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41章 梦里浮生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1-02
    ,更新快,,免费读!

    十菌清汤米线。

    之前就说了,除了菜市场上常见的平菇香菇口蘑金针菇等有限几种蘑菇之外,许广陵对其它的蘑菇并无认识,至于各种野生菌,更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现在,他发觉,他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山野的野生菌辨识及采集专家。

    说是十菌清汤,但其实,通过那个梦,他认识的绝不仅止于“十菌”,而是那个梦里,视野一路之上,所遇到的所有菌类!在脑海里略微清点了一下,许广陵得出数量,四十三种!

    是不是就仅限于这四十三种了呢?答案依然不是!通过这四十三种蘑菇,山野之间,各种环境,各种适宜蘑菇生长以及适宜何种蘑菇生长的环境,在许广陵心中,历历分明。

    只要他向山野之中亲身走上一趟,不需半个月,他就绝对可以不凭藉任何外界的其它资料,编一本《山野蘑菇辨识大全》出来!而且绝对是精准的、丰富的、第一手的资料。

    想着这些,一时之间,许广陵竟真的有立即起身,走出现在所在的这个大都市,一路向外,走向大山荒野的冲动。

    梦中,那雨,那潮湿,那覆盖着厚厚松针、落叶等物的松软泥土,那清新的而又偶尔飘过的带着一丝陈腐味道的山间气息,那无数茁壮萌长的草木,还有那最为小巧袖珍的,堪称山间小精灵一般的各种野生菌……

    这一切,都化作一张大网,网住许广陵的身心,仿佛要拉扯着他,催促着他,去吧,往山野而去,去到那广阔的天空之下,去到那绵绵的细雨之中,去到那一望无际的山野丛林里,去呼吸那清新自然的空气,去采摘那些挂着雨滴带着清凉的各种野生菌子。

    背一个大大的竹箩,拄一根长长的藤杖,与草木山岩为伴,和清风细雨为邻,累了,就随意择地倚树而息,渴了,有山泉水,有种种野生的饱含着清甜汁液的诸般果实或者根茎,饿了,也许上山之前随身带一些干粮,是一种比在山中临时而取更好的选择?

    但如果不怕累,不嫌烦,或许可以背一口小锅,带一点调料,哪怕仅止于一些细白的盐粒。

    山间,清泉所在,游鱼不绝。

    捉上条把条小鱼,略作处理,和刚刚采摘的菌子一起,来一锅简单的清炖,纵然是简单,纵然是清炖,怕也是其鲜其香,招来百鸟。当然,或也可能有野猪……

    这一切,很飘逸,很幻想。

    但现实离这有多远呢?

    答案是,或许并不远,而这也正是其吸引力所在。真正的能够勾人魂魄的幻想,多半脱胎于现实,根植于现实。太脱离于现实的东西,不美,就算美,也很难让人意为之牵,绪为之绕,心心念念,为之畅想。

    十菌清汤!

    十菌清汤粉包!

    如果只有这一个梦,许广陵或许会进一步地加深判断,认为那天晚上的变化,是一个厨师的意识或者灵魂,进入了他的身心之内。然而不是。继这个梦之后的其它六个梦,在这一夕之间,完全地、彻底地打破了他之前的猜想!

    那不是一个厨师的意识或者灵魂。

    绝不是!

    甚至于,他之前的猜想方向,都是完全错误的!简单地说,那不是什么人的意识或者灵魂,而是……

    而是什么,许广陵暂时还不知道。

    刚才一共是七个梦,或者说一个梦共分为七段,但强调这些没有意义,总之就是七段不同的经历和内容,而除了这第一段之外,其它六段,此时俱在许广陵脑海里闪现。

    除了这第一个梦,其它六个梦,都和“饮食”或者说“厨师”无关,分毫无关!

    制陶,象棋,护林员,沙漠探索者,长途客车司机,还有一个加工木料的小工坊主!

    六个梦,六种经历,相互之间几乎可以说是毫不相关的经历,让许广陵这一刻大脑的意识颇有一种奇怪的离散之感,上一刻,他还在想着,妙手如云,提起细细画笔在瓷瓶上的轻巧勾勒,下一刻,画面就变成了双手熊抱一根巨大木段,往疯狂旋转呜呜噪响的锯木机上送去。

    而再下一刻,画面却又倏而再变,变成两指拈起一枚小小棋子,在棋盘上轻轻地敲放了上去,“将!”……

    不能想了。

    再想,恐怕要精神分裂了!

    会不会精神分裂不知道,许广陵只觉得这一刻他真的有点晕,不,是很晕,不是实际的头疼头晕,而是一种心理上有点接受不了的虚幻感,这一切,简直是太……太疯狂了!

    太无法形容了。

    此梦之前,梦中涉及的那些,他还什么都不会。

    但现在,哪怕还没有经过任何验证,他便本能地觉得,除了那个蘑菇辨识和采集之外,他已经是一个制陶大师,一个绘画大师(制陶中的绘画),一个象棋大师,一个经历几十年风霜的护林员,一个和蓝天白云黄沙灌木相伴了大半生的沙漠探索探险者,一个老司机,还有一个对诸多低端木料加工门儿清的小锯木坊主!

    之前佳公子的三个提问,让他恍觉他似乎还不能胜任厨师的职业,现在可能仍然不能,虽然又多了一个“十菌清汤”系列。但其它的六段经历,却似乎是很完整的。

    完整的意思是,他现在,很可能有能力去担任、去体验这六种中的其中任何一种!

    许广陵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两脚跟微微着力,整个人便如弹簧一般,从大床上弹上起来。——事实上,他现在睡的这个床是没有丝毫弹性的,有弹性的,或者说有舒展力以及爆发力的,是他的身体。

    打太极拳才两日,算上开头的第一天,满打满算也才三日。

    但他现在,整个身体内都仿佛洋溢着一种充沛的劲儿。还有,之前的那七个梦!那么长的梦,那么复杂的经历!如果是按正常做梦的情形来说的话,他现在多半是因为没有睡好觉,而处于神乏气虚并且是相当的神乏气虚状态!

    但真实的情况正好相反。

    不论是身体的感受,还是精神意识方面的感受,许广陵都感觉此刻他的身心状态,是前所未有之好!

    除了对梦中的那复杂至极的几段经历,直到现在,他的心理上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

    感谢“iv小夕”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