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30章 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4
    “小许,介不介意我老头子给你取个字啊?”章老看着许广陵,温和说道。

    时下中国,但凡有小孩出生,父母还是会说给小孩“取个名字”,但其实这个说法严格讲究起来已经不合时宜了,因为现在只起名,不取字,正确的说法是“起个名”,连“取”都不应该用,因为取是用在字上的,“取个字”。

    古人的名与字互为表里,当然也可以说是一阴一阳。

    名是正式场合、公共场合用的,字则是私人、私下场合用的。

    你和一个人不熟悉,又或者关系泛泛,则应该称他的名,比如说,“李商隐同学,你好,麻烦让让,你挡我的路了。”相反,你如果和小李子关系很好,很不错,再称呼他李商隐,就显得有点生疏和见外了,这种情况下,你就应该称他的字了,“义山,你妹妹今天在家干嘛呢?”

    而这个字,多半是父执尊长给取的。

    因为看过不少杂书,而且这种名与字什么的算是华夏古代的基本常识,你只要看古代的书,不论是经史子集里的哪一种,都会碰到这个问题,不是一次两次,是经常的、频繁的,所以许广陵对这里面的一些道道,还是比较了解的。

    章老现在提出要给他取字,那显然,就是要拿他当正式的晚辈看待了。对,正式的晚辈,而不是泛泛的那种什么前辈后辈之类的。

    说实在的,许广陵是有点受宠若惊的。

    他何德何能,让一个才仅仅相识了两天的老人,主动提出给他取字以示亲近之意?而且这个老人,怎么看都不太一般。

    如果说昨天初见之时,章老在他眼中仅仅只是一个寻常的打太极拳的老头的话,那时至现在,经过这些谈话交流,这位老人所表现出来的见识、胸襟,都一再地无声地告诉许广陵,他面前的这位老者,并非平凡。

    “承蒙章老看得起,晚辈不敢当,更不敢辞。章老,请您赐字!”许广陵正容说道。

    “小许,《世说新语》这本书你读过没有?”章老先是这般问道。

    不意章老提到这本书,许广陵猝不及防之下,心中顿时一黯,也是一痛。

    这本书!

    这是一本记录魏晋年间人物言语及行为的书,魏晋年间啊!他又岂止是读过!小时候,他的识字是父亲带着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开始的,但是他识字以后,自己自主的第一本书,就是《世说新语》!

    因为这本书是许父床头的常备读物。

    许广陵犹自记得,那个时候他是带着一种莫大的新奇与成就感翻看这本“大人看的书”的,而且那个时候,书里的很多字他都还不认识。——他是断断续续地在识字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啃完”这本书的。

    其中一幕一幕,似乎就发生在昨日。

    回忆与黯然骤然地袭来,许广陵差一点就要直接掉下泪来,好在他现在全身是汗,脸上也是,所以便不经意地抬起手来,拭了拭脸,然后更不经意地,轻轻拭过了眼角,然后藉着点头的动作,完美地把这突发的情况给掩饰了过去。

    “读过便好,这书有点偏,我还真以为你没有接触过呢,不过话说小许你看的书还真够杂的。”章老笑着说道,“小许,你便是那芝兰玉树,老头子我一见之下,也欲使之生于自家庭院啊!”

    这是解释他为什么提出要为许广陵取字了。

    谢太傅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世说新语·言语》)

    不需思索,不需记忆,书里的这一段话就如流过山间的小溪一般,在许广陵脑海里、意识里,甚至是心头上,缓缓流过。

    “小许,你的天资禀赋,是我老头子平生所仅见。以你的敦敏,但凡选择任意一条路走下去,都是前途远大,不可限量。然也正因为此,老头子想要寄语一二。”

    “老子有言道,‘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小许,如果你不反对的话,那我就为你取两个字,便叫做‘拙言’吧。”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这是老子《道德经》中的话。

    这一次,章老没有问他读没读过这本书,显然认为是不需要问的。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将章老引用却并没有全部说出的这句话在心里反复地过了几遍,这一刻,许广陵心中真的是充满了感激及温暖的,章老用这句话来为他取字,其用心可以想见。

    是提醒,是告诫,同时也是期许,而且是相当巨大的期许!

    将拙言这两个字牢牢地收于脑海,印于心间,许广陵开口道:“拙言,许拙言,章老,多谢您的赐字,从今以后,我便既是许广陵,也是许拙言。”

    像是完成了一个很大的心愿般,此时,章老是开心地颔首而笑。

    “拙言啊,又到吃早饭的时间了。老头子今天辛苦地教导于你,又自告奋勇地为你取字,让你再请一顿早餐,不过分吧?”笑完之后,章老这般地对许广陵说道。

    说是笑完才说,其实章老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是微笑着的。

    之前称小许,现在称拙言,称呼上的改变,也意味着两人身份及关系上的改变。而从其神情态度上,许广陵也可以明显地感受出来,章老现在,确实是真的把他当自家后辈看了。

    “别说一顿,就是一万顿,以至再怎么多,都是不过分的。可惜这里的早餐实在太简陋了一点,以后寻着好的时间,晚辈亲自动手,做一餐丰盛美食,请章老您品尝。”许广陵道。

    “哦?拙言,你居然还会做饭?”章老这下是真的惊奇了。

    “如果不是晚辈个性懒散,耐不得拘束,我都想做厨师去呢。”许广陵笑着,半真半假地说道。

    “厨师,啧!”

    听了这话,章老连连摇头,“虽说职业没有高低之分,但是小许你要真做厨师,那就太暴殄天物了!就算你耐得了性子,老头子也是断然不许的。”

    许广陵笑,然后伸手道:“章老,请!”

    ==

    感谢“错蓦”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