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39章 拔剑四顾心茫然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9
    ,更新快,,免费读!

    野山药、园参、红薯,是梦里展示的做那种粉条的三样材料。

    野山药园参都交由大傻包了,红薯则是那种老式的黄心红薯,佳公子也不愧为见多识广的号称尝遍大江南北各式美食的专栏撰稿人,在许广陵给出图片后,毫不思索地就打出了国内目前比较大规模的几个黄心红薯种植地,后来干脆也和大傻一般,承揽了这个差事。

    如此,许广陵足不出户,只需待在家里等着收货即可。

    这三样东西都是秋冬开挖,今天是九月三号,阳历的,离中秋还有十来天的时间,比采挖这三种东西的时间略早,但如果提前准备的话,其实也差不多了。

    当然这种事现在就不需要许广陵来操心了,两位江湖大哥还是很仗义的。

    许广陵要做什么呢?他要先准备一切后续的相应事宜,比如说联系打粉作坊,然后再租一个院子或者仓库什么的,再然后还要雇一些人手。

    做粉条虽然不是什么复杂事,而且许广陵做的也不多,因为是第一次,带有极大的尝试性质,所以满打满算也就是打算做个几百斤,然后做出的粉条一些相熟的人分分就算了。

    如果做出的这粉条确实不错,那以后再作相应打算。

    而如果不是那么理想,那这就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先敲定了大概,后续具体事宜三人约定随时电话联系,然后许广陵就退出了qq,顺便也关了电脑。

    打开笔记本的时候许广陵多半也就是查查资料,而如果没有资料要查,基本上也用不着开电脑,至于说在互联网上闲逛什么的,以往的许广陵根本没有这种心情,所以笔记本十天半月什么的不开也是常事,经常真的“蒙尘”的。

    关了电脑,许广陵在房间中随意漫步。

    之前佳公子的三问让他受到了一些触动,当然不可能是羞愧什么的,而是通过这三问,许广陵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从事任何一行,都需要相应的积累和沉淀的。

    就比如说厨师,他现在还真的干不了!

    总不能就做一味“九品白玉羹”吧?然后其它什么都不会。——没有哪一家厨师是这样的!

    但他擅长什么呢?

    或者说,以后,要做些什么呢?

    以前,整个人昏昏沉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反正他有得吃有得喝,所以自然也从不需要考虑以后。或者换个说法,那个时候,许广陵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以后!

    他不会想着,明天做什么,后天做什么。

    对他来说,没有明天,更没有后天。他的过去、现在、未来,都如阴蒙蒙的天,雾蒙蒙的地,被一种阴郁封锁着。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但现在既然从那种状态中走出,未来当如何,就成为摆在许广陵面前的第一件事了。

    总不能每天都无所事事,然后就这般一直到老。这应该不是父母希望看到的他的样子,不,绝对不是!

    如果从擅长的角度来考虑,不论是父亲从事的写作还是母亲从事的音乐创作,他都是比较擅长的。

    先说写作,他有父亲从小点点滴滴的教导以及自身的耳濡目染,父亲尚在时,他就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功力及灵气,而且也可以说是已经小有斩获了,这几年虽然是一笔未动、一字未写,但那么多的书不是白看的。

    古人尚有“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之说,他熟读的,又岂止是什么唐诗三百诗之类!现在若提起笔来,只需一段时间的稍作熟络,他的功力,必然在父亲当年之上!这一点毫无疑问。

    接着再说音乐创作,从能力上来说,他是不缺的,而且昨天《大梦千秋》的创作,让他依稀感受到,现在的他,或许真有吃那么一碗饭的天分。但另一点不得不考虑,那就是国内目前的大的音乐环境,其实不是那么好。

    或者说得稍微直接一点,不仅仅是“不那么好”的问题。

    从业环境,比母亲那个时候,已经恶劣多了。其实哪怕是当年,母亲也是不止一次地在父亲和他面前埋怨过这个问题,并坦言,如果不是入行早,而且涉足较多较杂,只单纯地从事“音乐创作人”的话,一年忙到头,别说创收什么的,能满足一家人喝粥就不错了。

    赚钱多少许广陵倒是不太在乎,赚再少,自食其力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这样的一种从业环境,意味着这里面很可能是一团乱麻。而许广陵对这样的一种圈子,兴趣乏乏。

    当然,也许并不是如他想的那般糟糕,具体如何还得待他亲自涉足了才能确切知道,说不定和母亲那时候相比其实反而变好了呢,他感受到的恶劣只是表面现象。但既然不排除有这么一种可能存在,而且又不是非从事音乐创作不可,那许广陵就有点犹疑了。

    也许,真如之前在qq上和大傻佳公子两人说的,把音乐创作作为一种随兴和兼职,反而会更好一些?待一点点实际接触后,如果发现环境确实不错,以及他也确实在这方面具有天分(普通层面上的知识以及能力,他是绝对不缺的),那再从兼职到全职,也未尝不可。

    写作,或许也可以作同样的考虑。

    而在排除了这两个他会本能想到的行业,也是他从小就开始学习和接触的行业,其它的,还有哪些是他可以去做的呢?

    如母亲说的,去学校做个教授?如果重走这条路,问题应该是不存在问题的,但可能还需要一番周折。周折其实也不算什么,真正的问题在于,在经历了父母之事后,许广陵对那种注定将要按部就班的生活,存在一种本能厌倦或者说虚无感。

    再严重点说,他对整个生命,都有点空虚观。

    这个情况虽然现在有所好转,但那种总体基调却并没有彻底改观。而在彻底改观之前,许广陵不觉得正常的朝九晚五的生活,适合于他。——本来就已经不存什么的朝气,如果再被那么一磨,整个生命,还会剩下什么?

    这么想着,许广陵一时之间,但觉天地之大,自己竟然是无从举步。

    这才是真正的“拔剑四顾心茫然”。

    想着想着,许广陵突地又自嘲一笑。暂时考虑这个,其实还不必啊。且不说有粉条那一事摆在前面,就说太极拳的这事,或许也还要支配他一段时间呢!

    真要考虑从业的话,还得他先把作息给调整过来再说!

    那么一遍太极拳打过随后就酣睡上一整天的这个情况,究竟会持续多久呢?

    许广陵并不觉得会一直持续下去,没那个道理!身体的新陈代谢,总是有固定规律可循的,哪怕暂时被打破,也是为了走向新的规律。但希望这个时间,不是章老前面说的他需要大吃特吃的几年。

    几年的话,哪怕是两三年,也着实太长了一些!

    待零零碎碎想完了这些,已是夜深时分了,许广陵看了下手机,半夜两点半。考虑到四点多或者干脆四点这样要去公园,许广陵决定在床上躺会,反正一时半会也没事干。

    而且暂时也没有看书的兴趣。

    然后下一刻,许广陵没料到的事情再一次地发生了。就在他躺下,头刚靠枕,眼刚微闭,不过三五个呼吸的时间,睡意便再一次地迅速涌来,然后,他又进入酣睡中去了。

    而梦,又一个梦!就在这一次的酣睡中,如深夜昙花,悄然绽放。

    ==

    感谢“sekck”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