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21章 人参、红薯、野山药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事情变得有点复杂了。

    不,是相当复杂!

    许广陵没想到前前天的那个梦只是一个开始,而昨天的这个梦显然是一种继续,然后,再接下来呢,会不会有第三个梦、第四个梦?

    坐在床上,许广陵想着这两个梦的内容。

    第一个梦中,他认识了土豆、豆腐、蘑菇,不是简单的认识,而是站在一个大厨身份上的认识,知道土豆在什么土壤环境中生长得最好,知道出土后的土豆优劣辨识,知道从黄豆到豆腐的一整套工序……

    而且事实上又岂止只是知道?他仿佛都曾经是一个种了几十年土豆的老农,又或者一个生产了几十年豆腐的豆腐坊主……

    但是梦里的那个人物,那个做着“九品白玉羹”的人物,是模糊的,甚至连做饭的场景什么的都是模糊的,或者事实上它们本身就不存在,梦的内容,就是土豆、豆腐、蘑菇,以及“九品白玉羹”。

    而昨天夜里的这个梦,差相仿佛。

    梦中,做粉条的那个人,依稀仿佛是个老者,而关于这个老者的形貌、穿着、声音等等,却都是模糊的。

    那么他是怎么判断这是一个老者的呢?从动作,很多的缓慢而又细致的动作,让许广陵本能或者说直觉地认为做着这些事情的就是一个老者,但事实上,那究竟是否真是一个老者?甚至,那是否真是一个人在做着那些动作?

    许广陵不能肯定。

    但是他能肯定的是,前前天的梦,和昨天的梦,展示着那些东西的,如果是人的话,姑且先这样认为,那么出现在这两次梦中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他们做事的动作节奏不一样!

    作为一个音乐从业者,好吧,他还没有从业,许广陵本能地从这个角度,得知他想要的答案。

    那他之前的关于那道青色光芒的猜想,就完全站不住脚了!

    他原本认为那是一个属于厨师的灵魂或者意识什么的,但这第二个梦,轻而易举地推翻了他之前的假设。——好吧,现在该说说这第二个梦到底是怎样的了。

    这还是一个关于厨艺的梦,不,不是厨艺,是食物,具体地说,是粉条的制作,也是他白天正在盘算着的东西。

    前后两个梦的相同之处,是都和食物有关。

    昨天的梦里,他在见证着粉条的从无到有,或者说粉条制作的从一开始到结束。

    先是选材,人参,红薯,山药。

    没错,就是这三种!不是单纯的红薯,而是多了人参和山药,并且,这三者,基本上是属于并列位置的,而不是有从有辅。

    人参就是参农种的萝卜牌人参,而不是所谓的林下参,更不是野山参,红薯也是人工种植的红薯而不是野薯什么的,但在种类上有所选择,不过山药却是有点例外。

    不是寻常的那种笔直的堆放在一起整齐划一的所谓铁棍山药,而是长得形形色色、奇形怪状、横七竖八的那种,有的甚至不是长形,而是鸡爪型、马蹄型什么的,总之,用一个“奇形怪状”来形容是绝对没错的了。

    这是三种材料。

    接下来的便是制作。

    人参放在蒸笼里,像是蒸包子一样地蒸,取其汁。

    红薯就像是正常的做粉条那样,打浆,过滤,去渣得粉。

    山药却是取其全部。

    然后人参汁、红薯粉、山药泥,按相应的比例混合在一起作为原材料,制作粉条。过程并不复杂。

    许广陵必须说,他又一次长了见识!

    他知道有土豆粉条、红薯粉条,以前就知道,但他从来不知道居然可以往粉条里面加人参!虽然只是取的人参汁夜。

    还有,梦里像是蒸包子一样地蒸人参也是让他现在想着这事感到有点头晕,那么多的人参真的像是萝卜一样地堆到蒸笼里,堆得满满的,上锅蒸,先放一笼蒸,蒸好之后,再放一笼新的架到锅上,而这第一笼则架在新笼上面,然后一直这样地累加,累到第九个蒸笼为止。

    再蒸,就可以从上到下,一笼一笼地去掉了。

    被蒸过的人参,就当是“渣滓”,可以直接丢掉了,只取那一锅蒸出来的汁液。——虽然知道园参也就是参农在菜园、田地里种植的人参,年限短、效果差,基本等同于萝卜,但这样地一种制取方式,说真的,许广陵确实感到有点醉了。

    红薯粉的制作中规中矩,没什么好说的,并没有让许广陵感到意外的地方。

    然后就是山药了。

    那种形状的,几乎没有两个是长得一样的山药,就是所谓的野山药?

    而与此同时,这三种材料的功用或者说效果,以及为什么用这三种材料混合在一起制作粉条,经由昨夜的那个梦,许广陵清清楚楚。——这不像是一个厨师该有的能力啊!

    相比较厨师,这更像是一个中药师。

    只是,中药师有把药材拿来做粉条的么?这风格有点狂野啊。

    许广陵脑子有点乱,一时想着这奇怪的人参红薯山药粉条,一时想着这个奇怪的梦本身。那个异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或者,那还是一个人的灵魂,只是这个人既是厨师,又是中药师?

    或者说,这人本身是厨师,但后来接触到养生药膳什么的,就转向这种“药食同体”融合性食材的研制?

    至于其节奏不同,只是因为是一个人的不同时候的表现?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答案。许广陵遂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一切都从头脑里抛开,然后从床上一跃而起,下床,洗涮,出门,直奔公园而去。

    昨天虽然没有和章老约好了,而且他也没有到章老那里报道的义务,说白了,章老先生也不过就是顺手为他演练了一下太极拳而已,连“教”都谈不上,这件事,许广陵如果认帐,那它就是人情,如果不认帐,那它确实就不是!而且哪怕认帐,这也不是什么大的人情。但是许广陵还是去报道了。

    这样做,不委屈他,而且又能稍微回应一下人家的好意。

    这也便是许广陵这么做的原因。——两全其美的事,为什么不去做呢?

    曾经身在黑暗,或者说冰冷中,所以事实上,许广陵对外面的每一分好意都分外敏感。曾经,也因为冰冷和黑暗,他对好多的好意都拒绝了,而现在,他会尝试着,尽量开放一些。

    就譬如这位章老先生,从昨天的表现看,其为人还是很不错的,颇有长者之风。那么许广陵真的将其当成是长者,以长晚辈的形式相处着,也未尝不可以考虑一下。

    当然,这其实只是小事。

    两人之间,会否有更一步的牵扯,尚未可知。——或许就像过往的不少旅友一样,乍见乍分之后,也就只存留于记忆中,然后变成纯粹的陌生人了呢。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21章 人参、红薯、野山药)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