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7章 烹饪对比实验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但见电话铃声响了又断,断了又响,响了又断,然后直待第三次响起,刚才绰有余暇地泡了杯茶的章老这才信手拿起电话,却并没有送到耳边,接着就听到一声暴吼从电话中传出:“该死的,章老头,你居然敢挂我电话!”

    笑咪咪地听完这话,章老把电话又朝机座上一放,嘟嘟嘟嘟嘟嘟……

    他把电话又挂了。

    又挂了……

    铃声再次响起,响了两三声,章老接起,这次他把电话直接送到耳边。

    “喂,章老头,你刚才说的,是真的?”电话那头,一道有气无声的声音传来。

    小样,还不信就治不了你了!章老咧嘴一笑,老头一个人在房间里做了个鬼脸,然后对着话筒淡淡说道:“想当年,老夫也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人物,岂能骗你区区一个鄙夫野老。不信的话,你就过来自己看。那小家伙最近估计会一直在,时间久了就不好说了。”

    “你当我不敢过去?等着我!”电话那头好像又有点蓄集怒气值的样子。

    “过来啊。从明天起我准备好好教一教那个小家伙,等你过来的时候,让他吊打你。”章老云淡风轻般地说道。

    那头报以嘿嘿一声,然后电话挂了。

    这样的互动自然是许广陵所不知道的,和章老分别,回到租住的地方之后,许广陵先是例行冲了个热水澡,然后穿着睡衣,直接就在房间中再次打起了太极拳。

    这次他的动作就很慢了,而且是一式一式来的。

    也就是一式打完之后,他会停下来,然后对这一式进行自我的分拆以及析解,想象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动作,它有什么作用。如此这般,再三推想之后,才开始下一式。

    待把三十六式一一拆解完毕,许广陵闭目沉思了一会,才睁开眼来,然后把这三十六式从头到尾又完整地打了一遍。

    一上午的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是咕咕作响的肚子提醒着许广陵时间的流逝,然后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有点惊讶其实也不是很惊讶地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唔,该犒劳一下肚子了。

    吃什么呢?

    许广陵想了下,决定还是土豆。

    昨天经过百度,在知道土豆含有十八种氨基酸也就是“鲜味物质”之后,许广陵很想单独地煮一味土豆,看看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今天正好,算是试验了。

    取出昨天剩下的那半份三个土豆,许广陵略一斟酌下,分别对这三个土豆作了三种处理:一是切细丝,昨天的那种细丝,也是梦里的那种细丝;二是切粗丝,其实也不怎么粗了,就是他往日炒土豆丝时的切法;三是仅仅把土豆剖成两半。

    然后下锅。

    两半的土豆放在蒸架上,用蒸的方式弄熟。

    两种土豆丝则是分别煮汤。

    不久之后,这丰盛的“一菜两汤”就做好了,当许广陵坐在饭桌前时,身前一排溜地摆着三只碗,从左到右分别是蒸土豆块、粗丝土豆汤、细丝土豆汤。

    而许广陵也正是依着这从左到右的顺序分别品尝,当然,也是进食了。

    蒸土豆块。

    绵软,略带点沙沙的感觉。很好吃,在空腹的情况下用来填肚子是一种不错的食物。但也仅止于此了。由于有着先见之明,所以许广陵在食用之时着意品味着其“鲜”的味道,却发现,鲜是有的,然而并不明显。

    或者也可以说,如果不是刻意的话,很容易把这鲜忽略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呢?

    接下来粗丝土豆汤。

    吃完了蒸土豆块,许广陵特意起身活动了下,然后甚至还漱了下口,清整了一下口腔,才开始品尝这粗丝土豆汤。这次结果很明显,汤才入口,许广陵就感受到了很鲜的味道。

    以前许广陵其实好像也煮过土豆汤,但当时的土豆汤有没有鲜味呢?许广陵不记得了。

    而这不记得其实本身就是答案。——不记得那就意味着当时应该是没有特别的、深刻的印象。

    为什么会如此,这并不难理解,一者当时的许广陵厨艺凡凡,或者直接点说只有厨而实无艺,火候掌握不到位,煮不出鲜味来并不奇怪,二者,当时买的土豆么,很可能也不是怎么好。

    其实根据昨天在菜市场那些土豆摊上的观察情况来看,他以往买的土豆,不是可能不怎么好。

    这个“可能”需要去掉。

    就是不怎么好。

    买到好土豆的机率,是极小极小的,从实际情况来看估计比中彩票的机率还要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还是那句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其时既非“巧妇”,又没有“好米”,怎么可能做出好的米饭来呢?

    略微想了一下其中因由,许广陵慢慢地把这碗土豆汤喝完,然后进行到最后一碗,细丝土豆汤。

    直接地过渡,没有再漱口什么的,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广陵还是感到,至少提升了两个阶位的鲜味,在口腔中弥漫。为什么是两个阶位?因为许广陵觉得一个不够。

    简单点说,这两者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好嘛,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从鲜味的角度来评价,蒸土豆块完败于粗丝土豆汤,粗丝土豆汤完败于细丝土豆汤。——那是不是把土豆磨成粉,细丝土豆汤又将完败于土豆粉汤呢?

    许广陵觉得以后或者可以尝试一下,但是结果么,难说。

    有一种可能是存在的,那就是土豆丝细到这种程度,在鲜味释放上,很可能和土豆粉已经没有多少差别了。又或者纵然还是有差别,但那点细微,已经不是人的舌头可以轻易品尝出来的了。

    究竟是否如此,算是暂时存疑吧。

    而经过这番比对,许广陵也得到了一个初步的结论:食材烹饪,若想充分呈现其“味”的话,则应尽可能将之切细、切薄。或者同时,也要考虑到口感的问题,在两者间取得一个最佳的综合值。然后在这个刀工处理的基础上,再考虑烹调时火候的掌握。

    怕以后会遗忘,当然事实上遗忘不太可能,疏忽却是极可能的,许广陵还特意在笔记本上建了个区,把这句话记了上去。

    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7章 烹饪对比实验)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