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35章 药膳单子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7
    “现代西方医学,把人的衰老认为是dna的复制错误。”章老的激动好像在那一拍中完全宣泄干净,再说着这话时,已经是一副淡淡的语气,“既然这个理论被提出,那么这个现象应该是存在的,但也只是现象而已,它不可能是原因。”

    “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它无法回答,那就是,生命的代谢过程,存在dna复制错误,那么,生命的运行机制,难道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从而对复制错误采取一种逆向修复?”

    许广陵只是听着,没有发言。

    对这个东西他完全不了解,随意发表观点,不论是肯定还是否定,都没有任何意义。

    “有一种观点认为,这种逆向修复其实也是存在的,但是逆向修复,需要一种东西。而这种东西,对任何一种生命体来说,都很宝贵,并且,不可再生。”

    说完这话,看着许广陵脸上平静中带着点茫然的表情,章老忽地摇摇头,有点失笑道:“算了,还是不说这个了。拙言,你只需要知道,你的运气很好很好就是了,好到我这个已经把很多东西都看淡的老头子也都羡慕不已。”

    您老说的莫非还是武术宗师的事?

    许广陵略有点无奈。

    其实他想说,章老,我真的不在乎这个,就算我的身手有朝一日能一挑一百个,估计也基本上毫无用武之地。看最新章节就上网【】而且,就算真的成就了所谓的“宗师”,也不可能青春永驻、返老还童什么的吧?那不现实。

    但这话当然不可能说。

    当然了,他也不认为章老的宗师情结有什么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执念,在这些方面,求同存异就可以了。

    所以许广陵道:“章老,那您认为现阶段我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章老的注意力果然被转开,又或者说,老人家本来也没怎么想把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因为缺少配合者啊,“拙言,拳法上呢,我就不说什么了,我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你的,遍天下,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可以在这个方面指点你,你只需要自己摸索下去就可以了。宗师之路,已经在你脚下延展开,你只要走,走着走着就到了。”

    得,您老继续。

    “但是饮食方面,我要着重提醒你一下,最近这段时间,最好是最近几年里,你要吃,多吃,并且还要吃好的。”

    说着这话,然后章老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拙言你说过自己会做饭,那是最好了。骨头汤什么的会不会做?药膳之类的会不会熬?”

    许广陵羞愧。

    骨头汤之类的,从没做过,药膳之类的,仅止于听说过。.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但这个时候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难道他能如实地告诉章老说,其实严格来讲,我只会做一道“九品白玉羹”?对了,我还会做豆腐,还会做粉条……

    但是您老说的这两种,我是真不会。

    那不扯蛋嘛!

    许广陵完全是一脸地淡定和从容:“会做,章老,这些我都会做,还挺拿手的。”

    章老点点头:“那行,明天我拿几份药膳单子过来,当年在京城老头子也是拿好东西和几个国厨换的,应该差不了。”

    国厨!

    听了章老这话,许广陵谈不上震惊,但确实也是蛮吃惊的,吃惊的主要原因其实倒还不是国厨什么的,而是章老的身份。——和国厨换东西,那身份多半也是国什么什么的吧?

    国医?

    又或者换个说法,御医?

    基于前面对章老的一些判断,此时,这样的两个字闪现在许广陵的脑海里。

    没有求证,也不可能当面贸然地问章老这个问题,那真的是太冒昧了。不论倚老卖老,还是倚小卖小,都不是许广陵所欣赏的品格,甚至都可以说,以他那种略有点淡漠的性子,遇上这种人,心中不生出厌恶就算不错的了。

    再说了,难道这个问题很重要?

    章老什么身份,难道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之前,章老主动为他取字,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贵公子,他在章老面前以晚辈自居,用华夏古代的话来说就是执弟子礼,也不是因为章老是什么曾经的大人物,他想攀附倚仗。

    华夏古代有话叫做,君子之交淡如水。

    什么叫淡如水?不是说关系像水一样淡薄,而是彼此相交,只及彼此,不及彼此身后其它。

    而“甘若醴”就不是了,正好反过来,彼此相交,只及身后,不及彼此。

    有利则交,无利则散。交往还是不交往,以怎么样的一种程度或者说亲密度交往,和喜欢、欣赏又或讨厌、厌恶无关,仅仅只是出于利益又或需要而已。很需要,就保持很亲密,一般需要,就保持一般关系,不需要,就任由关系冷落,如果不但不需要而且有害无益,那就立即干脆利落地把关系斩掉。

    形势变,则关系变,就这么简单。

    许广陵只当没听见国厨这两个字以及其中所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神态自然甚至是略有点漫不经心地道:“好,我就不说什么多谢章老之类的话了,等我把那些药膳研究出来之后,如果做得好的话,每天都为章老您做上一份。”

    章老同样也没把许广陵的这话当一回事,只是笑道:“好啊,那我等着。”

    然后一份很可能真的价值千金的药膳单子,在两人的都不太当回事中,就这般,成为过去了的话题,而接下来就是早餐。

    上一刻两人还在说国厨,还在说药膳单子,下一刻两人就一起坐在小吃摊前,吃豆腐脑包子。许广陵想着这事,怎么都觉得有点好笑,又想着,当年,章老能随意从国厨手里讨来药膳单子,那吃国厨做的饭菜,肯定也是家常便饭吧?或者至少,不太可能太稀罕。

    但是此老现在吃寻常小吃摊上的寻常豆腐脑,寻常素包子,而且是被许广陵这个只会做一道菜的人评价为六十分的东西,却偏偏还吃得有滋有味。

    并不夸张地说,这确实也是一种修养或者说人生境界啊。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是宋朝苏东坡的一首词,许广陵以前读过,但并谈不上十分喜欢,而且这首词里的意味,也是他比较陌生、难以真正体会的。但这时,在章老身上,他却对这首词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

    感谢“天人合道”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