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9章 粉条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打开笔记本,联上网络。

    这几年,图书馆和互联网几乎是各占据了许广陵的一半自主时间。

    国家公立的省市图书馆都不要钱,最多花一两百块钱办个借阅证,还只是押金,将来会给退的,而如果不把图书外借的话,连借阅证都不用。里面的书不能说应有尽有,但随便一个图书馆都够许广陵看的了。

    互联网就更不用说,里面的世界比图书馆要浩瀚宽广的多,但也正因为太浩瀚和宽广了,所以在里面浮游容易搁浅,有时身在垃圾中而不自知。

    这两者,算是各有优缺点吧。

    而不论两者中的哪一者,都算是时代的福利,认真点说的话,许广陵其实是深怀感谢之心的。

    如果没有这两个东西,这几年,他将不知会是如何度过?

    甚至走上某些不可测的道路也未可知。

    小区里接的是一百兆光纤宽带,速度很快,据说韩国普遍都用上了千兆光纤,下载1个g的东西也只需要十来秒钟,许广陵对此还是有点羡慕的。——网速这玩意儿只怕它慢不怕它快的,越快越好。

    许广陵先是查了查油条。

    早上章老说油条含铅吃多了不好,许广陵隐约记得以前在哪里看过这个东西,但当时对这种没有关注,是视而不见的。这时,就想稍微花点时间了解一下。

    一百度,才知道,不是含铅,而是含铝。可能是章老记错了?

    不过铅和铝好像是一回事。——这一回事不是说这两个字的字形很像,而是被摄入人体后对人体的作用是差不多的,都是会沉积于大脑及内脏中,代谢很慢的,甚至不排除有部分会永远滞留,然后这种东西就成了人体核心紧要处的“冰冷杀手”。

    似乎还蛮可怕的样子。

    但究竟真假,又有存疑。互联网上的许多东西总是这样,有时真假难辨。而且就算是真的,其负面影响到底有多大,也是一个问题。——或许比抽根烟对人体的伤害更小而且还小得多呢?

    真想确切了解,哪怕对研究者来说也是需要漫长时间的追踪观察的,而且这个项目上,哪来的大量合适的被观察者?所以事实上这个问题目前来说,是没有答案的。

    油条中的铝来自于一种食品添加剂“明矾”,循着明矾这个目标查找的时候,许广陵发现这玩意儿在食品中居然有广泛的应用,比如说,粉条!

    这可着实把许广陵给吓了一跳。

    因为油条他其实并不常吃,基本上算是一周一次的样子?或者说一个月两三次?总之不多,而这点摄入量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是粉条不一样,曾经有很长时间,许广陵买了大量粉条粉丝什么的在家,几乎是天天吃的!

    把它当面条吃。

    如果这些粉条都是明矾粉条的话,那就太坑了。

    甚至,他还打算明天再去购一批粉条回来呢!家里又需要补货了,按往常惯例,许广陵会一次买不少东西回来,而粉条就是其中之一。

    许广陵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再往下查,然后这丝侥幸很快地就被打灭了。

    正宗的红薯粉条制作过程中是可以不必添加明矾的,当然,许多时候还是有添加,为了更光滑,更有“嚼劲”,而非正宗的红薯粉条,如土豆粉条等,则必须添加,否则根本不成形。那么市场上是否有正宗的红薯粉条呢?

    经过简单的成本核算,答案是,没有。

    换言之,许广陵以往吃的,以及将要吃的,全都是明矾粉条,无一例外!哪怕商家信誓旦旦地说没有。

    坑坑坑,坑就一个字。

    许广陵感到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这不知道还没什么,知道了之后,还能去买?买了之后,还能毫无心理障碍地吃?

    可是许广陵又确实喜欢吃粉条,这东西不仅煮起来很方便,而且可以随意地搭配其它东西,算是“万金油”性质的一种食材。如果去掉了粉条,以后早晚,他吃什么?

    用什么来代替?总不能顿顿都在外面吃吧,而且外面的东西,弄不好还不如粉条呢。

    对着笔记本屏幕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许广陵站起身来,一是稍作活动,一是想一想该咋办。——这不是个大问题,但确实是个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最好有粉条吃。这是其一。

    正宗的红薯粉条买不到,退一步讲,就算有正宗的,卖家可能还是会添加明矾,一为品相,二为口感。这是其二。

    那么,惟一的办法就是——

    自己做?

    得到了这个结论,或者说惟一可以行得通的办法,许广陵都为自己的这个结论而愣了一下。为什么愣呢?不能说不可思议,但总觉得有点……有点画风不对的感觉?

    他怎么会想到自己去做粉条的呢?而且这个念头出现得这般自然而然,就好像一个木匠家里缺桌子缺板凳了,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自己随手做一个……

    问题是,他不是木匠,不,他不是做饮食加工的呀。

    不是做饮食加工,但是,厨师?

    许广陵再一次怀疑,前天扑入他额头的青光,可能确实是属于一个厨师的灵魂什么的!不然他现在冒出的自己动手做粉条的这个念头,实在是有点太过突然了,就像明明看的是言情片,突然变成了动画片一样。

    又或者,仅仅只是前天的那个“梦”,让他觉得厨艺的世界并不复杂,并不神秘,而像这种基础层次的加工,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很简单,很容易?并没有隔行如隔山一般的隔阂,所以想到自己动手去做,是理所当然?

    再次长长地吐了口气,许广陵中断了这种无谓的猜想,而是开始切实地考虑起来。——他自己动手做粉条,可不可行?

    然后许广陵就发现,还真的行!

    好像,没有什么困难的环节让他不能做的?

    红薯,可以去买,而且前天的那个梦简直就是为此时而设,梦里涉及到的是土豆,然而红薯和土豆很是有那么一点相通之处的,也就是说,他可以从源头上,也就是做粉条的第一步,就做到选材良好以至于上佳。

    然后打浆,打浆作坊多的是。

    甚至做的这个工序,直接委托给人做都可以?

    不过也不太好说,他毕竟不是粉条贩子,做粉条来卖,而只是做来自己吃。——纵然粉条再耐久放,也不可能做得太多?而且,话说这玩意儿可以放多久的?

    且就算能久放,作为一种食物来说,放得太久了也不好吧?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9章 粉条)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