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8章 光阴流转悄无声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饭后是例行的休息。

    没事的话理所当然地休息,有事的话,休息一会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许广陵虽说以往过得昏昏昧昧,作息极度不正常,但在这一点上还是做得挺好的,这或许也是这几年中诸多负作用力里极少不多的正作用力了吧。

    休息的方式基本上有两种,一是缓慢的散步,古代称之为“踱步”,二就是在床上小躺一会了。

    这两种方式究竟孰是孰非从古到今一直就存在争议,而且各自都有支持自己的理由,并且看起来还都挺有道理的,所以基本上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具体到每个人,就是看更喜欢哪一个以及究竟哪一个才能让自己感到更舒适了。

    对许广陵而言,他喜欢饭后躺一会儿。

    散步这种闲情雅致,而且是每天饭后的散步,对过去几年的许广陵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他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情心境。但是有时饭后肚子涨涨的,又确实不宜做什么,所以在其时的身心状态下,许广陵的选择是本能地往床上一躺。

    因此也可以说,许广陵不是在两种休息方式中选择了一种,而是他的本能行为,恰好符合了这两种中的一种,算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

    躺着,又不想做什么,比如说看书玩手机听歌什么的,这些许广陵通通都不想做,至于睡觉,就更是睡不着,所以许广陵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就转移到自己的身体上去了,比如说呼吸。

    然后慢慢地,他就自然地进入了一种缓慢的所谓深呼吸状态,而且呼吸时小腹自然地一起一伏。

    这种状态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无意间养成的,许广陵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他只是感觉到这样躺了一会之后,身体确实很舒服,也因此,大抵每次饭后都这样做了。

    后来偶然的一次,许广陵才知道,原来小孩就是这样睡觉的,尤其是才出生不久后的小孩,所谓的“呼呼大睡”,并不是指呼吸粗重,而是呼吸时小肚子一起一伏的,也可以说是每一呼每一吸,都直达肺腑。

    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的“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大抵指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是绝大多数成年人纵然有意去做也做不到的,或者说,做得不好,做得太刻意,更不要说睡觉的时候了。

    后来经过专门的资料查找,华夏古籍,以及近现代中外的不少相关研究,许广陵才知道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也才知道,这种呼吸法是华夏古代诸多医家、养生家等等人士推崇以及追求的。

    甚至有古籍将这种呼吸称之为“生根固蒂养气培元呼吸法”,认为其“调五脏,活气血,舒经络,补神髓”、“益身益气益神”、“凡人之妙用,仙家之常备”,总之,吹得那叫一个没边了,当时看到时可着实把许广陵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后来许广陵看到《神农本草经》,顿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因为翻开这本书,随便翻到哪一页,里面尽是“坚骨髓,益气力”、“补不足,除邪气”、“利九窍,益智慧”、“久服轻身,延年不老”等等这种话。

    烂大街了有木有!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好像听说人参是什么高大上的名贵补品一样,尤其是还有什么千年人参之类的,总之这玩意儿在华夏民间被传得神乎其神,结果到东北人参市场一问,特别是每年人参刚上市那会儿,随便找一家问:“这人参怎么卖的?”

    之所以随便找一家,是因为一眼看去,漫山遍野的,哦,是遍及整个市场的,都是人参。

    忐忑地问。

    因为这玩意儿据说很名贵呀。

    结果摊主看都不看你一眼,随口道:“五块钱一斤。一担一百斤,你要几担?”

    求问:问价者心理阴影面积,以及受伤害程度。

    (按,实际价格当然不是五块一斤这么便宜啦,而是要在这个基础上翻个二三十倍,大约在100元到200元之间,大批量购买80元以下。许广陵前些时候才在一起玩的大傻就是人参市场常客或者说老客,被大傻普及,所以他知道这里的行情。)

    所以话说回来,这种呼吸究竟有多好,那真是一个问题。

    将之捧得太高,很可能就是你tooyoungtoosimple。不过对许广陵而言,这仅仅是长期以来无意中养成的一个习惯而已,如果知道它不好,他可能会改,也可能会继续着,而在知道它没有不好之后,自然也就是随之任之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许广陵起身。

    嗯,这种休息式或者说这种呼吸法可能确实有那么一些好处,起身后,往常许广陵的感觉是不错,而这两天身心有所变化后,此时感觉的就不是不错,而是非常好了,身体感觉很有精力的样子,大脑也感到很清醒。

    如果这个时候背书背谱什么的,效果很可能比其它时候要更好。

    许广陵下意识地想到这一点,但这个时候他自然没有背书背谱的想法,一时兴起,居然在客厅中又把刚学的太极拳给打了一遍!打完之后,不论身体还是精神,那真是完全苏醒也完全振奋起来了。

    这个时候,许广陵方姗姗来到书桌前,看起书来,却正是许父的那一本《我眼中的南朝史》。

    其实这本书许广陵都可以背出来了,是真的可以背!论起对这本书的熟悉程度,便连许父都是不如许广陵的,而且不如远甚。——很少有作者能把自己写的书给背出来,甚至可以说都没有。

    这时翻这书,不是为了看书,而仅仅是为了怀念罢了。

    往常,这本书虽然常备于书桌,但许广陵是不敢去翻的,因为那太不堪。不过因为这两天的变故,许广陵打开了些心结,当然,只能说是打开部分,完全打开是不可能的,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就有了再翻翻这本书的心情。

    手放在书页上,视线却投注在虚无中,心神么,其实是沉浸在记忆里。

    这就是许广陵的这个下午。

    是偶然的阳光在窗帘上的偏移与闪烁惊醒了许广陵,让他放回书,收拾了一下心绪,不过这个时候,一下午的时间便又已经这么过去了。——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许广陵嘴里不自觉地念着这两句诗,同时想到了爱因斯坦那个关于时间的相对论。

    对他来说,往日,时间太慢,一天犹如一年,而且更多时候时间其实并无意义,春夏秋冬也罢,白天黑夜也罢,他何时注意过?又何时在意过?而现在么,时间又仿佛太快。

    一天似乎一晃就过去了,快得都让他想叹息。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8章 光阴流转悄无声)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