包,是五十来兆,换言之,十秒左右。

    下载完毕,安装,登6,许广陵就以他那个“酒薄不堪饮”的帐号登6,事实上他有两个qq号,但以前的那个,已经没有登6很久了,很久了,久到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

    这是一个游戏大厅,或者说一个综合的装载各种小游戏的平台,就类似于航空母舰一样,上面可以停放各种飞机坦克装甲车,许广陵顺利地查找到了“新中国象棋”游戏,并安装。

    这个更快,两秒钟搞定。

    然后界面就自动弹到了新中国象棋房间。

    许广陵看了一下,有初级场、中级场、大师场,还有一个什么巅峰对决场,然后就是普通场,以及十分钟二十分钟限时区,许广陵正想点初级场进去,眼睛再一瞄,看到了更上面的“棋力评测区”,后面还有说明和标注,“自动匹配同级对手”。

    这个应该更合适,然后他就点了进去。

    很快地,许广陵就庆幸刚才点的正确,这里居然不需等待,只要进来找个桌子坐下,然后系统就立即自行匹配对手,再然后棋局立时开始!

    酒薄不堪饮,业余初级,胜o负o。

    我要杀杀杀杀杀,业余初级,胜3负2。

    这是右列的显示框里,这一局对战的两人信息。此时此刻,这是一种相当奇妙的体验,一如那天拿着土豆站在菜板前一样。那天,明明以前从来没有过“刀工”这种讲究,但许广陵当时就是本能地觉得,“我能行!”

    而此时,感觉是一样的。

    明明以前从来没下过象棋,不论是实体的还是虚拟的棋盘都没有摸过,但许广陵此时看着眼前屏幕上,那由横十竖九的线条所组成的棋盘,却仿佛,早已经熟络到骨子里去了。

    初始第一局,许广陵是轮到了后手,由对手先走子,然后许广陵就看到对方直接架了个中炮。

    带着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许广陵用鼠标操纵着棋子,把象支了起来,然后立马地,对方把中炮给打了过来!许广陵愕然,“炮不轻”,这个象棋对弈中,最基本的道理,对手不知道?

    才刚刚开局,吃了他一个中间的小兵,有什么用呢?

    这就是典型的“得子失势”啊,只为贪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兵,轻易就把刚才拿到的先手拱手让人。表面上,吃了他一个子力,似乎是小占了一点便宜,但事实上,“势”,已经丢了。

    此人上不得台面!

    才一步之间,哦不,两步了,许广陵就给对方下了这样的一个评价。

    但再怎么样,人家炮打过来将军,还是要回应的,也必须回应,许广陵补了个士,然后对手再次把另一个炮一平,弄了个前后炮。许广陵却只是按部就班,按照从“梦”里获得的经验,凭着似乎早已深谙于心的棋理,不慌不忙地走子,应子。

    对方双炮从中间组织攻杀,两马也从中间交错而上,毫无疑问中路是其强处。但棋盘的大小是固定的,棋盘上双方的子力也是固定的,这里强了,别处必然就弱了。

    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不需要小学生,幼儿园的小盆友都可以明白。

    也因此,许广陵的对阵战略是避实就虚,避开对手强大的中路攻势,不采取以硬碰硬、以冬瓜碰南瓜的方式,而是一面虚应对面的攻势,一面实际向两翼蓄子,试图从对面的两翼也就是三七路找到机会。

    中路、两翼、避实就虚、见招拆招、蓄势待。

    这是对局才刚刚开始,便涌上许广陵意识中的一些名词或者说概念。

    就在这一刻,许广陵忽然觉得,这和华夏古代的兵法似乎有那么一点关系?不,是很有关系!许广陵一时间便决定,近期,似乎可以把孙子兵法以及三十六计什么的,找来看看。

    以前在学校及外面的诸多图书馆看书,不论是孙子兵法,还是三十六计,又或鬼谷子什么的等相关类书籍,都算是很常见也很显眼的,但当时的许广陵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多次看见,也依然是选择了无一例外地忽略。

    但这时,那些书的影象,却陡然在他的脑海里鲜活起来。

    不过心思只是略有飘浮,下一刻,许广陵就立即把注意力给集中了起来,集中在眼前的棋盘上。——这对局还正在进行着呢。

    对方的火力一直还是蛮猛的,其id“我要杀杀杀杀杀”显然没起错,而且是相当地没起错,双马双炮双车,尽皆向中路集结,试图一鼓作气地把许广陵给拿下。

    但很快地,对方两翼的其中一翼,在许广陵这边是右侧,在对方那边是左侧,而用棋盘术语来说,也就是对面的“七路线”,出现问题了。

    而且这一出问题,就是大问题!

    许广陵虚晃一枪,把车从自己的三路线上同时也是对面的七路线上移开,直接移到了和对面的车一条线上!

    换言之,许广陵这一招,是把自己的车送给对面的车吃!

    车是什么?

    车是棋盘上的最大子力,素有“无车十子寒”之说,也就是说,如果少个车或者说车没了,这棋局基本上也就不用下了,直接投子认负更好一些。而此时,许广陵就是把自己这边最有价值的棋子,直接送到人家的嘴里!

    但是这个时候,对方面临着两个结果,一是毫不客气地用车把许广陵的车吃掉,但是与此同时,会被许广陵炮打底象,来一个闷宫,直接将死。二么,就只能出将或者上相,然后把车反过来让给许广陵吃了。

    要么壮士断腕,不,断臂。

    要么……

    没让许广陵等太久,对方不知道是没看出这一招,不过这种可能性在许广陵看来实在不大或者说迹近没有,那就是另一个可能了,也就是对方实在舍不得弃车,宁死不屈。

    他用自己的车,把许广陵的车给吃了!

    许广陵把炮打过去。

    然后是系统提示:“您在本次评测对局中取得了胜利!要晋级还需净胜同等级对手4盘或低等级对手盘。”

    底下是三个按扭。

    保存复盘,继续评测,退出评测。

    ==

    感谢“軒轅輪廻”的推荐票支持。

    话说你的这个廻字可难为我了,我用的输入法居然都打不出来的!怎么办的呢?我还是用网络字典,把这个字给copy了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