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4章 早晨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一夜无梦。

    这是很常见的一句话,但是对许广陵来说,并不寻常,又或者说,意义重大。

    昨夜,没有梦。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鉴于前天晚上迅速入睡,所以许广陵特意地留意着,然后就发现他的失眠症可能真的好了,或者用“消失”这两个字来形容更恰当些,总之,以往那种让他经常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或是仰躺着睁着眼睛茫然地长久看着天花板的状态,昨天依然没有出现。

    并没有如前天那般头未靠着枕头就睡着,但也依然很快。

    大概是三两分钟吧。

    总之,躺下之前,许广陵还是很有精神的,并不怎么困,但是躺下之后,很快地,甚至可以说是极快地,睡意迅速泛起,然后他就进入睡眠中了,直到此时,凌晨四点五十七分,睡醒过来。

    没有梦,是许广陵意识到的第一件事。

    睡得依然很酣,此时头脑清醒,身体也感到异常的活力和充沛,似乎比昨天醒来后更甚,更良好,是许广陵意识到的第二件事。

    然后他就松了口气。

    或许,那扑入额头的青色光芒,就是让他多了前天梦里的一段记忆,顺便也改善或者刺激了一下他的大脑组织什么的,让他的失眠症就此消失?然后,就这样了?

    若是这样,那当是甚好。

    但暂时来说,还不是彻底放心的时候。当然了,放心也罢,不放心也罢,许广陵都只能以同样的方式去应对,那就是听之任之。

    反正他也做不了什么。

    不过此时的心情确实不错。

    或许是被此时的身体状态所影响?又或者,前天及昨天的情绪变动,让他释然了也想通了一些东西。

    许广陵甚至蛮有兴致地在床上做了个随兴的仰卧起坐,也就是头从枕头上离开,上身仰起,然后一直向前向下,唔,整个身体都俯下去了。看来目前的身体状态还是相当不错。

    然后就是起床了,刷牙洗脸什么的。

    而在此之后,一时之间,许广陵却是有点茫然了。

    这几年来,一直昏昏昧昧的,晚上多半是在十二点之后才上床睡觉,拖到三点四点甚至凌晨也是常有的事。

    原因么,由于失眠的缘故,上床早根本睡不着,不是翻来覆去就是覆去翻来,又或是像个傻子般地黑夜里一个人独自清醒着。——有什么时候是比放下所有事情上床睡觉,却又睡不着的时候,更为清醒的呢?

    那样的清醒,是许广陵最不想要的东西。因为那样的时候,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想那个无论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悲伤难抑的事情。

    是以久而久之,许广陵对睡觉这种事,有了一种隐隐的抗拒及恐惧感,每天夜里,不待夜已极深,不待实在找不到什么事情去做,他都不会上床。许多时候,一整个黑夜,也就那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然后,许广陵才会上床躺着。

    或许是因为天较亮了的缘故?多半这种时候许广陵反而能睡得比较安心,当然,也可能是身体已经太疲乏亟需调整休息的原因。

    所以若问许广陵往日的早晨是什么样子?

    就是上面说的这个样子。

    又或是三点四点左右睡觉,七点八点左右醒来,然而醒来后,却又不知该做些什么。身体沉沉的,脑子昏昏的,精神乏乏的,于是自然而然地进入一种“放空”状态,茫茫然然地躺在那里,然后时间就以那样的一种方式在流逝着……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往日的许广陵,没有早晨。

    但是今天,不一样。

    早上五点!

    多么早!

    仿佛连空气,都透着一种清新的味道,而这种味道,这种感觉,是许广陵早已久违了的。还是上初中高中的那时候吧?那时也总是起得很早,然后或是在小区里散步,或是在学校的操场上跑步,同时以默想的形式背着书。

    这都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了啊……

    老爸,老妈,你们的儿子这几年,过得其实不怎么好,呵呵。

    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放心。

    我保证!

    许广陵淡淡笑了笑,然后开门,锁门,下楼,目标市公园。

    虽然才五点多,但这座城市苏醒得挺早,许广陵本来以为自己属于“早行人”的,然而并不是,而待他到了公园,才发现,他非但不是“早行人”,反而是“晚来者”。

    因为有人已经打道回府了。

    从公园其中的一个入口进去,许广陵随意走动着。

    这是位于市政府附近的大型公园,具体有多大许广陵不清楚,比如说多少亩啊什么的,其实就算知道占地多少亩,许广陵估计自己也很难形成清晰的概念,但是只知道它很大也就够了,而且分成很多个区域。

    许广陵并无明确目的地,又或者说此行便连明确目的都没有。

    只是一时意起,想活动活动,于是便来了。

    因此,此时许广陵确实是极随意地走动着,没有方位,也没有方向,一路曲曲折折,走着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哪是东西南北了。

    但见一路所遇,有大妈们在组队跳着广场舞,大喇叭放得震天响,不过在这种空旷而又林木繁多的场合,所谓震天响,也就是那么回事,并不觉得太过喧吵,而且稍一远离,耳中传入的声音便骤然降低很多。

    有单个的老大爷在打着太极拳,以一棵老松为中心点,缓缓地转着圈子推进,很沉稳很有架式的样子。许广陵对此没有了解,但觉得这老大爷不太像是初习者,应该是习练得很有一些时间了。

    再走几步,赫然便是一群的老大爷,也有老大妈,在队伍前方一个为首者的带领下舞着剑,唔,太极剑?

    其实许广陵并看不出来,他只是听说过“太极剑”这个名词。

    又走着,不多远,声音就比较动感了,也明显有一种很轻快的感觉,转过几个弯,穿过遮挡视线的几排树木,许广陵看到居然是一群年轻的女孩子伴着音乐在打着节拍舞。

    反正就是拍手啊跺脚啊起跳啊转圈啊什么的,这应该是节拍舞吧?

    还蛮动感的,也颇有可观性。——这是一路走来许广陵看到的惟一的边上聚集了不少观众的地方,不过这些观众也多半是准备晨练又或者已经结束晨练的大爷大妈们,年青人倒是不多。

    如许广陵这般年岁的,更是一个没有。

    许广陵继续走着,这次终于看到单个的年轻人了,那是一个年轻女孩,蹲在小凳上,身前摆着画板。——这附近有艺校么?

    如是等等,许广陵一路路过,漫步而行。

    又走着走着,却居然走出了公园,再呈现在前方的,就是摆在公园边上一些卖早餐的小摊点了,许广陵随意看去,但见有豆浆夹馍豆腐脑油条小馄饨手抓饼等,阵阵混合的食物香味弥漫在这一块儿,对晨起空腹的人颇有吸引力,也因此,食客还是不少的。

    不过现在吃早餐似乎还太早。

    许广陵沉吟了一会,又回身转向了公园。